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川酱

【翻译】Bases loaded系列 第五章 Rounding Third (上)(SK NC17)

*****


Spock很冷。

Kirk温柔地抚摸着靠在自己胸前的沉重瓦肯人的头发。他猜测Spock应该在睡觉,但是他更倾向于认为瓦肯人正在进行某种自愈式睡眠。Spock异乎寻常地静止不动,呼吸几乎令人警觉地缓慢。他的手指仍搭在Kirk脸上的融合点处,就像它们被粘了上去似的。

Kirk同样也很疲倦,仍因药物作用有些头晕。但尽管如此,他仍没有入睡。与Spock懒散地摊开四肢躺着相当令人享受,Spock趴在他身上,这感觉温馨而甜蜜。Kirk很高兴他还清醒着;这意味着他可以享受它。

“你这样很可爱,”他告诉Spock,尽管知道他听不到,就算听见了也可能会反对这个形容。他再一次用手梳理着他的头发,看着被拨开的发丝立刻回到原处。“非常可爱。”他把手伸向Spock的耳朵,将手指一直划过尖端。

内疚在下一刻忽然击中了他。他正在无耻地利用Spock自愈的状态,沉迷于把他当只猫似的来摸。Spock当然不会喜欢他这—

如果你不停止自我贬低,我会把你举起来。

不久之前Spock这么威胁他的记忆是有效的;那让Kirk放松了。他提醒自己,Spock非常喜欢来自于他的触碰。此外,如果Spock对于他们头脑的接触非常享受,那么他可能不介意一点点爱抚。

有什么东西忽然在脑海中推了他一下,柔软得像是小猫的爪子。Kirk笑了。“你在那干什么呢?”他问道,弄乱Spock的头发。“是你在我头脑里玩吗?”

Spock,当然没有回答,连动都没动一下。

Kirk合了会儿眼。片刻之间,如果他集中注意力,就可以感到脑海之中毫无疑问地正被Spock环抱着。而他并不仅是将自己的胳膊占有性地挂在Spock温暖的身体上;还有些无法触摸的、无形的东西从Kirk的思想中倾泻而出—或许也是从他的心里流淌出来。

Kirk睁开眼睛,皱起了眉。Spock从他们的思想接触中所需求的东西超过了他能给予的。当然Kirk头脑太过丑陋而不能给Spock提供任何好处;然而—Spock看起来又如此需要他们的接触。他仅仅只是需要心灵感应接触吗?还有其他人可以吗?如果情况是这样的话,Kirk应当去找一个更合适的—更纯净的—思想,来与Spock接触。

除了Kirk心底某个部分想要杀了这个能与Spock融合的人以外。

Kirk因为内心的嫉妒而对自己做了个鬼脸。Spock不是你的财产,同样他伟大的心灵感应的大脑也是,他责骂着自己。如果你不想让Spock觉得你是个占有欲有多强的混蛋的话,最好别让他知道这个。


有什么在Kirk脑海中突然又动了一下,刹那之间他的整个视野都被占据—

那儿有一段丝绸,它上面因药物引起的撕裂被修复了,它自动愈合,变得完整而完美、平滑而闪着微光。

—然后这些图像,和随之而来的宽慰,都消失了。

“哇,”他安静地说。“那是什么?”

Spock只是趴在Kirk胸膛上静静地呼吸着。

我刚才是又看见了Spock的思维么?Kirk好奇地想。像刚才那次,看见了那只巨大的熊—sehlat?

Kirk相当肯定他看到了。现在他好奇地想知道,如果他尝试一下的话,是否可以到达Spock的思维更远处?

他把胳膊抬起来绕上Spock的肩膀,手指可以够到Spock的脸。Kirk把手指试探地按在了Spock脸上,就像他对自己做精神融合时相近的地方。然后他闭起眼,试着查看进spock的思想。

他并没有预料到那真的发生了。
*****
 
如同一艘跃入曲速的星舰那般,Kirk瞬间被弹射到Spock的思维中。第一印象是它如此地令人惊叹,如此错综复杂,如此才华横溢,超乎他的想象;第二印象是它令人震惊地强大。如果这个头脑并不欢迎他的到来,它可以如小虫般碾碎他。但你是安全的,这思维朝他低语着—它绝不会伤害Kirk。它珍爱他,与它异常强大的力量和广阔的范围相反,它只会用无尽的温柔对待他。

