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川酱

【续翻】Bases loaded系列 第二章Full Count(中)(SK NC-17)

*****

 

Spock本计划立即重新开始研究多倍杂交小麦,但是McCoy声称需要借用Jim一个小时左右—人类是如此无法理解地不精确—所以Spock返回寝室独自研究,详细分析DNA序列编码并调查Jim建议的将植物基因改造为抗瘟疫的可能性。

 

和Jim分开已经有1个小时又58.623分钟了。如果他是人类,Spock也许已经挫败地叹息了,因为就他而言,被剥夺同Jim在一起的研究时间就如同被拒绝进行前***戏一样。

 

T'Pring去世后不久,Spock已经意识到他有多么渴望另一个婚姻链接。当Nyota突然结束他们的关系时,他几乎立刻被Jim Kirk吸引。公平地说,Spock知道无论他是否正积极寻求一个伴侣,他都会被Jim所吸引。Jim难以置信地诱人,并毫无疑问是个战术天才,而Spock曾幻想过Jim是否比他假装的更加聪明,因Jim曾经在象棋上打败过他一次。极度聪明,正如同Spock一样,是天赐的礼物也同样是个诅咒。当他为此而感激的同时,比同龄人明显更聪明往往也带来被孤立的经验。他很难与其他人进行接触和交流。

 

发现Jim关于多倍杂交小麦与基因工程的论文就像找到色***情作品一般。从开头段落开始,Spock就已经着迷了。他在几分钟内看完了整篇论文,以及Jim另两篇论文和四篇在学院时期发表的报告,由始至终想象着能够与这样的思想融合,拥有着那般认知水平和生机勃勃的人格魅力的思想。

 

在那之后,他在星舰基地找到了Jim,询问他那些关于多倍杂交小麦的论文并要知道为何他如此残忍地隐瞒他富有智慧的头脑。在经过一天的共同研究之后,Spock已完全肯定他找到了他的链接伴侣。余下的只是去赢得Jim。

 

3.981分钟之后,他寝室的门终于嗖地一声滑开。Jim踏进门,他情绪的力量如同海浪一样在Spock脑内翻滚。不安感。愤怒。受伤。Spock立即站了起来,“Jim。”

 

“嘿Spock,”Jim回应道。他声音中的愉悦听起来有点勉强,但他显然打算假装没有什么在烦扰着他。“没有我拖你的后腿,你进行得怎么样了?”

 

“与你共同研究多倍杂交小麦的速度是我独自完成的1.672倍。与拖我后腿相反。”

 

Jim耸耸肩。

 

“你看起来好像情绪很低落,”Spock观察道。“我们可以谈论一下吗?”

 

Jim的眼睛顿时睁大了,他赶紧说道:“不。不,当然不是。我没事。没什么好说的。”

 

Spock挑起眉,“这是你的回答?”

 

“是的。”

 

Spock缓缓点头,Jim显然不知道他面对的是谁。他不置一词地朝Jim迈了一步,把他圈进双臂,像公主抱那样把他悬空抱了起来。Jim愤怒地尖叫了一声,但Spock只是把他抱得更紧,低下头直到他们的鼻尖几乎靠在一起。“你试图关于自己情绪状态的撒谎已经失败了,”他说,凝视着对方近在咫尺的受到惊吓的蓝眼睛。“我并不像你之前生活中遇到的那些人一样容易被愚弄。”

 

“我—”

 

“并且我向你保证,你在我面前无需隐藏情绪。我无需保护自己的情绪健康。”

 

Jim眯起眼仔细打量他。“你需要把我像婴儿那样抱起来告诉我这些吗?”

 

“不,”Spock承认,享受着Jim微凉的身体在双臂间的美好触感。“但我发现抱着你让你吃惊才是让你真正听我说话的有效方式。”

 

 

“好吧。我现在全心全意听你说话了,所以你可以放我下来了。”

 

“我可以。但我不想。”

 

“Spock!”

