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川酱

【授翻/AOS/SK】Logical Erotics 逻辑情爱 by EntreNous 第9章

Chapter 9

  


“Jim,”Spock挣扎着恢复意识,只听见自己的声音仿佛从远处飘来。

 

 

“我想你会问起他的,”McCoy的声音显得有些漫不经心。这些话听起来十分空洞,好像他们正在一个巨大而空旷的房间里一般。

 

 

“Jim,”Spock执意低语着,强迫自己睁开眼睛。他努力支起胳膊想撑坐起来,试图赶走流淌在四肢百骸中的疲惫。

 

 

医院,他在医院大楼里,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正躺在在上次醒来时的那间小病房里。而从传遍全身的感觉来判断,不久前有人曾给他使用了更多药物,让他衰弱无力——

 

 

“是的,是的,我听到了。全都是Jim,”McCoy说。虽然他语带讽刺,但声音听着还算温和。

 

 

Spock想要回答,但他再度失去了知觉。

 

 

Spock下次醒来的时候,M'Benga站在一旁。

 

 

“当你处于轻度恍惚状态时,瓦肯治疗师对你进行了两次单独的治疗性融合,”察觉他已经恢复意识后,M'Benga说道。

 

 

“治疗师...Vraang。”

 

 

M'Benga点点头。“我让她等到你意识清醒后再离开,但她回答没有必要,你的思维已经重新恢复了稳定。”

 

 

“符合逻辑,”Spock嘶哑地说。

 

 

“幸运的是,无论Vraang治疗师做了什么,都让你的肾上腺功能恢复了平稳,”M'Benga继续说道。他瞥了一眼生物床上显示的读数,拿出一个大概是关于Spock其他健康检测结果的PADD。“所有数值都已经恢复到正常水平。如果一切都按我们观察到的那样保持下去,就无需再对你注射更多药物。”

 

 

Spock一边听,一边吸气、呼气,感到他的四肢恢复了所有知觉;他再次缓缓吐了口气,M'Benga的话渗入他的脑海,一切都已回归原位。如释重负的感觉如此强烈,他不得不暂时闭了下眼。

 

 

“我的感知能力已大大增强,”过了一会儿之后他说道。

 

 

“好,好。”M'Benga在他的PADD上记录着什么,接着不合逻辑地将触控笔别在耳后,而不是把它插进PADD旁边的凹槽里。“如果几小时内你的数值能控制在这个水平,也就是说,如果你感觉没问题的话,也许今天我们就可以让你出院了。”

 

 

Spock坐起身,M'Benga帮他调整了生物床的位置,Spock朝他点头致谢。“没有潜在复发的可能吗?”

 

 

M'Benga露出一丝笑意。“我们还没有确定。事实上,你会提出这个问题,已经充分说明目前你的自控力有了多大改善。几小时之前,你甚至不能想象自己有什么地方有什么不对劲的。”

 

 

“然而确实出了些严重问题,”Spock说。“——Pon Farr?”

 

 

“的确如此。Vraang的看法是,那是面对压力和创伤的应激反应,而不是真正Pon Farr的开始。”

 

 

“我明白了。”

 

 

“非常幸运的是,瓦肯治疗方法和人类传统医学在你身上都起了很大效果,”M'Benga最后一次瞥了眼Spock的读数。“我或者McCoy医生会在大约半小时后回来检查一次。同时,如果你需要什么的话,可以联系护士。”

 

 

他向门口走去,Spock叫住他,“医生?”

 

 

“还有什么问题吗?”M'Benga转过身。

 

 

“其他情况——我相信你曾提到发生过和我类似的病例?如果你能告诉我它们是如何解决的,我将十分感激。”

 

 

M'Benga注视了他一会儿。“好吧,消息来源并非完全直接。但根据我尽可能收集到的信息来看,有一些患者在瓦肯治疗师的帮助下重新恢复了自控力。”

 

 

“其他人呢?”

