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川酱

【翻译】Bases loaded系列 第五章 9.12更(中)(SK NC17)

来块小甜饼~


*****

当Kirk醒来时,他独自一人,伸开四肢整个趴在床垫上。他打了个呵欠,不情愿地翻了个身,掀开毯子。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T恤从四角内裤边缘处往上滑了几英寸。

“多么迷人的画面啊。”

Kirk顿住了,懒腰伸到一半,朝他的书桌望了过去。Spock坐在桌旁,周围堆满了整齐地摞在一起的PADD,正望着他。他的凝视中还有着什么,几乎是崇拜英雄般的眼神,让Kirk觉得自己有十英尺高,同时又觉得难以置信地谦卑。“早上好,”他带着点局促地说,“你的头,嗯,感觉还好吗?”

Spock继续用膜拜的眼神凝视着他。“是的,”他温柔地说。

“所以你不需要来个早安精神融合之类的吗?”当话语溜出他唇边,Kirk简直要呻吟起来。为什么我要说这个?他斥责着自己。但是他知道。

因为他把自己心灵的一部分,留给了Spock脑中那孤独的链接。

白痴,Kirk。你是个白痴。

“我不需要,”Spock用他一贯的诚实回答道,没有意识到Kirk正精神上暗暗嫌弃着自己。

“但是你说融合可以安慰你。我以为我是你的sehlat?”Kirk堪堪抑制住想要一巴掌拍上自己脑门的冲动。James,闭嘴。快把嘴闭上。

Spock看起来被他的比喻逗乐了。“你治愈了我的思想。我不再需要那种类型的安慰了。但如果你愿意的话,仍旧可以把我的sehlat留下。”

“有趣,”Kirk闷闷不乐地说。“所以你再也不需要我的头脑了。”哦,草泥马见鬼去吧,现在他都噘嘴了。
 
Spock看起来思考了一会儿。“我将再也不需要精神融合了,的确。”

也许Spock再也不需要它了—但也许他还想要它?Kirk的希望燃起了一会儿—但当他想起瓦肯人不想要任何东西时,希望破灭了。“也许我不介意,我是说,融合的事。如果你还想要跟我融合的话。”James Kirk!在Spock发觉你有多渴望前闭上嘴。

“Jim,”Spock犹豫地,几乎是不情愿地说道。“融合是有危险的。它们将会带来…无法避免的后果。有一些事情…将会发生,当两个头脑进行融合的时候。无法预料的结果。除非是在双方都同意,特别是当其中一方非常需要的情况下。”

Kirk垮下脸。他猜测Spock多少已经猜到了他隐藏的感情。

Spock几乎是紧张地舔舔唇。“我相信如果我不开始另一次融合,你将会是安全的。”

再也没有融合了吗?”Kirk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语气中带着失望。

Spock皱起了眉,明显听出了他的忧虑。“我不需要一次完整的融合来带给你精神高*潮,”他说道。“那将不会停止。”

“好。”Kirk试着微笑。“因为我关心那个。看来我将会失去那些精神高*潮了,好吧。”

“你无需担心,”Spock安慰他。“你的愉悦是我最优先关心的事情。”

那本会使Kirk性奋起来的。但是,他只是盯着Spock,想着那藏在Spock思维深处的可怜的小东西。如果Spock再也不会跟他融合的话,他还能再见到它吗?

它会想他吗?

Spock朝书桌那边侧了侧头。“McCoy医生早先来过了。他给你带来了早餐,”他说道,明显以为纾解了他的忧虑,解决了让他心情低落的问题。

Kirk决定感谢话题的转变,尤其是当提到食物的时候。“哦,Bones,”他发现了被掩埋在PADD堆里的托盘,立刻奔向它。“那个坏脾气大叔真是个甜心。”

Spock挑起一边眉毛。

“他就是,”Kirk坚持,走到桌边。他揭开盖子,显露出一顿丰盛的南方式早餐:软饼干,粗玉米粉,熏肉和鸡蛋。“为什么他在这儿的时候你没叫醒我?”

