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川酱

[翻译] [AOS]Blood Heat 血热 (S/K 完)

Chapter 1
McCoy离开了医疗湾,脱下他的手套扔在生物危害垃圾桶里。他盯着他的PADD,再次翻阅着诊断记录,看到不准确的读数后说了两句脏话。它们肯定是错误的。

当他抵达舰桥时,他快速扫视了一圈这个区域,但是没找到Jim。Spock在指挥席上,双臂交叉在胸前,他抛给医生一个好奇的眼神,但是McCoy再度无视了他。

“该死的,”他咕哝着划动他的PADD细查着结果,摇着头。

来到舰长的寝室,McCoy用拳头背面敲着门。

“Jim,” 他喊道,张开手掌又拍了一次门。 “Jim!”

“神啊,” 门后传来一个声音,McCoy在门滑开时往后退了一步。

James Kirk穿着联邦的制式睡衣,而且据McCoy 所知,离舰长执勤任务结束还有六个小时。舰长眼下挂着黑眼圈,肤色苍白,脸颊上还留着淡淡的睡眠红晕。

“Bones, 你他妈在—”

“Jim, 我要跟你谈谈你的生命体征。这些读数全都错了—”

“Bones,”舰长使劲揉了揉眼睛,用手扒过头发。

“你在床上待着干嘛?你病了?”McCoy咬着牙看Jim翻了个白眼,“联邦指导规定,如果任何星际舰队官员感到不适—哪怕一点不舒服—他们都应立即向医疗湾报道!”

“上帝啊,我很好。为什么现在这么重要?你大老远从医疗湾跑来是要告诉我你的机器坏了吗?”

“我的三录仪没问题,Jim。你的读数不是。你的结果根本就不可能。”

“好吧,‘不可能’让我知道你的仪器一定是坏了。”

“Jim,听着。 我试着在上穿梭机之前告诉你。还有在装卸港。你的生命体征数据极度紊乱。它变得更糟了。这是我检查的第五次。而且在执勤时间你离开了舰桥—”

“Bones!” 医生闻言从他的PADD上突然抬起了头,看到Jim现在脸上愤怒的表情后他犹豫了。“离开这里!这是命令!” McCoy 后退, 门在他面前关上,PADD扣在胸口。



————————————————————
“我需要和你谈谈。就现在。”

Spock低头看着医疗官,不管他脸上是什么表情,瓦肯人点了点头,并没有提出疑问。

“Chekov, 你负责。”

“明白,我来指挥。”

他跟着McCoy穿过走廊,医生在一个储藏间前停下了,把他的PADD塞到他胸口。

“什—”

“先把这该死的玩意看了再说。”

Spock把PADD翻到正面迅速地浏览一遍。

“这是舰长的医疗报告吗?”

“这是我正在诊断的报告。注意到什么不寻常了吗?”

“看起来要么是你的PADD或是医疗器械出了故障。”

“该死的,我的仪器根本没出问题!”

“我也不相信我应该参与私人医疗记录—”

“哦老天—!” McCoy从Spock手中一把夺走PADD。“我已经检查这该死的东西五遍了,每一次他们都变得更加——靠不住。”

“这是一个医学术语吗?”

“看,它们变得更糟了,好吗?我去找过Jim,他差点把门甩到我的脸上,还命令我让他一个人待着。”

“我有一个理论,如果你允许我在你专长的学术范围内发表意见。”

“来吧。这就是为什么我来找你。它快要搞死我了,Spock,你要知道。这是我的最后手段了。”

Spock小心地把手背在身后,注视了医生好一会儿。

“根据你的读数,舰长也有和我们称之为plak tow的相似症状”。

“Plak tow?”

“血热。以前有人说过,如果一个人有移情能力,并与瓦肯人链接,那人也会感受到不完全的Pon Farr。我相信那就是舰长正在经历的。”

“Pon Farr?”McCoy目瞪口呆。

“这能够解释他神经化学物质失调,血压升高,还有古怪的行为。” 在 McCoy的目光中他补充道。 
“甚至对他来说(那些行为也颇为古怪)。”

“你不可能是说真的。”

“自从我们任务开始出发后几天,我就注意到了当我在场时...一些明显的反应。”

McCoy 瞪大眼。

“他不允许自己在我陪伴之下独自一人。我们的对话也一反常态地简洁。他还有另一些侵略性的举动同样也明显地反常。我相信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舰长一次仅能执勤几个小时。”

“天,我不知道已经糟到这种程度了。”

“你了解舰长, 他不想让你担心。他一直保持记录舰长日志,妥当地分配职责。我并不认为需要联系一位医疗人员。然而,根据他最近的行为的反应,我认为你对于舰长症状严重程度的描述是合适的。”

“‘共感情况下的链接’是什么意思?意思是和你绑定了,对吧?”