 

 

“少数几个病例——极少数——似乎以死亡而告终。”

 

 

Spock感觉自己的心跳开始加速,但数周以来的第一次,他几乎可以肯定自己没有流露出任何不安的迹象。“所以如果没有治疗师的话,就没有治愈的希望了。”

 

 

“实际上,我无法肯定,”M'Benga缓缓地说。“根据有些记录表明,我相信有少数患者未能获得治疗师的帮助,而是通过链接来终止了这些症状。”

 

 

“一个链接?”Spock猛然重复。

 

 

“是的,”M'Benga肯定地说。“根据你曾说明的一些情况,你可能已经想到仅仅获得性*满足并不能解决问题。但根据我的理解,那些经历了伪Pon Farr的瓦肯人寻找一个特定的伴侣,一个思想契合能引起共鸣的人,伴侣之间建立的链接将自发地解除这种痛苦。”

 

 

Spock的双手几不可察地抽动了一下。现在他记起来了,他的手指按在Jim的psi点上,那纯粹的迫切冲动在他脑内低鸣着,想要完成他们思想之间的联结——

 

 

“记住,你已无需为那种极端结果而担心,”M'Benga急忙补充。“感谢Vraang治疗师的努力,以及McCoy医生从一开始就把你弄到这来的迅速处理,Boyce医生、McCoy还有我都可以肯定你基本已经康复了。你几乎已经完全恢复健康,已经不再需要医师的介入,不过为了将来谨慎考虑,你当然可以向她咨询。此外,危机过去之后,你已无需链接——当然,至少目前是没有必要的。”

 

 

“的确,”Spock顿了一下,说道。“谢谢你,医生。”

 

 

医生再次迈出门外时,Spock开口。“那...Kirk学员?”

 

 

“嗯,”M'Benga说。“我肯定你们俩有很多事要谈,少校。”

 

 

门在M'Benga身后滑动着合上,只留Spock独自被无菌室内嘀嘀作响的医疗仪器环绕。

 

************

 

 

那天快要过完的时候,Spock被宣布确实可以出院了。起初McCoy医生冲他怒吼,认为他不该独自回到公寓,所以Spock让了步,叫了一辆出租车,以保障安全。

 

 

的士司机试图和Spock闲聊,不过却没有成功,因此她哼起一首不成调的歌。车辆在熟悉的街道中穿行,把这个城市的著名地标与各式各样的星联纪念建筑抛在身后。

 

 

Spock将指尖搭在车窗玻璃上,出租车驶过下一个路口。离这儿不远,就是那个他和Jim在Pike的晚宴后相遇,并发生了争执的小公园。距这里两条街之外,沿着公路拐上一条高速,就可以到达他和Jim初次见面的俱乐部。如果他的车调转方向,就会来到星联学院的主校区,而Spock的办公室,是另一个他和Jim狂热幽会的地点。事实上,一旦进入校园,每个转角似乎都能把Spock带往曾遇见Jim的地方,他对Jim的思念和渴望无处不在……

 

 

Spock把手放下,端正地摆在自己的膝盖上,腰挺得笔直。上次和M'Benga医生对话的零星片段在他脑海中浮现。

 

 

寻找一个特定的伴侣。

 

 

一个思想契合能引起共鸣的人。

 

 

伴侣之间建立的链接将自发地解除这种痛苦。

 

 

链接。Spock的左手紧紧抓住右手,他低头瞪着它们直到指关节开始发白。Spock曾想过,他可能只会拥有最典型的瓦肯链接。这样的链接主要因为其存在的必要性,双方仅有一些最基本的相似之处。明知道绝大部分链接最终都会令双方满意,为什么他还期盼更多呢?

 

 很少有人期望找到一个天生具有良好相容性的链接伴侣,也几乎没人能有机会享受这样的链接。当然,Spock从未想过能找到一个思想与他合拍的人。

 

如果Spock确实恰巧与Jim之间存在如此独特的吸引力,那的确是一件天赐的礼物。一丝微弱的渴望爬上他的心头。如果能找到一名伴侣,与他的精神链接像他们之间的性*爱一般令人满意和兴奋——这不仅是对Spock生活的绝佳补充,更会给他带来无限的未来。

 

 

尽快追求一段这样的潜在关系当然是非常符合逻辑的。

 

 