但对它的第三个印象最为震撼,压过了其他一切思绪:深深的,痛苦的寂寞。

这孤独试图在他眼前显现出来。Kirk并不能了解他看到的是什么。他眼前的景象变化着,如此迅速以至于他眼花缭乱—一段布满残破缺口的树桩,已不见枝叶繁盛的痕迹;数不清的丝线,曾经光彩夺目,如今断裂而磨损;一大群匍匐在地面的蝴蝶,它们鲜艳夺目的翅膀碎裂而残破。


破损的链接。Kirk的喉咙因Spock的思维向他呈现的一切而发紧。你的人类大脑正试着体验破碎的瓦肯链接。

所有链接,所有不同的形状大小,似乎都知道他的存在。Kirk突然感受到所有破碎的链接都正在寻求他。他走向了离他最近的一个。它在他手心里变成一段残破的丝线,磨损的痕迹粗糙不已。他的手指轻轻滑过它—它在他的触碰下被复原了,留下了冰凉完整的丝绸。

Kirk的心狂跳起来。在他明白自己做了什么之前,他触摸着所有能碰到的东西,所有事物都以他意想不到的速度愈合:几乎是在瞬息之间。破损的翅膀联结在一起,树木盛开鲜花,暗淡的丝线突然闪耀着微光,直到所有一切都变得完好,愈合如初,不再受到任何伤害。

除了一样东西。他向最后一个链接走去,犹豫了一下。它比其他的链接要大,受的伤也更重。它在他眼前变化起来—先是一条金色的缎带;接着是条银色的丝线;接着变成了枯萎的藤蔓。接着Kirk倒抽了口气,因为它变成了一只小鸟,毛绒绒的翅膀断了,拖在地上。

他跪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摸着这只小东西。像其他事物一样,眨眼间它就立刻复原了。

然而—这一次,仍还不够。

链接再一次变化着,在他的掌下,突然间它变成了Kirk所见过的最柔软、最甜美的小猫—它看起来令人震惊地眼熟。

Kirk的心不由地主地融化了。

孤独写在那张小小的脸上。它脆弱地仰头凝视着Kirk,小小的尾巴充满希冀地卷曲着。这个链接与其他的不同。它已经完整如初,但仍旧孤独。它想要的不仅仅是被治愈。

它想要的是Kirk。

Kirk也渴求着它;绝望地想抱起它,握住它保护它的安全。他想把这个链接融进自己身体,永远不让它离开。这样它就会一直跟他在一起,变成他的一部分,他将永不让它再度变得孤独。它现在就要变成他的了,他的他的他的。

他向它伸出手去—




“Jim?”

Kirk的眼睛猛地睁开,突然间他回到了现实。

Spock醒了。

他从Kirk的胸口抬起头,Kirk的手臂仍环绕在他身上。大大的棕色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Jim,带着毫不掩饰的震惊。Spock看着他的方式就如同从未见过Kirk一般。

“嗯...”Kirk说。他重重地咽了口口水。糟糕。被发现正在某人思维中四处乱探时他要怎么做才得体啊?

“嗨?”

Spock举起放在Kirk脸上的手,手掌在外面包住Kirk的,按住他的手指放在Spock脸上接近融合点的地方。

Kirk内疚地从Spock手掌的覆盖之下抽回自己的手。“抱歉,”他说着,畏缩了一下。“我只是—我想我又一次看到了什么东西,我只是想看看—没想到真的能进入到你的脑海里,Spock。”

Spock眨了眨眼。

“好吧,那可能真的很糟糕,是不是?”Kirk说道,蠕动着。“我违反了大概,有十亿条瓦肯文化准则吧,因为没有事先经过你的允许—”

Spock又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就在刚才Kirk的手指触碰的地方。

“我确定我不应该碰任何东西,但在那里它是如此孤独,”Kirk喋喋不休。“我忍不住了。”

Spock瞪大双眼的表情慢慢变成了某种惊奇。

“你还没说话,”Kirk紧张地说。“你肯定是被我气疯了。”

“Jim。”

一个名字;一个音节。如此饱含虔诚与感恩,片刻之间Kirk竟未能认出那是他自己的名字。“你还好吗?”Kirk小心地说。“我没有不小心弄伤了你脑子里的什么东西吧,是吗?”

Spock的嘴角略往上挑了点。“与此相反,”他说,听起来十分惊叹。“远不止如此。”

好吧,至少看起来Spock没有对他生气。但Kirk从经验中知道当Spock真正生气时,那只发生在眨眼间。他再次扭了扭。“我做了什么,Spock?”

