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川酱

【翻译】Bases loaded系列 第三章 (下) SK,NC-17

祝世界上最可爱的派派宝宝8.26生日快乐!!!

大副短暂下线了一会以后又上线来救叽姆啦!!!


*****


Spock快步朝餐厅走来。对Gary Mitchell刚才干扰他追求Jim的行为他并不高兴。他没有预料到两个星舰基地安保人员会等在他寝室门口。Mitchell把他们送来,声称他有个对于Spock的袭击指控。虽然Spock可以轻易而迅速地回答他们的问题并摆脱他们,但这仍然耽误了他回到Jim身边的时间。为此,他将和Mitchell“有话聊聊”(have words),套用Jim的话来说。

当他踏入餐厅时,目光直接投向Scotty和Chekov刚才坐的桌子,那儿如今又加入了Uhura和Sulu。当Scotty, Sulu和Uhura正在友好地谈论着什么的时候,Chekov正站在桌边,对手中的通讯器说着什么。 

 

Jim不在桌边。

 

Spock扫视着整个房间。

 

Jim不在餐厅。

 

“Spock指挥官!”Chekov放下通讯器,向他冲过来。

 

“舰长在哪里?”Spock问,声音比平常略有些急促。

 

“Kirk简长灰常不舒服,”Chekov立即回答道。“我已经叫了McCoy医生。他正向餐厅过来,虽然我告诉他简长已经被带到医疗湾去了。”

Spock可以感觉到,虽然Chekov非常关心舰长的健康,但并没有意识到任何其他问题。但警铃在Spock的头脑中大声响起,“谁带Kirk舰长去了医疗湾?”

Chekov朝一边歪了歪头。“我已经告诉McCoy医生了。他是个星联军官还是简长的老朋友。他叫Gary Mitchell。”

 

愤怒和恐惧迅速在Spock胸中爆发,Spock勉强地保持控制。"Shaka," 他咒骂道, "Tel-pi'tak." (*恶魔,伤害伴侣的疮疖般恶心的人)

 

Chekov看起来吃了一惊。“这听起来不太好。”

 

“是的,”Spock简短地说。“描述Jim的状态。”

 

“他跌跌撞撞的而且产生幻觉了,”Chekov毫不迟疑地说。“他不认识我;他只说着关于粮食的胡话。”

 

“在这种情况发生之前他吃或者喝了什么吗?”

“他喝了杯果汁,”Chekov瞪大双眼,Spock感觉到Chekov的恐惧席卷他全身,正如同海浪般拍击在Spock身上。作为一个天才,Chekov迅速意识到Spock正在想什么。“你觉得Mitchell对简长下药了吗?我竟然傻到让他—”

 

McCoy旋风般冲进房间,他的眼睛立即锁定了Spock。“Spock,”他上气不接下气。“Spock,Mitchell把—”

 

“我知道。”Spock咬紧牙关,再度抑制住他翻腾的情感。“我们会找到他的。”

 

 

 

*****

 

Spock从未如此感激过他能瞬间进行逻辑推理的大脑。“我相信他将会把舰长带回Jim寝室,”他咬着牙,和McCoy一起离开餐厅,走向Jim的房间。

 

“你怎么知道的?”McCoy听起来对他们的目的地持怀疑态度,但他仍跟上Spock一同穿过星舰基地。他对Jim的关心和忧虑是如此强烈,以至于Spock不得不升起了思维屏障。他本身的情绪已经摇摇欲坠,威胁着要吞噬他。医生的刺激只会让他的精神障壁雪上加霜。

 

“如果他对舰长下了药,那很可能是以性交为目的。他会需要有张床,那意味着是他或Jim的寝室。如果Jim已经产生幻觉,他会希望将舰长带离视线之外,越快越好。Jim的寝室更近。”

 

“符合逻辑,”McCoy承认,他们用近乎奔跑的速度穿过庭院。“该死的,我他妈恨死了Mitchell。每次他碰Jim的时候我都恨他。我希望把他的手指拧断。”

 

Spock决定他应该会学着喜欢McCoy。

 

他们冲进电梯,电梯带着他们上了七层。Spock在门开的瞬间冲出电梯,McCoy跟在后面。他们直接冲向Jim的寝室。 

 

它是锁着的。

 

Spock眯起眼。他用力键入Jim的通行码,心知这会警告里面的人他们的到来,但这扇门必须被打开,越快越好。

 

门滑开了—Gary Mitchell站在里面,堵住了他们的路。他伸开双臂,挡在门框两侧,清楚地表明要进来他们必须先通过他。

 

“Jim在哪?”McCoy愤怒地吼道,一把揪住他的前襟。“他在这吗?这次你对他做了什么,你这该死的变态?”

 

Mitchell忽略了McCoy瞪着Spock。“你怎么这么快就摆脱安保小队了?”

