香川酱

【授翻/AOS/SK】Logical Erotics 逻辑情爱 by EntreNous 第3章

Chapter3




四天后,星联学院秋季开学预备期的第二天,Spock开始投入到作为导师的各项职务会议当中去。


 


在会议期间,他的同事们抱怨起从假期生活到工作的转变,及新学年的要求。有一位老师依依不舍地表达了她希望回到刚刚离开的消夏别墅的愿望;另一位则开玩笑地表示将从他的课程中“逃学”,以期去一颗最近经常被谈论的新发现的M级行星上旅行。


 


出于多方面原因,他同事们普遍倾向于抱怨的内容并不适合Spock;其中主要的一点是,他十分感激伴随学期开始而来的无数任务。在过去几天,他与生俱来的高度专注的能力似乎受到了某种程度的损害。他并不清楚其中的缘故,然而全身心地让自己忙于新学期的准备工作,某种程度上缓解了他对于这一问题的忧虑。


 


早晨即将结束的时候,Spock大踏步地穿过校园,打算抓紧利用他两项工作中的二十分钟休息时间。尽管他沿着一条小路笔直地前行,但仍有数次被迫绕过心不在焉地看着通讯器四处转悠着的新生们,或是因他们停下向刚认识的人紧张地打招呼而突然顿住了脚步。


 


他习惯性地忽略了周围无意义的嗡嗡交谈声,继续走自己的路。然而,当他穿过高大的Zefram  Cochrane雕像的阴影时,一个意想不到却又熟悉的声音传来,他蓦地止住了自己的脚步。


 


“也许,我们午餐时见吧。”


 


“说真的,孩子,你又要去图书馆了?”


 


“什么,难道我们来这儿不是学习的吗?”Jim的声音中透着抗拒;对Spock来说,辨认他的声音是件轻而易举的事。


 


另一个说话的人不耐烦地咋了下舌。“几分钟后另一场欢迎演讲大会就要开始了。也许不是你喜欢的风格,但那里肯定会有许多漂亮姑娘和帅小伙子们。而且,之后他们还会喝喝咖啡吃些甜点。所以你要认识更多人的话,这可是大好时机。”


 


“我不想听院长对选课系统或是课程要求之类的滔滔不绝,那些都很简单。而且我有几周时间来认识新朋友。不如还是在书架之间度过的好;你知道的,我得加快完成我在学院的课程。”




Spock无意中听到这场对话之后的举动极其反常。他并未像通常那样避开这两个交谈的人,以免犯下偷听的社交错误;相反,他的左手紧紧握着雕像平台的边缘,试图稳定正在颤抖的四肢,以免被他们发现,继续倾听。




显然,尽管数日前Spock试图在远离校园的场所寻找潜在性*伴侣,却只是白费努力。那晚他的伴侣显然是一名星联学院的新生,并且有可能是Spock将会教导的学生中的一员。




Spock竭尽全力压住心中的不安。与学员、其他教师或高级军官进行性*接触,并不是被完全禁止的。当然,这种行为并不被随意鼓励,并且在当事者意图将之发展为一段固定关系时,应当报告给合适的上级。然而确实,他并未违反任何规定。



 

在这种情况下,最主要的障碍是,Spock倾向于避免和任何星联学院师生发生复杂的情感纠葛。但是,在上次会面的最后,Spock清楚地向Jim表明了他们的约会已然结束。即使当他们再度相遇时,Jim会经历尴尬的一幕,但作为导师与学生,无疑他们仍会相互致以礼貌的问候,继续前行。他们会逐渐习惯偶尔在路上遇见对方。Spock在很多时刻曾遇到过以前的情人,而并未侵扰他内心的平静。即使他的人类情感最初造成了不适,毫无疑问Jim将习惯这种情况;他不得不如此。


 


尽管如此,在听到Jim的声音后,Spock的内心掀起一阵不同寻常的激动。当他移到更好的位置,得以瞥见那双蓝眼睛时,一阵毫无理智的冲动蓦然涌了上来。他想要来到Jim面前,重新与Jim相识,并以某种方式继续和他的交往。




附近有谁嘲弄地哼了一声。在那痛苦的一瞬间,Spock想知道他自相矛盾的冲动是否已暴露无遗;他被发现有所缺陷,因焦躁而无序的内心被评判为非瓦肯的。




但当Spock小心地绕过雕像,并注意不被别人发现,他看到另一名学员正瞪着Jim。虽然不知道是谁,但这个男人正和Jim说话,他手臂顽固地交叉抱在胸前,脸上挂着一副怒容。刚才那声嗤笑是他发出来的,但并非是对Spock妥协于情感的欲望的厌恶。