“如果你在下一条街转弯,我们将会比预计时间提早2.08分钟到达,”Spock提高声音说道,倾身为司机指出路线。

 

************

 

 

Spock打开学院账号,有条不紊地把收到的信息重新检查了一遍,接着再次从头检视着他的个人通讯器。

 

 

没有Jim发来的消息。

 

 

Spock告诉自己,没收到信息并不意味着什么。他穿过起居室,调整了下摆在那里的瓦肯琴,把它放在惯常的位置上。

 

 

考虑到最好根据Jim过去的行为预测他的举动,那么比起用通讯器联络,也许Jim更有可能会亲自来找Spock,并表达对目前两人关系的想法。此外,Jim很有可能认为,Spock仍旧留在医院里等待恢复健康。鉴于McCoy对他们交往抱有的大体怀疑的态度,似乎也无法肯定他已把Spock的去处通知了Jim。

 

 

因此,从逻辑上来考虑,Spock应该首先联络Jim,说明关于他住院而产生的任何误解,并提出他们很快就可以面对面地交谈。

 

 

然而,Spock却犹豫了。Jim至今没有联系也许另有原因。Spock已经完全记起他们上一次见面时的种种情况;不可避免地,伴随着记忆的恢复,他迫切地想知道:Jim此刻的沉默,是源于最近他疯狂而又强硬举动的负面反应吗?

 

 

毕竟,Spock曾威胁过其他人,就像占有梦寐以求的宝物一般,把Jim拽向自己。在任何人眼中看来,他都变得越发有侵略性。Spock粗暴的行为很可能引起了Jim的疑问,追求这种越界的关系是合适的吗?

 

 

Spock拨响琴弦,它奏出一个悲伤的音符。

 

 

他强迫自己从乐器边走开。推测也不会带来更多的证据。他应该立即联络Jim,并直接跟他谈谈他们之间存在何种可能。

 

 

因此,他写了一条简短的讯息,在顾得上斟酌确切措辞之前便把它发了出去。

 

************

 

 

2335时,Spock确认今晚他可能不会收到Jim的回复了。

 

 

他的冥想比往常延长了17分钟,因而推迟了自己规律的深夜作息。显然时间的拖延可以归结为,他对终于能够充分地冥想而感到满足。然而,这么做也同样给他借口推迟睡眠,用来最后一次检查Jim是否联系了他。

 

 

在熄灭熏香并且收好他的冥想垫之后,Spock检查了一遍自己的各种通讯设备。Jim仍然没有回应。

 

 

 

对Spock来说,目前合理的安排应该是把这件事赶出他的脑海,准备入睡,并期待Jim第二天的回复。

 

 

在躺到床上之前,Spock穿过房间,径直来到衣柜边,并未费心掩饰自己的意图。既然他已下定决心,想要探索和Jim可能的未来,否认自己的目的已毫无意义。

 

 

他立刻找到了Jim的内裤,拾起它深深吸了口气。虽然只是看着它,把它握在手里,即使Jim诱人的气息已经散去,一丝兴奋仍沿着他的脊椎蹿升,他全身都因此而颤栗。初次邂逅那一晚Jim的味道,公园里Jim那赤裸的肌肤,图书馆书架边Jim散发着的诱人热度,仍旧久久萦绕在Spock的记忆之中。

 

Spock如何能够否认这件纪念物的意义,他追求浪漫关系、想和Jim亲密接触的冲动难道不是从一开始就暴露无遗了吗?他捏着手里柔软的布料,告诉自己应该把它放回抽屉里。

 

 

三十秒后,Spock把床罩拉回到通常空着的另一边,把Jim的内裤藏在下面。铺完之后,他照习惯躺了下去。显然,考虑到某种程度上他仍旧处于肾上腺系统紊乱的恢复过程当中,在此刻入睡不仅合适,甚至是必要的;因此尽管他仍感到烦躁不安,却依旧强迫自己平躺着,闭上眼,等待入睡。

 

 

要是他像往常那样,不久之后就陷入了睡眠,很可能就错过了那轻轻的敲门声。

 

 

Spock笔直地坐起来,翻身下床。他大步穿过房间,迅速来到门口,来不及询问是谁在外面就打开了门。

 

 

当看见面前空荡荡的走廊时,Spock不禁皱起了眉。接着他听到一阵迅速远去的脚步声,被地毯掩盖而难以听清。他辨明方向,冲了过去。

 

 

“Jim,”他恰好看到几缕金发消失在转角,喊道。

 

 

“哦。嗨,”Jim顿住脚步,转过身。Spock来到他身边,Jim紧张地笑了。“我只是——你知道的,刚好就在附近,所以,嗯。”他的眼神躲闪着,呼了口气,接着露出个有些懊悔的表情。“严格说来我不该知道你住哪的。呃,很抱歉?”