 

“如果你告诉我是什么引起了你的情绪低落,我会考虑释放你的。”

 

“这是敲诈!”

 

“如果你喜欢。”

 

“你不可能一直抱着我的,”Jim挑衅地说。“你的胳膊会酸。”

 

Spock弯腰在他耳边低语道。“不。它们不会。”

 

Jim翻了个白眼,但是Spock捕捉到当他想起Spock的外星力量时穿过身体的情***欲火花。“是不是公主抱变成所有瓦肯男朋友的标配了啊?”他任性地说。

 

“如果我说是,是否会引起你的警觉?”

 

Jim在Spock并非否认时惊讶地笑了一声。“我怎么可能配得上这个呢?”他半认真地说。

 

Spock可以感觉到现在Jim的主导情绪是不安与自我贬低。“Jim,你为什么认为你不值得这样的关系?”Spock困惑地问。

 

Jim看向一边。“说真的,你可以放我下来了。我们不能像这么谈话。”

“我可以把你放在我腿上吗?”

 

。”

 

Spock不情愿地把Jim放下地。Jim整了整制服,然后一屁股坐在桌子边缘。Spock耐心地站着,双手背在身后。Jim伸手从桌上拿了个PADD然后手指向下划过那些代码行。“Jim。”

 

他抬起头。

 

“如果我没有得到解释,我将会再次把你举起来。你将很难让我第二次将你放下来。”

 

Spock的威胁让Jim有点脸红了。“只是...我高攀不上你(you're out of my league),Spock,”他安静地说,目光盯着PADD。

 

“超越了你的范围(Out of your league)?我假设这是另一个人类的类比,等同于性行为与棒球运动?”

 

Jim摇了摇头。“不。这意味着你对我来说太好了。”

 

“那是不正确的,”Spock毫不迟疑地驳回道。“达到我们之间如此高的兼容性需要我们同样适合彼此。”他俯下身快速地亲了亲Jim的额头,然后坐回到桌旁拿起另一个PADD,很高兴能消除Jim不安感的源头。

 

Jim注视着他。“就那样吗?”

 

“是的,舰长。就像这样。”

 

Jim摸了摸额头上刚才Spock亲他的地方。“所以你并不是因为跟Uhura分手才找我当备胎的?”

 

Spock抬头看着Jim带着一副防卫般的表情坐在他桌边。“我并不能完全理解你刚才的表述,”他坦诚地说,“但我最后可以宣布,你是我自己选择的此生第一个伴侣。对于我的选择我非常高兴。”

 

Jim眨了眨眼。

 

Spock递给他另一个PADD。“请检查此黑小麦特定菌株的染色体以决定它是否能接受从B24批次提取的抗真菌遗传物质。我有很多希望我们能在今天完成的内容。”

 

Jim慢慢接过Spock递来的PADD,后者正试图装作他没有因想到和Jim一起工作就已经半硬了。“你知道,和你在一起一点都不像跟其他人。”

 

“我希望最好不是,”Spock由衷地说,然后交叉起双腿。

*****

 

五个小时过去了,Spock听到Jim肚子里传来一阵低低的咕噜声,突然想起Jim需要吃饭。“你必须进食,Jim。”

 

Jim因为他说到食物而抬起头来,就像自动反应似的。“但是我很快就要取得突破了,Spock,”他哀怨地说。“我们可以做到的。你能想象一种不会受大多数已知瘟疫和真菌感染的谷物吗?它可以拯救生命。”

 

Spock挑起一边眉毛。“我可以听到你的肚子在叫,”他指出。“你并不能像我一样长时间忽视摄取食物。”

 

“你知道的真多,”Jim抗议,注意力又转回他的PADD。

 

“到餐厅取些食物并带回这儿来,”Spock建议道。“你只需要花大约12分钟。”

 