Spock的表情变得近乎敬畏。“你治愈了我的思想。”

“我—再说一遍?”

“你治好了我从瓦肯毁灭以来所有破损的链接。”

“哦,”Kirk呆呆地说。“好吧。还有,呃—到底,我是怎样做到的?”

“我不知道。这种水平的治疗应该需要一个经过训练的瓦肯治疗师。作为人类,你是如何做到的,这超乎了我的认知。”Spock的眼睛颤动着闭了一会儿,然后重新睁开。“但毫无疑问,你治愈了所有破损的链接。我的思维,”Spock真的吞咽了一下,“重新变得完整了。”

“哦,”Kirk又哼了声,显得更呆了点儿。“所以那...很好,对吗?”

Spock猛扑了过去。

Kirk突然就在床上翻滚了一圈,他被举到Spock身体上方,视线与spock的平齐。“是的,ashaya,它很好。这非同寻常。”Spock凑上前坚定地吻着他。“你太不可思议了。”

Kirk如释重负地呼了口气,而且因被突然举起而有点头晕目眩,本来因为罪恶感而飙升的肾上腺素现在也转为了解脱。“所以我没做错什么事,我没惹麻烦吗(and I'm not in trouble)?”他充满希望地问。

“你没做任何坏事。”Spock挑起眉毛。“但你肯定有麻烦了(But you are certainly in trouble)。”

接着他就又被翻了一圈,发现自己正平躺着,被Spock压在身下。Spock流畅地挤进他的双腿之间。“你有大麻烦了,”Spock告知他,一手托在Kirk脑后将他带入另一个吻中。

接着Kirk就被火烫的身体和更滚烫的嘴唇狂热地掩埋了,他意识到Spock已经发生了改变。

哦,他仍旧是Spock;但他显得比以前Spock了。更加地专注与满足;仿佛像是肩膀上卸下了沉重的负担。那儿还有种以前未曾有过的内心的平静。Kirk之前未曾意识到Spock的思维受到如此的伤害。

而且Spock不知怎地显得更强壮了—以Kirk的评价而言,以前的他已足够强大。但现在,Kirk感觉到他已经恢复了全部力量。Spock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他翻来覆去,将他放在Spock想让他呆的地方,只是更加证实了这一点。糟糕,Kirk的心跳加快;也许我真的麻烦大了。

“是的。我同意这一点。”

“你仍然在—唔。”Kirk的话被另一个吻打断了。“你仍在读我的想法,你作弊了!”

“就如我表明的那样,我从未许诺会公平游戏。”Spock毫无歉意地说。“为你,我非常愿意打破规则。”

“哦,是吗?”Kirk喘了口气,Spock低下头轻轻地啃着他的脖子。“违反瓦肯棒球规则的处罚是什么?裁判员宣布进球无效而所有选手往前进一垒吗?”

Spock在床垫与Kirk身体之间插进一只手,托住他的屁股。“我同意再上一垒。”

Kirk拍了拍他的后脑勺—然后,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Spock几乎都察觉不到。“触犯了规则;得接受处罚。可以对你再前进一垒。我觉得你对棒球什么都不了解,无论是不是瓦肯的。”

“欢迎你对我进行实践,”Spock面不改色地说,揉着Kirk的屁股。“无论是何种族,瓦肯或是其他,我皆属于你;你可以做你想做的。”

“恶趣味,”Kirk干巴巴地说。他的手沿着Spock长裤滑下。既然可以这么做的话,那他也要揉Spock的。“也许我可以把你当成我的心灵感应性爱奴隶呢。”

“我对此十分欢迎。”Spock看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他用一种奇怪的表情凝视着Kirk。如果他不是瓦肯人—如果Kirk一直没有—嗯,Kirk—他会发誓Spock看起来已经陷入情网了。“你真的理解你对我头脑做出的巨大贡献吗?”