 

 

“这无关紧要,”Spock坚定地告诉他。“欢迎你的到来。”

 

 

Jim瞟了他一眼。“哈,我以为你会严厉责备我,因为我违反纪律或是黑进了——不,我没有黑过哪里,”他急切地补充道。

 

 

Spock的头往一侧偏了偏。他们会另找时间谈一谈这次Jim无意识的认错。“有更多相关事宜需要讨论——比如,之前我们达成共识避开对方,但此举往往是徒劳的。”

 

 

Spock想以此开头来过渡,解释为何自己避免见面的想法发生了改变。但在他来得及继续说明之前,Jim的视线落向地面,脸涨得通红。

 

 

很快,Jim抬起眼睛,虽然脸颊上仍旧泛着红晕,但他装出了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好吧。你是对的。显然我到这里来是个错误。我马上就走,让你一个人静一静。”

 

 

“我不同意你的提议,”Spock说道。“在你离开之前我们有更多要讨论的。”他的音量比实际上需要的大了点。

 

 

“好吧,你想要我求着你吗?很抱歉打扰到你,而且现在也很晚了,”Jim急促地说。“我考虑太不周到了,我真差劲。”他伸出手作出安抚的手势,不过与他安慰的态度及看似抱歉的话语相反,他的表情却隐隐变得乌云密布。

 

 

Jim,”Spock打断他,试图减少自己的沮丧。

 

 

Jim恼火地哼了一声。“但很明显,现在我必须走了,所以你不必感到烦心或是——”

 

 

附近的单元门打开,那家的住户一脸不快地看着他们。

 

 

“嘿!你们不能小点声吗?”他说。“已经很晚了!”

 

 

“我这就走,”Jim迅速说道。

 

 

“不,你不会离开,”Spock对他说。

 

 

Jim绷着脸笑了一下。“不,我真的要走了。”

 

 

“很明显,你计划把我叫到门口,并与我交谈。如果就这么离开是不合逻辑的。”

 

 

Jim张开五指轻轻扯了扯头发,仿佛感到烦恼似的。“人会改变主意的,你知道。”

 

 

Spock瞥了一眼仍在观望着的邻居,那人还在继续瞪着他俩。

 

 

“请随我回到我的公寓,”他尽可能平静地告诉Jim,不动声色地挡住旁观者的视线,示意着自己身后通往公寓的方向。

 

 

“没必要去那儿,”Jim说。“我只想,呃,和你约个时间,顺路去一下你的办公室或什么的。”

 

 

Jim慢慢朝出口的方向走去,虽然Spock并没有作出任何阻拦他的举动,但他可以感觉自己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如果有必要的话,他就会采取行动。“既然你已经到了这里,而我又准备好讨论问题,那么趁此刻进行将会是明智的。”

 

 

他们的旁观者不满地哼了一声。“对于两个不认为他们在谈话的人来说,你们真的应该学学怎么闭嘴。”

 

 

“窥探他人的私事并不合适,”Spock严厉地对邻居说道。

 

 

“你们就别在这拌嘴了,行吗?”那个男人恼怒地说道,门滑动着在他面前关上。

 

 

“我打赌他一定希望有扇门可以摔,”Jim咕哝着。

 

 

Spock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再次指了指他公寓的方向。

 

 

Jim叹了口气,耸耸肩,无言地朝Spock示意的方向走去。

 


修改了下,下边的文点这里~



还剩倒数三章,终于可以期待一路顺利进行到最后了,po主已然狗带……求回帖😂😂

评论(29)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