 

“Jim跟你已经结束了,你听到没?”McCoy咆哮着。“你给我离他远点!”

 

Mitchell对McCoy翻了个白眼。“我知道,我知道,大坏蛋Gary现在又欺负你哭啼啼的小Jimmy了,”他假笑着。“也许Jim喜欢粗暴。”

 

Spock低嗥着。

 

两个人类都同时惊讶地盯着他。Mitchell最先恢复。“为什么你不在禁闭室?你在袭击我的事上对保安撒谎了吗?”

 

“瓦肯人不会说谎,”Spock严厉地说,仔细听着室内Mitchell身后的动静,他的思维感应着Mitchell可能会有的想法。

 

“狗屁,”Mitchell吐了口口水,Spock听见他在想,操,他妈的这瓦肯人又毁了一切。“你说谎了。” 

 

Spock敌意的眼神迎上了他愤怒的目光。“我被询问我是否打了你。答案是否定的,我并没有打你。”

 

“你有,你—”

 

“不。我掐住你脖子然后将你扔了出去。”

 

“这是狡辩!”Mitchell吼道,“你明知道他们—”

 

 

哗啦!

 

Mitchell被迎面袭向他的力量撞飞向房间另一头,撞上了房间的桌子上,然后瘫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现在我是在打你,”Spock简短地说,踏入房间。

 

“我也想这么干,”McCoy嘀咕着,跟在后面。

 

Spock看向屏风后面—当他看到一个被堵住嘴的人躺在床上时,心跳到了喉咙口。

 

“Jim!”McCoy也看见了他,已经握着三录仪冲向床边。

 

Spock健步走到Jim身边,几乎跌坐在床沿。Jim平躺在床上,头来回转动着,他的眼睛睁得很大但没有焦距。他的瞳孔异常地放大。一块布包住了他的头,塞住他的嘴。他含糊不清地念叨着什么,听起来不知所云。

“Jim。”Spock俯下身,托起Jim的后脑勺撕下那令人厌恶的布料。它在他手中轻而易举地破了,他扔掉它,解放了Jim的嘴。

 

“粮食,”Jim说。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奇怪,语调发生奇异的变化,听起来异乎寻常地年轻。他的头仍旧在无助地转动着。“粮食。全都没了。”

 

Spock皱起眉头。McCoy疯狂地扫描着Jim的指数,摇着头。“好吧,他会活着,感谢上帝,但他的腮部该死的被麻醉了,”他严厉地说,向不远处仍旧昏迷不醒的Mitchell投去一个暴怒的眼神。

 

Spock拿出他的通讯器。“立即派一支安保小队到舰长的寝室。”

 

“是的先生。两分钟。”

 

“结束通讯。”他放下通讯器,“他被下了什么药?”

 

McCoy愤怒地喷了口气。“他被下了recormidone。”

 

Spock震惊地看着他。“精神记忆类倒退药物?”

 

“是的,它是完全合法的。医生使用于心理强化治疗,它会导致接受者基本上重新经历他们的记忆。”McCoy愤怒地咬紧牙关。“我猜Mitchell想让Jim重新经历他们的学院时期,那时Jim经常去见那个混蛋。让Jim回归倒退的状态能让他占到便宜。”

 

“名单,”Jim说。他直直地看向Spock,但表情茫然而空白。Spock知道Jim看不见他。他的瞳孔已经几乎吞噬了全部虹膜,黑色的瞳孔外镶着一圈细细的明亮的蓝色。“优生学。为什么?”

 

Spock一只手抚上Jim的前额。他冰凉而潮湿;摸起来很冷,流着冷汗。“我不相信他正重新经历他的学院时期。”

 

McCoy摇了摇头。“对。该死的我怎么知道他正在回忆什么。当药物被激活,接受者会很容易说话。如果他作为患者被给与了这种药物,那么医生可以诱导他进入应该回忆的那个时期。无论Gary在Jim被下药时说了什么,他已经被带得更远,目前被困在记忆中了。”

 

“粮食,”Jim呻吟着,“没有粮食了。”

 

“他这样会多久?”