Spock在椅子上弯下腰,打开了办公桌的抽屉,而Kirk直奔熏肉。“我们共同决定你仍未能从你的苦难经历中得到充分恢复,”他说,在抽屉中翻找着什么。

Kirk为他们的关心稍微红了脸。他试着隐藏它,抓着叉子解决其他食物。“你们俩没打起来,是吗?”

“瓦肯人不打架,”Spock自动回复道。

Kirk将它翻译为是的,Jim,我们当然打了一架。“你知道你最终怎么都要跟他好好相处。”

“这并无可能发生。McCoy医生是最不符合逻辑的。而且他在数个场合目睹了你未着寸缕。”Spock仍旧看着抽屉里,陈述着两个看似无关的事实,就好像那解释了一切。“人类无序性的魅力何在?找到我想要的数据是件简单的事情,然而某个星联军官认为有必要将这一常规信息和其他53块数据存储组件藏在一起。”

Kirk含着最后一口鸡蛋笑了。“你需要找什么?”

“我只需知道地球硬粒小麦染色体的数目。”

“28。”

Spock静止了。

Kirk心不在焉地阐述道,注意力几乎都放在他的粗玉米粉上。“多倍体通常在大多数小麦属植物菌株中产生。实际上,硬粒小麦是一种异源多倍体;人类很久以前就把它们从二株二倍体转基因杂交成为一株四倍体。”

Spock平稳地出了口气,喃喃自语着一些像是,现在太早了不适合口*交之类的话。

“你说啥?”Kirk问道,咽下最后一勺美味的黄油咸玉米粒。

“没什么。”Spock坐正,看起来有点儿脸绿。“我假设你现在可以吃早饭了。你是否希望我重新加热...”他的声音越来越轻,看着Kirk几乎已经全空的盘子,那儿只剩下半块饼干,另半块正在他手里。

Kirk的脸因为屈辱涨得通红。“我非常抱歉,”他结结巴巴地说,把剩下的半块饼干扔在盘子上,就好像它灼伤了他一般。“我知道我很恶心。只是—我看见了吃的,我把它吃了。”

Spock流畅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语不发地大步绕过桌子—然后将Kirk圈进双臂之内,再一次把他公主抱了起来。

“你干什—Spock!

“我不明白为什么人类会对我的威胁置之不理,”Spock沉思着,一边抱着Kirk向椅子走去。

Kirk试着从Spock的双臂间挣脱出来—却只发现Spock的禁锢牢不可破。“你不能每次想说明什么的时候就把我像—像个婴儿似的抱起来!”

“我非常确定我可以。”

“不,你不能。

“我能,”Spock平静地说。“而且我会的。”

然后Spock坐在椅子上,把Kirk的屁股搁在他的大腿上。

“哦不。我不这么想,”Kirk惊恐地说,立即试图逃走。

Spock抓住他的腰,双臂圈住他的身体将他整个拖了回来。

Kirk挣扎着扭动。“不要坐大腿!”

“如果你不愿坐在我腿上,你将停止自我贬低。在所有人中唯有你不应被这样评论。”Spock的鼻子轻轻蹭了蹭他,就好像Kirk只是条扭动着的狗狗似的。“然而,我承认,这个姿势是最令人愉快的。”

“你—哎哟。”Kirk的挣扎没有丝毫效果。“你从昨晚起是不是变得更强壮了?”他问道,累得气喘吁吁。

“我相信是的,”Spock说,听起来非常愉悦,哪怕一丝气喘都没有。Kirk敢打赌他甚至都没用什么力气。“而这要归功于你。”

“我从没想过要让你变得强壮!”Kirk愤慨地说道—好吧,也许这是个谎言,因为他的确想要在任何方面都治好Spock。虽然,Spock并不需要知道这个。“该死的,你已经比我强大太多了。”

“我个人认为我们之间不同的力量差异是最令人愉快的。”

“你—我操。”当他突然意识到什么的时候,Kirk的心愉悦地猛跳了下。“你喜欢比我强大,”他用指控的口吻说道,在他密不透风的怀里徒劳地扭动着。“抱紧我使你兴奋了,你个变态。”

Spock挑起一条令人恼火的眉毛说道,“也许。”

Kirk停止了挣扎,以便他直盯着Spock看。“你刚才是承认你有另一种恶趣味吗?”