 


当这个面对着Jim的男人再度开口时,他的声音中充满了着怒意;不过,他脸上似乎有些担心,甚至对Jim充满了关怀。“有趣。但我在那艘该死的穿梭艇上遇到你的时候,我以为你会一直在外边瞎胡闹。而现在你每晚在我回寝室之前都跟个乖宝宝似的待在床上。学期都还没正式开始前,你就变成了个整天用功的书呆子。虽然我不介意看到有人这么用功,因为你知道我尊重良好的职业道德;但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从Spock目前站着的角度,他可以看到Jim乱糟糟的金发,并不像在俱乐部那晚一般被精心打理过;在目前无暇顾及其他的状态下,Spock也不禁注意到,两种样子的他都同样吸引人。


 


“好吧,Bones,你问对了,”Jim承认。他笑了一声,虽然明显他并不自在。“我不知道。只是觉得这几天不想跟人打交道。我想我只是被学习难倒了,你知道的,因为我们在这里,对吧?在星联学院学习是件严肃的事儿。”




“我想是吧,”另一个人——他似乎有着Bones的奇异姓氏——怀疑地说道。“不过,即使你打算改变纵情声色的方式,你也不能把自己埋在一堆PADD里面。出去见见更多的人,去约个会,好吗?多交些朋友总是好事。”


 


“当然,你说得很对。”虽然Spock不能完全看到他的表情,但仍旧能听出Jim的语调里含着一丝假装的雀跃,表明他刻意与Bones装成了表面上的一致,以躲过同伴的审视。




“那好吧。”Bones长吁一口气,好像他觉得终于摆脱了Jim这个大麻烦。但他仍旧抓着Jim的肩膀,而这已经超出了人类表示友好的肢体接触的范畴。


 


Spock发现自己正盯着那毫不客气地抓着Jim上臂的手指。他握紧双拳,咬紧牙关保持冷静。


 


“但你最好午饭时过来,好吗?”Bones继续说道。“不管你说什么,我今晚都要把你拉到酒吧去。即使你现在不想认识别人,我也想让你开心一下。即使意味着我得陪你多灌几杯酒,那就这样吧。”



 

“哈,自己给自己找事儿做,对吗?没问题。”这一次,当Bones作出保证的时候,Jim眼角浮起的笑意显得真诚了许多。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Jim喜悦的表情加剧了Spock感受的痛苦。他握紧了塑像的一角,用力如此之大,直到感觉那里差点真的被他捏得粉碎才松开了手。


 


而接下来,Jim对Bones的肩膀施以一定物理压力的动作,让他离开了所站的位置——Spock已了解那相当于“友好的拍肩”。“去吧,去听那个蠢选课讲座,然后帮咱俩认识一堆可爱的学员。”


 


“午餐,”Bones开始转身后退,伸出一根手指控诉地指着Jim叫道。


 


“我会去的!”


 


Bones不满地咕哝一声,暴躁地冲Jim挥挥手,大步向演讲厅走去。


 


有那么一会儿,Jim只是站在那目送朋友离开。然后他抬起头来望着天空,遮住了刺痛他眼睛的强烈光线。


 


尽管Jim的红色学院制服令人赏心悦目,但Spock坚决制止了自己全神贯注的观察。Jim穿着星联学院的正式学生制服多么有吸引力并不重要。


 


Jim最终朝着主图书馆的方向走去,而Spock拒绝屈服于另一种冲动:这一次,他有种不合逻辑的感觉,想要加入Jim,提出可以陪伴他去任何想去的地方,并定好计划,确保他们之后会再次见面。



 

尽管Jim彻底值得拥有,但这样的意向只该被阻止。Spock现在几乎没有时间去做与教学无关的事情。打定主意之后,他沿着刚才的路继续往前走去。




然而二十秒后,Spock便绕向附近大楼里的一个计算机房。他使用只限制对教员开放访问的数据库,快速搜索着“Jim”或“James”的名字,以确定他的学员的姓。




在新生当中找到十七个可能的匹配结果后,他凑巧看了一眼腕计时器,意识到已经没有时间赶去下一项工作了。实际上,他只剩两分钟时间,对于他通常精确的脑内生物钟来说,相当不同寻常。



