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川酱

[翻译]Bases loaded系列 第五章 (下) SK NC-17

中秋节过去了,我跑来贴文啦~本文还有最后一章就结束了,真舍不得这么有男友力的大副和超好吃的小舰长啊T T


*****
稍晚些时候,Kirk朝星舰基地的主休息室进发,去见他的船员们。McCoy回基地医疗湾去给他的病人们做定期复查,Spock正抓紧时间处理企业号出发前最后几分钟的文书工作。

主休息室的门唰地一声打开,人类以及外星人充满了这个房间。当他视线扫描着整间休息室寻找着他的船员的时候,他在吧台边看到的事情让他整个人都冻住了。

Gary正在那。

和Chekov说着话。

胆汁迅速从Kirk的喉咙里升起,他握紧了拳头。他们站在墙边,头靠在一起。他们的整个姿态都宣称着亲密。但Gary不知怎的知道了他的到来,他的目光越过Chekov的一头卷发,不知羞耻地和Kirk的目光相遇了。他的脸侧有个淤伤,眼睛里闪着不怀好意的光芒。

Kirk已经受够了。“Chekov少尉,”他大声说道,快步走向他们。

Chekov猛地抬起头,他蓝绿色的眼睛惊喜地睁大了。“简长!”他欢快地说。“我很高兴见到你。你还好吗?”他有点担忧地问道。

Kirk对着他笑了。“是的。”他瞪了Gary一眼。“Mitchell上尉什么忙都没帮上。你们在这儿干什么?”他压低嗓音厉声道。“你的船应该一小时以前就离开了。”

Gary只是笑着—甚至是愉快地,就像他只是星际舰队的一名英俊军官一样。 “我们的引擎出了些小问题,拖延了一些时间,”他愉快的表情突然间变得有些傲慢。“你手下的Scott一直在处理这个问题。看起来他不像他声称的那样擅长修理引擎啊,不是吗?”

“Scotty是这里最棒的,”Kirk防卫性地回击道。

“那为什么我的船还不能飞,Jimmy?”Gary问道,一丝恼怒渗透进他愉快的声调。他抓了会他的胳膊。他注意到Chekov正看着他,又露出了愉悦的笑容。

“无论如何,我想我得以抓住机会向你年轻的少尉解释了我有多么抱歉,关于你不小心喝下了明显是针对我的那杯毒果汁。”

“哦,真的吗?”Kirk说道,双臂交叉抱在胸前。

“哦是的。我觉得整件事真是恐怖极了,”Gary说着,语调里带着装过头的真诚。他又抓了抓他的胳膊。“如果我知道任何关于recormidone的事,我绝不会把那杯果汁拿给你的。”

“而你把我带到我的寝室而不是医疗湾是因为...?”

“Jimmy,你需要马上躺下。昨晚我刚要通知McCoy,他就和Spock一起出现了。”Gary温暖地笑了。“我今早向官员们解释了这件事,然后他们很快就把我放出了禁闭室。”

Kirk咬紧牙关,愤怒开始在他体内上升。

“那解释了一切,是吧,简长?”Chekov欢乐地说。“Mitchell少尉没打算要伤害你。”

“拜托,Pavel,”Gary用亲密的语调说道。“叫我Gary。”

“Chekov,去找其他人,”Kirk严厉地说。“企业号就要出发了。”

“但—”

“你听见你上司说的了,”Gary遗憾地说道,然后他眨了眨眼。“我会来找你,在你离开前和你说再见的。私下里。

这句话带着露骨的猥亵。Chekov望着Gary的眼睛对着他笑了,慢慢地,充满着希望。

Kirk的血压升高到了危险的水平。“立刻离开,少尉。离开这里。”他吼道。

“是的长官,”Chekov迅速说道。当他转身的时候,Chekov从肩膀上向Gary投去了一个腼腆的眼神。Kirk看见他朝Gary也眨了眨眼。而当Chekov转身刚迈出一步时,Gary伸出手在他屁股上偷偷拍了几下。

Kirk立刻扯住了Gary的领口,把他拉到自己眼前。“你刚碰了我17岁的领航员了吗?”他威胁地嘶声说,声音低沉,不会让离去的Chekov听到。

Gary举起双手。“小心点,Jimmy,”他甜蜜地说。“攻击是违反规则的,而这个房间挤满了目击证人。他们已经在看着我们了,”他意味深长地说。

Kirk瞥了一眼。Gary是对的。有几个脑袋已经好奇地转向了他们。“那么,为什么我们不到外面去解决呢?”Kirk反击道,同样地亲切,并没有放开Gary的领口。

“你以为我傻吗?”Gary的手扫过Kirk手臂上隆起的肌肉。Kirk看见一片泛红的肌肤,像是皮疹,从他的袖口卷起的地方露了出来。“你可能就跟那些没种的垃圾人渣一样打架;只会砸碎点啤酒瓶之类的。”