Spock的嘴唇贴紧Kirk的太阳穴,就在一个融合点处。“我承认,在你身上我想实现所有的性趣味。”他朝Kirk的皮肤低语着。

这声明—以及所有隐含的暗示意味—分散了Kirk的本能冲动,足以让他暂时屈服了。

Spock趁机把他在腿上又抱紧了一点儿。“现在我将一直把你困在这里,直到你不会再用令人沮丧的话形容自己,”他平静地说,就像是在做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样。

Kirk叹了口气。“这个,”他反抗地嘀咕道,“不可能更加尴尬了。”
门在这时滑开,McCoy大步走了进来。

“哦,我操蛋的人生啊。”Kirk捂住脸。“我错了。”

“嗯,很好。瞧我们看到了啥?Jimmy,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我得说你正坐在Spock的大腿上。”
“闭嘴,Bones。”

“你真是我见过最他妈可爱的生物了,居然能这么靠在他怀里。”

“我说了闭嘴,Bones!”

“是你强壮的瓦肯男朋友把你放在他大腿上的吗,亲爱的?”McCoy哄他。“而且像宝宝似的抱着你?”

“这不是我的错!”Kirk吼道,再度在Spock膝盖上挣扎起来证明他的观点。“他不让我下去!”

“Jim正在理解我将不会容忍任何关于贬低我男朋友的评论。”对于正把一个成年人类困在他膝盖上的人来说,Spock的声音听起来未免也太平静了。

McCoy爆出一阵狂笑。“干得好,Spock,”他赞赏地说。“我都可以试着喜欢你一下了。”

“不要把我的耻辱变成你们的话题,”Kirk厉声说,脸都涨红了。“这是个命令。”

“哦哦哦。这是婴儿舰长正坐在他大副的腿上下命令吗?你太可爱了,宝贝;我都能一口把你吃了。”你别指望我会忘记这件事了,Jim。永远永远都不,McCoy脸上诡异的笑容说明了一切。

“你调查过 Mitchell少尉的情况了吗?”Spock问道,而Kirk惊恐地意识到,他完全打算就这么抱着Kirk将这段对话进行下去。

“是的,”McCoy的表情变了,变得相当愤怒。“似乎他们今早把他放了出来。”

Spock皱起了眉。“尽管我们已经以对舰长下药的罪名对他提出指控?”

McCoy点点头。“显然Jim喝下的有问题的果汁是Mitchell准备的。Mitchell声称他不知道那种药物,是有人试图用药害,Jim只是不小心误服了。”

“那完全是胡说八道,”Kirk激烈地说。“他差不多把那杯饮料推到我面前去了。他知道我会喝的。”

“确实。”Spock的声音变得冷硬。“他现在在哪?我们能找到他吗?”

McCoy摇了摇头。“他的船按照计划已经于一小时前离开了。他应该在上面。”他做了个鬼脸。“我恨这么说,但是我想我们已经错过机会了。”

“该死的,”Kirk骂道。

“我同样对他逃脱处罚感到不快,”Spock同意道。

Kirk遗憾地叹了口气,靠回Spock舒适而温暖的胸膛上。然后他迅速意识到他正做什么,匆忙地坐好,希望他的医官和大副没有人注意到。

从Spock愉悦的表情和McCoy忍俊不禁的样子来看,他没那么走运。



==========

如果有这样的瓦肯男盆友给我来三个!一个日常用一个带出去炫耀一个囤起来= =

评论(12)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