 


Spock利用仅剩的一点时间搜索了“Bones”的姓,隐约地感觉到热气爬上了他的脖子后面。但让他惊讶的是,并未发现任何与之匹配的结果。他对着屏幕皱起眉,考虑着这个词是否代表一个昵称的可能。



 

最后,Spock急匆匆地赶向下一场预定的安排。当他有更多可自由支配的时间之后,他会进一步研究这件事。“Bones”将自己的手搭在Jim肩膀上的一幕,那种亲密的氛围,尽管他们两个可能才刚认识不久——只有确定他们二人之间存在何种关系,才是符合逻辑的。这么做的话,如果一个新生任由无关紧要的社交关系妨碍了他的学业,Spock会像任何一个认真的老师那样尽到自己的责任。



 

************


那天晚些时候,在把注意力投入到各项事务、并由此带来更大的平静之后,Spock考虑着:尽管之前他十分确信,但恐怕搜索Jim与他的同伴“Bones”的决定,并不怎么合理。如非必要,他决心不再考虑这件事。毫无疑问,他会偶尔遇见Jim,而他们都会逐渐适应这种情况。




然而当晚,回到教师公寓之后,Spock再度取得了访问数据库的权限。他再次调出那十七个名字,继续输入更高级别的安全码,调出包含照片的新生身份信息。


 


他几乎立即认出了匹配的图像。


 


"James Tiberius Kirk," Spock大声读了出来。这张照片无疑是他在初次到达星联校园不久后拍的。照片里的Jim朝着电脑成像系统咧嘴笑着,十足男孩子气的调皮,带着点傲慢自大,同时却又极其迷人。他脸上带着淤伤的痕迹,Spock发现自己正朝屏幕皱着眉,推测着Jim为何在开学前几天受伤的原因。Spock的指尖沿着Jim右眼下方褪色的挫伤触摸了一下,出神地注意到,那明亮的天空蓝的瞳孔被映衬得更加湛蓝了。



 

他几乎不假思索地阅读着Jim档案中的有关信息——令人印象深刻的高分测试成绩,在学术研究中所展现的天赋,来自导师的观察表明他失去目标时很容易厌倦;他易惹麻烦的倾向在步入青少年后逐步升级,以及取得中学文凭后、投身星联之前这段时期出奇平淡的职业履历。他仔细阅读着每一项条目,边欣赏着Jim下巴与颧骨赏心悦目的线条。





当Spock发觉他开始思考Jim在爱荷华的个人生活或许可以说明他记录中某些不一致的地方时,他猛地站了起来。他已经获得了想寻找的基本信息。触摸屏幕,猜测Jim日常生活的情景是毫无用处的。更重要的是,进一步搜寻有关Jim Kirk的信息也没有任何意义。Spock很可能与一名指挥系的学员不会再有任何交集。考虑到他的名字并未出现在登记表上,Kirk学员参加Spock课程的可能性相当低,而已经有一长串等待名单列在上面。


 


即便如此,两分钟过去了,他不仅查看了Jim的日程表,而且还把它记住了。对自己的侵略性感到有些震惊,因为他并没有获知这些事情的合理原因;Spock开始关掉程序。


 


接着,他犹豫了一下,回想起开始查看数据库时的次要目的。毕竟,他已经完成了相关搜索,而完成另一项调查需要花费一些时间。


 


他输入几行代码,获得更高的安全级别。他开始迅速搜索着关键词,浏览所有学员的照片,加入并同时排除某些指向相应外表特征的标签。


 


不久后,Spock发现了Leonard McCoy医生的图像与相关信息。他是报名进入星舰学院的一名执业医师,将接受军官培训以及三年的外星生物学研究生课程的学习。当Spock深入搜索时,他发觉McCoy医生与Kirk学员实际上共同分享一间宿舍。他们最初并不是被分配到一起的,但是被准许交换各自的指定室友。很明显,他们希望住到一起,进而无视了接受登记处分配的房间的合理逻辑。




Spock盯着McCoy的照片,他在拍身份证件的时候没有笑,只是眯起眼,好像在表达他对这一程序的怀疑。Spock检查了有用信息,获悉了McCoy的日程安排和他的研究生导师,确定他的婚姻状况和个人背景(最近离了婚,有个女孩,在上诉期间全部抚养权归配偶所有)。当他打开一份个人文件开始复制所有McCoy的相关信息时,他突然意识到这种行为已逼近了道德问题的界限。