“你意思是你知道我会把你揍得像滩烂泥。”Gary也许比他高一两英寸;但Kirk更壮实,更有肌肉,更擅长于肉搏。

Gary优雅地耸耸肩。“我对跟你打架没有兴趣。我在打你屁股之前一直都征得了你的同意。”

“我不记得我同意过被你下药。”

“你伤害了我,”Gary说道,带着装腔作势的愤怒。“那药下在我的饮料里。”

Kirk松开Gary的衬衫,示意着他脸上的淤青。“谁赏了你那个黑眼圈?我得当面谢谢他们。”

“你的通讯官应该被解雇,”Gary说道,声音中带着点不痛快。他抓着胳膊上的那片红色痕迹。

“什么?”Kirk问道,被这看似不合逻辑的推论弄糊涂了。

“她告诉我,如果我可以用安多利语跟酒保说点好话的话,那个安多利酒保就会给我一杯免费饮料。她甚至教我怎么说安多利人是一个友好的出色种族。”Gary烦躁地又抓了抓他的胳膊。“事实证明她教我说的是‘你妈是个荡*妇’。很显然她并不如自称的那样精通安多利语。我才刚把你的瓦肯人给我的那个该死的黑眼圈治好。”

Kirk挑起一边眉毛。他从来不知道Uhura会犯那样的错误。“为什么你一直抓你的胳膊?”

“你的驾驶员以为他是个植物学家,”Gary说着翻了个白眼。“但原来他给我看的那些无害的植物引起了这片厉害的皮疹。又是个不称职的企业号船员。”Gary放低了声音。“不过你可爱的导航员已经弥补了这点不足,不是吗?”

“你—”Kirk再次举起了拳头。

“跟我来一发,看在老交情的面子上,我就放过他,”Gary许诺道,阴沉地扯了扯嘴角。“否则,我会让他知道粗暴性*爱的妙处。你来选择。”

Kirk要揍Gary,不管有多少个该死的证人正看着他们。这时突然从门口传来一阵喧闹。

“他在那里!”

Kirk和Gary同时转过身去。

休息室的门口站着Chekov,旁边是小蛋糕和基地安全总管,他几乎和小蛋糕一样庞大。在警卫后面站着Scotty、 Uhura, 还有Sulu。

Chekov正直指着Gary。

他非常大声地说,“那个人想和窝发生性*关系!他碰了窝的屁股。”Chekov眯起眼睛,说得更加大声了,“窝才十七岁!”

小蛋糕和安全总管交换了一个被恶心到的眼神。“你这变态,”小蛋糕说着,他俩一起向前走来。

Gary的眼睛惊恐地睁大了。“不,等一下!”他绝望地说道,在他们逼近的时候举起双手往墙边退了几步。“这是个误会!”

“他是个孩子!”总管厉声说道,他们俩抓住Gary的胳膊把他架了起来。

Kirk望着他们,目瞪口呆。警卫们把Gary拖向门口。Chekov和其他人迅速让出一条路,他们走了过来围着Kirk,Uhura和Sulu站在他两侧,Scotty在他身后。

Gary在警卫的钳制下无用地挣扎着。“不,等等,我只是想激怒Jim Kirk!Kirk才是我的目标!我不是真想要那个十七岁的!”

“把他带走,”Chekov鄙视地说,往前跨了一步把自己瘦小的身形挡在Kirk前面。“他是个变态。”

“跟我们走,Mitchell,”小蛋糕粗声说道,带着愤怒。“企图和未成年发生关系即使在整个联邦都是犯罪。”

“但是你不明白—”

Gary的声音被打断了,当他被拖出门外,门滑动着关上。

“这就是你以为可以乱碰Kirk简长的下场,”Chekov愤怒地嘀咕道。“企业号船员不灰容忍的。”

一阵同意的声浪回荡在其他人四周。

“窝们现在可以回企业号了,是吧,简长?”

Kirk只能点点头,因哽住他喉咙的巨大肿块而几乎说不出话来。

*****

那天晚上,Kirk在企业号上吃着晚餐,身边挤满了他的船员。因为没有地方,Sulu被挤在他旁边,精力充沛地和Uhura和Scotty谈论着他们的离岸假期。Spock温暖的身躯就在他的另一侧,正和McCoy争执瓦肯食物与地球食物的好坏。Chekov坐在Kirk正对面,说着俄罗斯的故事来逗笑他。

“在冬天是很冷的,简长。你们美国人不可能对付得了。”

Kirk从他的空盘子上抬起了头,手支在下巴上冲着Chekov笑了。“我不知道,”他开玩笑地说。“爱荷华相当冷。”

“不。”Chekov嗤之以鼻地说。“一点都比不上俄罗斯。一点小雪;那是美国。在俄罗斯,窝们的暴风雪大到可以—用你们的话来说—把你的裤子冻掉下来。”