Kirk耸耸肩。“我很高兴你感觉好些了,”他真诚地说。这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不知道为什么Spock仍那样看着他,就好像他刚刚发明了曲速物理似的。

感觉好些是一种极度的—你们人类是怎么说的?完全不足以形容。”

Spock的眼睛饱含着无可置疑的感激。相当地感激。Kirk不知怎的回想起小Kevin Riley的眼睛,当他回到他们的藏身处,给这四岁的孩子带来他两天以来第一顿食物时在他眼中闪动的光彩。

Kirk刚想到这里,Spock便突然从床上跪坐起来—而后一把将Kirk整个身体都抱离床面。Spock稳稳地跪坐在床上,Kirk禁不住突然小小地惊喘了一声,他被Spock拽了起来,跨坐在他的大腿上。

“如果你倾向于把我和一个四岁人类进行比较的话,”Spock警告道,一只胳膊稳稳地圈住Kirk的腰将他固定在大腿上,另一只手仍粘在他的屁股上,“你将会发现我同样倾向于将你和某些脆弱的小东西比较,小家伙。

Kirk一口气哽在嗓子里,急忙改变了话题,提起首先浮现在他脑海之中的。“所以,嗯,最后那个链接怎么样了?那个最大的?它还好吗?”

Spock的眼睛突然戏剧性地睁大了。

Kirk一鼓作气坚持说下去,不顾一切地将话题远离那令人尴尬的、即使是十三岁的自己也会抗议的亲昵。“它看起来那么悲伤和孤独,即使它已经被治愈了。我很为它担心。”

Spock张了张嘴—然而什么也没有说。

“它很可爱,”Kirk说道,带着点害羞,因为觉得非常可笑而不怎么敢注视着Spock的眼睛。然而仅是回忆起Spock脑中的那个链接就足以让他再次地渴望着它。

“我头脑中的链接正试图怂恿你治愈它们。它们有目地的转变为...对你有吸引力的形象。”Spock听起来很紧张。

“引诱我,更像是,”Kirk说道,半自言自语地。“最后的那个。我—”他咽了下,突然间像是有点被哽住了。“我对猫有点缺乏抵抗力。”

“在孩童时期你曾养过吗?”

Kirk很庆幸房间里很暗。他不愿Spock看到他的眼睛。“是啊。是的,我养了。我哥哥给了我一只。当我从,呃,Tarsus回来的时候。”他补充道,有点无助。“他觉得它可以帮助我...你知道的,调整。”

Spock把他抱得更紧,调整了自己的姿势让Kirk更舒适地待在他的腿间,靠在他胸前。Kirk在那一刻心甘情愿地,满足而温顺地待在Spock怀里。“它有吗?”Spock温柔地鼓励着,把Kirk的脑袋埋在自己的下巴底下,温暖的手轻轻抚摸着他的后背。

Kirk笑了。“有的,它可以。它睡在我的床上,在我做噩梦的时候会舔我的脸。它那么可爱,像一张毛绒绒的安全毯那样。在你脑中的那个链接看起来就像它,就好像链接知道了一样。”

Kirk犹豫了一下,然后觉得还是全部告诉Spock比较好。“你不会相信的,但是我几乎—”他半是嘲笑着自己的愚蠢。“我几乎试着把它带走。”

Spock变得非常,非常地静止。“什么?”

“我差点想要捡起它,把它带回家去,就像一只真的猫那样。”Kirk再次自嘲地笑了。“是不是很疯狂?如果我偷了你的一个链接,自己留下它的话,你不会一直生我的气吧?”

Spock没有回答,但他的胳膊将Kirk稍微抱紧了些。

Kirk试着伸出手,想要摸摸Spock的手臂。“那么瓦肯链接真正的样子像什么?”

“它们...难以形容,以标准而言,对无精神力的头脑来说。”

换句话说,链接是瓦肯人专属的。

Kirk立刻收回了手。“哦,”他迟疑地说。“我懂了。”

这是有道理的。当然人类与瓦肯人无法链接;人类没有心灵感应能力。这可能也是Spock没有与Uhura建立链接的原因。Kirk迅速抑制住心中威胁着蹿起的失望感。Kirk最不想让Spock知道的事就是他甚至悲惨到想要一样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东西。

Spock将手抚上他的背,又抱了他一会儿。“我必须让你睡了,t'nash hassu(我的抚慰者),”他耳语道。“我们明天将要回企业号。”他将他们沉入床垫,Spock平躺在床上,将Kirk的上半身压在他身上。

“嗯,”Kirk含糊地说,牢牢地压住他的失望,不让他能够窥视自己内心的男朋友知道。他让Spock将他的脑袋抵上那温暖的胸膛,然后闭上了眼睛。

他还有这个。这比他之前拥有的都要多。他不需要链接。

但是那个晚上,他梦见了飞舞的丝绸和盛开的藤蔓,满是小鸟与蝴蝶;但最主要的是,那只在过去舔走他噩梦的小猫。

评论(9)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