 


他猛地关掉程序,删掉所有关于McCoy的信息。没有理由怀疑存在不当社交行为,即使McCoy刚刚离婚的状态以及坚持让Jim“享受一下”与“多灌几杯”是值得继续警惕的原因。但是,Spock没有理由反对某两名学员类似的亲近与友好的行为,除非他们的交往已经妨碍到了学业。他的行为毫无理智,并且缺乏确凿的事实根据。



 

不仅仅是对自己的举动感到失望——Spock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接受了他偶尔偏离瓦肯的行为方式——Spock真切地对他的行为感到困惑。一次意外邂逅,以及Jim——即Kirk学员——意料之外的被星舰学院录取的事实,就真的让他产生了情绪动摇了么?这些理由,真的足够解释他的分神与不得体的行为,以及追查McCoy医生的信息、猜测他跟Jim在一起的动向么?


 


他举起食指指向太阳穴,闭上眼睛按了按,试图把呼吸调整到一种稳定的节奏。如果能把今晚剩余时间用于冥想,那再好不过。他最好立即燃起有助于冥想的熏香,并在客厅的垫子上坐下来。


 


Spock从办公桌前站起,却反而穿过房间走到卧室,打开衣柜最顶端的抽屉。那里留着——确切地说,几天前他把它放在一个小盒子里——Jim在他们初遇那晚穿的柔软灰色内裤。



尽管Spock知道Jim希望找到并重新穿上它,却仍保留着这件衣物,这举动无疑十分反常,且不合逻辑地情绪化;但当Spock准备离去时,他下意识地在他其它物品中捡起了它,不知是什么原因,明知与既定事实相反,决定它属于自己。


 

除去平时教官和学员之间的例行交流,他已经不打算跟Jim有更多的接触;所以保留此物品,在他看来也没有了任何意义。


 


而Spock的不理智行为则出乎自己的预料:虽然他知道必须用冥想帮自己平静,并为未来几天的工作做准备,但他却仍将它在手中握了一会儿,拇指抚摸着它柔软的面料。他的头昏昏沉沉、一片模糊,Spock强迫自己放下它,继续完成当晚的计划。



 

 


************




在这周剩下的时间里,Spock不允许自己过多地考虑Kirk学员的去向或做了什么。相反,他安排好自己的教学大纲,按要求会见上级,做好学期准备工作,因为再过一天学期就要正式开始了。


 


那晚有一个社交聚会,标志着预备期的结束,并安排新入学的学员与他们指导教师会面。在仔细阅读过他电脑中的相关备忘录后,Spock断定,虽然校方鼓励参与,但关于是否出席并不是强制 性的。考虑到数天前他与Kirk学员的相遇让他产生了短暂的疏忽,以及随后带来的精神不集中和疏于履责,Spock决定不去参加这次活动。


 


更确切地说,直到他收到Christopher Pike舰长的通讯:他的上级发送来一条派对时间和地点的提醒,外加一句“希望见到你,少校!”他的决心也就作罢了。



 

Pike发的消息,虽然看似随意,却让Spock犹豫起来。之前,他曾见过星联军官提出类似的关于社交场合的友好建议。然而,如果Spock符合逻辑地把它当成非强制的,之后他的上级会显得有所不满。很明显,当人类的当权者有着强烈期望时,他们并不喜欢直截了当地提要求,更希望表达的是关心。这种做法对Spock而言,十分没有效率,但不幸的是无法避免。




Spock从书桌前站起,扫视着房间。像往常一样,四处都井然有序。没有什么特别事情的阻碍,也没有必须完成或需要优先处理的重要事件。然而,他根本不愿前往;Spock并没有忽视这一点。


 


当然,他的不情愿是不合逻辑的。并没有阻止他远离别人陪伴的合适理由。他的同事们似乎都对他相当尊重,在预备期遇到的几个学员,都充满敬意地与他交流。无疑他将会在人群中发现几张熟悉的脸庞,然后点头寒暄几句,接着找到Pike舰长并致以问候,表明他确已出席。待到合适的最低限度参与时间之后,他便可以离开。



 