“考虑到我是这艘船上唯一的瓦肯人,而且根据舰长现在的状况很容易得出此种描述是准确的。”

“老兄。”McCoy摇了摇头,把他的PADD扔在台面上。“自打开始我的医疗训练我就没听过Pon Farr这个词。”

“自从我的星球被毁灭,你听到它的次数应该会更少。就我自己而言,我是用高强度冥想来度过的。”

“所以,Jim也可以用冥想来解决它,是不?”

“我觉得你的结论是极度不可能的。这种冥想的要求极其困难。即使对我星球的人民而言。”

“对你来说也是?”

Spock点点头。

“好吧,那么另一个结果是什么?”



————————————————————
“你会按我的要求做吗?” 瓦肯人问到,医生点点头,虽然仍在犹豫。

“你向我保证将会有安保人员在场。”

“他们在路上, Spock。”

“当务之急是房间不被打扰。”

“是,你告诉我了。”

“我向你强调了这个事实的重要性。我不希望我的手沾上血腥—”

“Spock。他们来了。我明白。你告诉我了,行吗?但是你到底想干吗?”

Spock给了医生一个不容置疑的瞪视,McCoy咽了一下。“我会承认我不知道。有三种可能的结果,但由于可参考数据的有限性,我不能借鉴得出准确的结论。但我知道如果plak tow发生了,舰长将会非常痛苦。也有死亡的可能性。”

“Jesus. 即使这只是…不完整的Pon farr?”

“是的。直到安保特遣队来临之前我需要你保护这扇门。”

McCoy 转身,显然很不安,但还是点点头。“好吧,明白了。”


随着覆盖码完成,Spock踏进门并且封好它。有什么从他内部喷薄欲出,他忧虑而迅速地意识到那是埋藏在他意识深处的东西—入侵者进入另一个男性领域的直觉。

Spock意识到他从未进入过这个房间。这是一种不可名状的感觉。完全不熟悉,而且不受欢迎。

“舰长?” 他对一片静寂呼唤道。




Chapter 2
舰长的寝室十分昏暗,从书架、椅子和角落里一株奇怪的高大植物处投射出异常的阴影。Spock扫视着广阔的区域,但当他捕捉到一丝轻微动静时为时已晚。

他往后退了一步,手从原本背后的位置放开,舰长在他侧面推了他一下,Spock差点在舰长再度动手之前来不及反应。

“你到底在这干什么,Spock?” 他没有喊叫,但底下藏着愤怒的咆哮使Spock听起来格外地大声。

“舰长,”Spock短暂地挣扎了一下保持镇静,双手在身侧保持静止。“McCoy医生请求我的协助。你显然不太好。”

“你不能就这么像走进自己房间似的闯进来!”这次他确实是在吼叫,瓦肯人咬紧牙,眼神掠过他的舰长的身形。

很显然,plak tow已经发生了。Kirk看起来病怏怏的,皮肤通红,头发浸满汗水。他也许已经病了,但看起来仍惊人地强大,肌肉鼓胀,姿态有力。他因为焦虑而感到痛苦,在通道的狭窄区域内踱步,盯着Spock,等着瓦肯人的回答。

Spock吸了口气,胸膛缓缓起伏,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人类。体内突然蹿起一股想要攻击Krik的冲动,强烈而迅速,他暴力地压制住了它。

“舰长,我并不欣赏你挑衅的行为。” 他设法平静地表述,哪怕舰长露出一个气呼呼的笑容。“这不是kal-if-fee. 并没有我们为之争吵的女性。没有我们要为之夺冠而获得的女性。”

“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讲什么。” 舰长停下了踱步,但是眼睛仍然一眨不眨地。“你需要离开。这是个命令。”

“我与首席医疗官同样认为此刻你不适合担任指挥。”

“哦胡说。我很好—”

“你正在经历的症状如果未能被解决将会导致你的死亡。这是一个严重问题,Jim。”

“哦,所以现在我是Jim了?”

“你没有听到我的话吗?这将导致你的死亡—”

Spock的手本来垂在身侧,他被Krik突然冲过来的动作再次吃了一惊。一个肘击打在他身侧,Jim迅速转身扫向Spock的腿试图绊倒他,但是瓦肯人横跨一步躲开了他的企图。

为一股不愿承认的理由而激怒,Spock拽住Jim衬衫薄薄的领口,掐住他的喉咙,砰地一声把舰长推倒在地毯上。


http://ww4.sinaimg.cn/mw690/6eff406fgw1f5sl3qbuq7j20c82jdqh2.jpg

这篇文大家一定要配合下面原文地址的两张图来看啊!超美味的!!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796956?view_adult=true&view_full_work=true



评论(11)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