Jim噘起嘴。“好吧,”他最后说,直起身。“但是可别弄乱了我的PADD。”

 

“好像我会这么做似的,”Spock咕哝道,而Jim走出门外。

 

 

*****

43分钟过去了,而Jim仍没有回来。Spock知道,从逻辑上来说这里是个星舰基地,最有可能的解释是Jim碰到了认识的人。毫无疑问Jim现在正与某个旧识交谈。但Spock知道Jim有莫名其妙招惹麻烦的倾向——他也更清楚此时也在基地的是Jim的哪个旧相识。

 

他离开寝室,朝餐厅走去。当他沿着人行道穿过庭院的时候,他敏锐的瓦肯听力捕捉到了自上方传来的愤怒的声音。

 

“—总有一天会为了个瓦肯婊子抛弃你。他是濒危物种,Jim。当他决定繁殖下一代的时候不会在你这儿浪费时间的。”

 

“别把Spock扯进来,Gary。”Jim的声音含着危险的警告。“你要跟我瞎扯,好啊。但是Spock是比我们更好的人,他值得尊重。”

 

Mitchell粗俗地笑了。“他才不是人,他就是个电脑。今天早上我告诉过你,现在我再跟你说一次,他只是在和你乱*搞(he's just slumming with you)。也许只是听说你跟个发*情的婊*子一样饥*渴才决定享受一下你的屁*股。”

 

Spock在身侧握紧双拳,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迅速大步前进。Spock并不清楚乱搞(slumming)的意思。他也并不需要了解。昨晚他已经警告过Mitchell远离Jim,而Spock并不是只是说说而已。

 

“你错了。Spock并不是这样的,”Jim防卫地说。“他说我们在逻辑上是兼容的。”

 

“你相信这种废话?天啊Jim,你比我想的还蠢。他妈的,妓*女和付钱的嫖

*客都在逻辑上是兼容的。”

 

Spock眯起眼朝上看了看。他认出三楼开着的窗户处透出的两个人影。Spock朝电梯走去。

 

“你对Spock一点都不了解,Gary。”

 

“我知道你根本配不上他。回到我这儿来,Jimmy。”Mitchell的声调透着哄骗。“我们属于彼此。”

 

Jim喷了口气。“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是你唯一一个像憎恶自己一样恨着的人。”

 

Jim沉默了。

 

对Jim的同情和对Mitchell的愤怒在Spock血管里灼烧。他强压住自己的情绪,接着迈入电梯,对话声在他到达三楼之前停顿了几秒。电梯门打开后正对着寝室走廊。Jim和Mitchell肯定在Mitchell的房间里。他顺着声音加快了脚步,搜索正确的房间。

 

“你知道他的爸爸是谁吗?Sarek大使这名字有没有印象?他实际上是瓦肯王室成员。你真的以为他会带你回去见他父母吗?”

 

“他不能,你这个蠢货,”Jim愤怒地说。Spock从来没听见他如此生气过。“他再也没有家了,而且现在他双亲只剩一位。你忘记了他整个星球都被毁灭了吗?”

 

“总算摆脱了。”

 

Spock堪堪控制住猛然升起的愤怒。

 

Jim没有控制住他的。

 

随着一声咆哮,什么东西被打碎了。Spock听见家具被打碎的声音,骨头互相撞击的声响。他在一扇门前停下来,听到打架的声响从后面传出。门并没有滑开;它被锁住了。

 

“收回你的话,”Jim怒吼道。

 

Mitchell笑得让人恶心。“瓦肯王子和他的贫民小孤儿。你俩真他妈老套,Kirk。”

 

Spock扯下密码锁上的盖子,开始有条不紊地输入覆盖码,他的怒火开始转化为脑中某种危险而冷酷的东西。

 

随着另一声令人作呕的撞击,好像一具身体被粗暴地撞上了墙。“收回你说的关于瓦肯的话!”