Kirk一度怀疑可爱能不能杀人?如果可以话,Chekov一定是企业号上最危险的武器。

Spock站了起来。“舰长,我必须和我的父亲联系。我将和你在Alpha班次见面。”这语言合适而正式,但是他眼中闪动的细微光芒给了Kirk或许他想在Alpha班次之前见到他的希望。一阵愉悦的热潮颤栗着席卷了Kirk。

“明白,我也得去工作了,小伙子,”Scotty喜爱地对Kirk说,也站了起来。“引擎没我就转不了。”

Uhura和Sulu都站了起来,温暖地跟他道了再见。“Apha班次见,舰长,”Uhura说道,友好地在Kirk肩膀上捏了捏,同Sulu、 Scotty和Spock一起走了。

Chekov看起来简直不能更高兴了。“现在就剩我们俩了,是吧,简长?”他急切地说。“还有McCoy医森,但是一会儿他就灰去喝Saurion白兰地去了。你知道吗—”

“难道十七岁的你不该有个睡觉时间或什么的吗?”McCoy说道,迅速从Kirk对面挪到了Chekov旁边。

Chekov转过头邪恶地看了他一眼。“为什么你总喝白兰地?伏特加要好得多。”

“哦得了吧,”McCoy嗤之以鼻。“你还没到法定饮酒年龄呢。”他粗声粗气地说,但话语中带着掩饰不住的喜爱。“现在走开点,小伙子。我和Jim私下里有点话要谈谈。”

Chekov嘴里用俄语嘟哝着一些可能有关于McCoy母亲的话,但是按照他说的离开了。

当只剩下他俩时,McCoy说道,“所以我听说你治好了Spock的脑袋,这是怎么回事?”

Kirk恍然大悟。“你知道他思想里所有那些破碎的链接的事?”

“我是他的医生,”McCoy说,随即又愤怒地补充了一句。“我尽我所能医治他。他之前伤得很严重,但显然你把他完全治好了。”

“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他受伤了?”

“医患保密协议。你知道的。”McCoy别有深意地瞪着他。“你应该感谢我,‘自学院时期就沉迷于猎户座费洛蒙’先生。我擅长这个。”

Kirk耸耸肩,腼腆地冲McCoy笑了笑。“我就喜欢绿色的?”

“你会的,”McCoy说。“无论如何,我想和你在我们去瓦肯殖民地的时候谈谈,给他找个治疗师,因为我肯定,该死的我帮不了他。但我猜我们也不需要那个了,当有Kirk医生在的时候。”

Kirk因这友好的取笑温柔地翻了翻眼睛。

“我甚至不能想象那对Spock来说意味着什么,”McCoy说道,带着真诚的关心,尽管他一直装作对Spock没有同情这回事。“失去所有的链接。他甚至失去了他的未婚妻。”

“我知道—”Kirk开口,然后停住了,和Spock曾有过的对话片段扑面而来。


我与一位瓦肯女性T'Pring链接了,当我们七岁时。

你怀念她吗?

我并不特别想念她。然而,我怀念与之的链接。

并不热衷于单身,嗯?

瓦肯人通常并不喜好未链接的状态。我们珍视链接。


而Kirk突然间明白了—他刚好明白过来—那个在Spock脑中的链接,最大的那个,是他与T’Pring的伴侣链接。当然它非常孤独;它不喜欢独自一人。瓦肯人不喜好未链接的状态。而那就是它认识他的原因;因为现在和Spock处于恋爱关系的那个人是他。

Kirk的心猛跳了起来。那么,这个链接就是他的了。Kirk可以将它宣为自己所有。也许这就是Spock所说Kirk可以拯救他于孤独之中的方式。而且—

然后他记起来了。

链接是瓦肯人专属的。

Spock差不多已经这么说了。难怪当Kirk问他人类和瓦肯人是否能链接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那么有趣。Spock知道他们不能,而他只是太善良而不忍心打碎Kirk的希望。

但只要Spock在未链接的状态,他脑中的那个链接就会是孤独的。除非他与别人链接,否则它将一直孤独。而那意味着...

当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Kirk觉得他快要吐了。

Spock需要一个瓦肯链接伴侣。

Kirk的喉咙发紧,他疼痛地咽了一下。他不是Spock需要的那个人。Kirk不能帮助他,不能帮助Spock的链接。他得放弃Spock。他不能和他链接,拯救Spock于孤独之中...但是他可以把Spock送到某个可以帮他的人那儿去。

某个不会是Kirk自己的人。

“Jim?地球呼叫Jim?”

Kirk猛地回到现实中。

McCoy正密切注视着他。“你还好吗?”

Kirk僵硬地点了点头,好像他的心没有被撕碎成一千片。“是的,”他喉咙发紧。“我只是—我想我们得拜访一下瓦肯殖民地了。”


*****

评论(12)

热度(126)

  1. LEON香川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