虽然会暂时耽搁他之前的计划,但这样的安排仍可以让Spock在今晚剩下的时间里整理思绪,获得心灵的平静。他很可能来得及回到公寓,并为他的母亲录制一段讯息,以满足她“保持联系”的请求。据她上一封充满深情的信件里说的,他得在“被各种等级评分埋了以前”让她知道他在做什么。



 

然而,尽管他已为今晚的活动做好适当安排,除了待会径直回到公寓之外,Spock渴望地思考着另一种可能性——绕道去酒吧或俱乐部之类的地方,以释放他最近几天累积的性 能量。如果利用这个机会,也许某种程度上可以消除他最近对Kirk学员过度的不适当迷恋。




是的,也许晚上他可以在上次遇见Jim的那个场所逗留,寻找另一个可能的伴侣,以便重新集中精神——


 


与此同时,Jim的样子蓦然跳了出来:就在同一家俱乐部,他巧妙的凌乱发型与明亮的蓝眼睛吸引着欣赏的目光,迅速邂逅了别人,而不是Spock。他会与那个人退到吧台或者舞池的阴暗角落吗?他真的会将他的伴侣带到那个隔间,那个Spock在某些时刻已当成了属于他们的地方吗?这念头伴着痛苦猛然划过他的脑海,他感觉左侧头骨之下开始灼热地刺痛起来。Spock举起两根手指按住太阳穴一会儿,缓解那股疼痛。



 

Spock半转过身对着电脑。虽然他很快就会出发参加聚会,但剩下的时间足够检查各个建筑物入口处的身份识别记录。这样做的话,他可以轻易地掌握Jim Kirk出入寝室与图书馆的行踪。交叉对比这些信息的话,无疑Spock可以判断Jim是否在开学预备期离开校园,以实现假定的其满足欲望的目的。



 

而事实上,随着一股热气涌上他的脖子,Spock想到Jim是否有可能在关于他去了哪的问题上,对他的室友McCoy医生说了谎。也许Jim放纵自己与各种对象享受性 释放,而只是假装将上周时间都消磨在了图书馆里。毕竟,鉴于Jim声明喜欢“瞎胡闹”,McCoy自己也认为比起认识更多人来,Jim宣称的喜欢学习似乎值得怀疑。



 

然而——Spock却仿佛突然被一副画面击中了。Jim遮住眼睛,穿着红色学员制服站在阳光下,凝视着天空。这画面诉说着心事重重及忧郁,而并非自我放纵和自以为是的欺骗。在那段他偷听到的对话中,除了一开始,Jim在答应和McCoy一起吃饭时声音中假装的雀跃,Spock并未发现任何谎言的迹象。事实上,如果Jim在进校园之前就坦率地说明了寻求多位性*伴侣的倾向,为什么他随后又要对McCoy说假话呢?




简单扫描一下记录便可以弄清事实真相。但哪怕是想到这个打算,就让Spock心中充满了厌恶。他难道不是像所有瓦肯人一样,把链接前与多名伴侣消耗性 能量看作是合情合理的吗?为什么他会试图弄清Jim和别人邂逅的确切频率,为什么觉得如此侵犯 性地检查官方记录、调查一名星联成员的性 生活与课余活动会是合适的呢?


 


想要不光彩地取得这些与他无关的信息的强烈冲动逐渐消失了。短暂的激烈冲动消逝后,留在Spock胃里的只有不适感。恶心感盘桓在他胸中,他考虑着也许明天应该拜访医院,询问可能的病因。




然而,考虑向一位专家寻求专业医疗知识却让他踌躇起来。Spock记起,像McCoy一样的执业医师,现在可能已在星联医疗部门承担了部分职责。尽管他已经被McCoy知道的可能性微乎其微,Spock发觉自己仍然不希望遇见对方。



 

这没有关系,他告诉自己,并放缓呼吸直到些许平静开始渗入他的身体。人类在经受重大压力期间,自然会趋于表现得异同寻常。虽然Spock已为新学期开始做好充分准备,但无疑他已进入了职业生涯的新阶段,承担起教育星联学院新生的重大责任。鉴于他的半人类血统,如同那个注定令人担忧的时刻一般,也许在此时经历这样的不安,对Spock来说也是有道理的。





当学期开始后,常规日程无疑将会给他带来平静。这么对自己保证以后,他终于离开家,朝今晚的聚会出发。

 


TBC

愚蠢的po主把第四章给搞屏蔽了

请大家点下面的链接 第4章

或者直接跳到第六章后面看就好啦~

评论(29)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