 

McCoy叹了口气。“我不知道。药量下得过大,而且他是空腹摄取。起效得太快了,也许会持续几小时。”

 

Spock吞咽了下。他不愿思及Jim会陷入此种境地过长时间的想法。“你清楚瓦肯人拥有一定的心灵感应能力吧?我可以—”

 

“那太他妈的危险了,对他用你那个瓦肯巫术的话,”McCoy遗憾地说,“你可能被困在他的记忆中直到他恢复。”他叹了口气。“我讨厌这么说,不过我想我们只能让他自己走出来。它不会伤害到他,而且也不会持续超过六小时。”

 

Spock不喜欢这个想法,但他并没有申辩。他只是看着Jim。Jim的嘴角仍旧留着被勒出的红印,他正在缓缓地摇着头,就好像正处于恍惚状态。

 

“饥饿,”他说。“从来没这么饿过。”

 

Spock困惑地看着他。此时,安保小队冲进了房间,Spock站了起来。“把少尉带到基地禁闭室,”他严厉地说。“他给Kirk舰长下了药物。”

 

安保小队互相交换了个愤怒的眼神。“是的先生,”个子更高块头更大的那个说,Jim有时愉快地把他叫做“小蛋糕”。他把Mitchell无意识的身体抗在肩上,两个人一起消失在门外。

 

McCoy愤怒地出了口气。“谢天谢地。现在,如果我们能够—”他的通讯器突然响了,他抓住它。“这儿是McCoy。”

 

“McCoy医生,病房需要你!”是Chapel护士。“穿梭机事故,来了三个幸存者,全部处于危急状态。”

 

“该死的,”McCoy骂道。“马上就到。”他明显痛苦地看着Spock。

 

“如果Kirk舰长没有死亡的危险,那么逻辑上你应该参与抢救那些病人,”Spock果断地说。

 

“你说得对,”McCoy抿了抿唇。他叹着气从Jim床边站起来。“但是我恨—”

 

“我会陪着Jim,”Spock急忙说。“我会照看他。我不会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你确定?我可以让一个护士过来—”

 

“我会陪着Jim。”

 

McCoy看着Spock。

 

然后仔细地看着Spock。

 

“好我会的,”他平静地说,自言自语,仿佛他顿悟了一样。“好吧,Spock先生。你会留下来和Jim一起。如果他的状况有任何变化立即通知我。”

 

Spock简短地点点头。

 

 

*****

 

当 Mitchell和McCoy都离开了,Spock发觉他正和Jim单独待在一起。虽然并非他理想中的和Jim独处的情况,但Spock仍做了些能让Jim感到舒适的事,调整他的枕头并用湿毛巾擦拭他的额头。现在他坐在桌边,查看着Jim关于多倍杂交小麦研究的某块PADD。

 

“饥荒,”Jim突然说道,声音仍旧怪异地年轻。“粮食都被毁了...真菌...挨饿。”

 

Spock顿了顿,思考了一下。也许Jim正在重新经历他在学院的日子。也许他正在回想写他的那些论文。他将注意力重新转回PADD上。

 

“饥饿...尖叫。别哭,别哭。”Jim在床上翻来覆去。“你的父亲,Kevin,我很抱歉,我会照顾你—”

 

Spock在看的句子失去了意义。Jim听起来很焦虑。Kevin又是谁?

 

“受伤,受伤了...”Jim呻吟着。“饥饿...永不结束...粮食...真菌...没有了...没有帮助...星际联盟—从未。我们都会死。”

 

Spock放下PADD,放弃了好像在阅读的假象。Jim正经历的记忆听起来并不是一个美好的回忆。

 

“死去...死亡...挨饿...死亡。”

 

Spock在桌上敲击着他的手指,一个奇怪的从Jim那儿看过的人类姿势。他思考着躺在Jim身边是否会阻止他的恢复。

 

“不。不不不。”Jim的声音中充满了惊恐与害怕。他听起来更年幼了。“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他不会的...不会的...没有人会...不!”

 

即使Spock不应该与他精神融合,他肯定至少可以提供Jim身体上的安慰;把他忧虑的身体搂在自己怀里?

 

“怪物。”

 

这个词让Spock停住了。Jim的声音毫无疑问地充满了怒火。

“怪物,”Jim重复着,狂怒地指责着。“你这个怪物。你怎么—你怎么能?死亡,好多人死了。”Jim啜泣了一声。“怪物—刽子手—谋杀犯—”

 

Spock吞咽了一下。他站了起来,然后—

 

Kodos。

 

Spock僵住了。

 

他颈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如果他刚才听到的是他知道的那个—

 

不。那不可能。

 

然而。

 

Jim的关于应对饥荒的转基因粮食论文。他对于直接修改植物的遗传密码以增强其抗瘟疫能力的坚持。他进食时过于快速的方式。他储存食物的习惯。他对于Mitchell评论的严重反应。

 

即使在银河系的这个角落,二加二也等于四。只有一个合乎逻辑的结论,这恐惧几乎让Spock跪倒在地。“Jim,”他无助地低语着。

 

“Kodos!”Jim叫喊着,在床上翻滚起来。“谋杀犯,刽子手!无辜的生命,死了!谋杀!Kodos—”

 

在这一时刻,Spock来到床上,躺在Jim身边。他的手指正不可控制地颤抖着,然后搭上Jim脸上的融合点。Spock现在愿意为Jim承担任何融合的危险。

 

这一次,他将不允许Jim独自承受。

*****


评论(18)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