 

“他知道真相吗,Jim?”Mitchell的声音十分阴沉。“关于你妈,还有Frank,还有你多彩的少年犯罪记录?”

 

“闭嘴,Gary,”Jim危险地说。

 

“他知道你加入星联前是什么样吗?你靠给Pike或者什么人口*交才离开爱荷华那个鬼地方?如果他知道他珍贵的小Jimmy就是个垃圾,一个屡次饮食失调患者?”

 

“饮食失调?”

 

Jim重复着莫名的侮辱,声音里流露出不加掩饰的震惊。Spock强迫自己加快手指的运作。

 

“你以为我们都看不到吗,Jim?你就像只饥饿的老鼠一样在寝室里偷藏食物?不管什么你都会吃?我知道那个瓦肯人看到了。我操,你死掉的老爹看见你往嘴里塞东西的样子都会死不瞑目,就像你是和妓*女和瘾*君子学的吃法。”

 

Spock重重拍下最后一个按钮,力道如此之大以至于它整个碎了。但是门仍旧滑开了,露出里面两个伤痕累累的人。

 

Jim的脸色变得惨白。

 

他站在离Mitchell不远的地方,颤抖着。他握紧了双拳,咬紧牙关以至于都能看得到脖子上的青筋。他弯下腰,摇摇晃晃地试图站稳,就好像他的肚子被打了一拳快要吐出来一样。

 

Spock快步踏入房间,“Jim。”

 

他们同时转向Spock的方向。Jim的蓝眼睛蒙上了一层不自然的闪亮的水雾。当他意识到Spock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时,恐惧在Jim脸上浮现。他一言不发地越过Spock,冲进大厅跑掉了。

 

Spock安静地站了一会儿,然后转向房间里剩下的人。Mitchell畏惧而挑衅地瞪着他,背靠着墙却没有跑。Spock朝他逼近。“你让Jim难过。”

 

Mitchell试图掩藏眼里的恐惧,但没有成功。“我不怕你,”他粗哑地说。

 

“你还记得昨晚我对你说了什么吗,上尉?”

 

Mitchell的呼吸如此急促,他的肩膀起伏着。“这他妈是个谎言,”他厉声说。“今早我读过了关于你的种族。你们他妈的都是和平主义者。你不可能真为了保护你的伴侣杀人,该死的骗子。”

 

Spock的知道他的眼睛已近乎全黑。“瓦肯人不会说谎,”他平静地说,步步逼近。

 

“骗子,”Mitchell又说了一遍,他的眼神疯狂地在整个房间四处游移。“没人会因为你弄哭了他们哭唧唧的小男朋友而杀人。”

 

瞬息之间Spock已经靠近了他,找准气管上方的位置用手死死勒住。“瓦肯人并非人类,”他咆哮着,掐着Mitchell的喉咙把他举离地面。Mitchell无用地抓着他的手,脚胡乱踢着,眼珠凸出。

 

Spock举了他好几秒钟,然后把他扔到地上,又给他增添了好几道伤痕。“你很幸运,我没有失去控制,”他不带感情色彩地说,跨过正躺在地板上拼命呼吸着空气的Mitchell。“接下来等着你的不会是好事。也许你该研究古代瓦肯人,才会明白在我和平主义的外表下你真正面对的是什么。”

 

Spock弯下身,用低沉的语调说了下一句话。“Jim现在是我的了。他在我的保护之下。如果你想要再跟他说话,我的瓦肯血统会将之视为一个挑战或者威胁。如果我将之视为对我宣为己有的伴侣的挑战,我会为他战斗直到你死亡。如果我将之视为对我伴侣的威胁,我会立刻杀了你。无论哪种方式,你都会死。”

 

Spock对上 Mitchell恐惧的眼睛。“之后不会再有更多警告。我相信我们互相理解了?”

 

Mitchell捂住喉咙,设法点点头。

 

“非常好。你可以活着。”说完,他便去追赶Jim。


评论(9)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