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川酱

【授翻/AOS/SK】Logical Erotics 逻辑情爱 by EntreNous 第8章

Chapter  8


“你要知道,你并不是轻得跟羽毛一样,”Spock睁开眼,就听一个声音这么说。

 


他眯眼看着明亮的光线,立即坐起身来。“瓦肯人的身体质量比人类的要重——”

 


“现在,冷静点,”McCoy对他说。他帮Spock恢复成靠坐着的姿势,垫了些东西在他背后。“好吧,好吧,我完全明白你有多重。我一个人把你死沉的尸体拖到这儿来。”

 


“什么——”Spock开口问道。“在哪——”他紧紧握住床边,身下好像是一张生物床。

 


一个年长的男人朝房间里望来,Spock警觉地稍稍往后闪了下。

 


“我的导师,Boyce医生,”McCoy粗暴地说。他挥了挥手示意这个人进来。Spock几乎没有注意到这位医生佩戴的指挥官穗带,而是浑身紧绷,以防需要迅速从这仍旧未知的情况中离开。

 


“少校,很高兴你恢复了意识,”Boyce说。他的声音听起来完全是温和无害的,但Spock仍旧无法挥去心头盘旋着的不信任的本能。不过,他的冲动并没有实际依据,Spock试图聚精会神地聆听,而不是想着制定撤离路线。

 


“我会来检查,但McCoy医生将会负责你的治疗,”Boyce继续说道。“到目前为止,他的工作做得非常值得钦佩。”


 

Spock的目光转回McCoy身上,对方正仔细地观察着他。


 

“还有咨询顾问Geoffrey M'Benga医师,McCoy医生告诉我,他已经对你提起过这个人了。你会在初步测试结果出来后见到他。”


 

"M'Benga," Spock迟钝地重复。他半倒回床上,用手臂遮着眼睛,挡住射入房间的刺眼的光线。“是的,我曾听McCoy医生说过这个名字。”


 

“不知道你还能记得多少我们的对话,”McCoy说,边用触控笔在PADD上记录着什么。


 

Boyce从口袋里掏出通讯器,对着屏幕皱起眉。“很抱歉,先生们。我一会就回来。”


 

年长的医生走了出去,之前与McCoy对话的相关事实迅速闪回到Spock脑中。Spock再次坐得笔直,扫视着整个房间。他伸出手,握紧McCoy的医师袍,把他拖得靠近了病床。“Jim?”他问,无法克制声音中透出狂乱的要求意味。


 

“控制一下你自己,贪心鬼!他就在外面的走廊上,”McCoy抱怨。他甩掉Spock的手,退开一步,好写完他的观察结果。


 

“他在这里?”Spock问。他努力伸头望着外面的走廊,但是他不大的私人病房的门是关着的。


 

“当然。”McCoy眯起眼睛。“你还可以见他一会儿。但在我跟你谈完,再取点测试样本之前你绝对想都别想。如果你又跟我发疯的话,整个交易作废。”


 

门又一次滑开,穿着蓝色制服的年轻男护士站在门口,McCoy对他点点头。“Chaudhry护士?那些是我们讨论过的其他样本吗?”

 


Spock没有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个护士,Jim离他仅几步之遥这一事实占据了他的全部思想。

 

 

他应该进一步质疑医生的说法,他是否真的做了一些令人意外的事。如果他真的已经“发疯”了,这发生在他失去知觉之前还是之后?的确,他为什么会完全失去了意识?为什么他感觉如此躁动兴奋?

 


然而,所有他想要说出口的疑问,都随着记起Jim已经近在眼前消失得无影无踪。虽然他对身处地点及他的治疗者们仍抱有疑虑,但Spock感觉他醒来后已能更好地控制自己的反应。不过,他的喘息时间似乎只是暂时的。一旦知道Jim就在附近,Spock便感到一股内心的冲动再度抬头。

 


“抱歉打断了你们,”Boyce回来时说道。他身后的门关了起来,Spock打量着那块区域。他将会设法摆脱扣留他的这些人,并立即去找Jim。

 


“Boyce医生,”McCoy咕哝着,看见Spock的监测结果后他的表情变得更严肃了。“他的读数又一次出现了剧烈波动的情况。”

 


“我们不能再给他开任何药了,现在他的情况非常危险,”Boyce说。

 


门再一次滑开。Spock的心脏重重敲击着他的身侧。Jim——但,门外出现的却是一个陌生人。虽然比McCoy年轻,那人也同样穿着接受星联军官培训的执业医师制服。

 


M'Benga看见了Spock。他向Spock举起手,摆出ta'al的问候手势。

 


意外地见到瓦肯问候礼分散了Spock的注意力,他不假思索地以相同的手势作出回应。“我想,你是M'Benga医生,”过了一会后他说道。

 


“又来了一次蛮荒历险记,(Stanley and Livingstone,一部电影的名字)”McCoy评论。

 


“少校,”在Spock来得及要求McCoy解释之前,M'Benga医生朝他点点头。“我了解McCoy医生和Boyce医生已经把病症的基本情况告诉你了。”

 


“他们只做了一些检查,等待着某些关于异常水平的检测结果。我假设他们希望查明最近我的非典型行为与之的联系。”

 


M'Benga望着其他两位专家。“先生们,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与Spock先生单独谈一会儿。”

 


McCoy头发都竖了起来。“Geoff,如果这事关他的治疗,我也应该留下来——”

 


“相信我,Len,我也打算毫无保留地告诉你所有他病情的相关细节。但我认为在这件事上,首先Spock先生应该享有一些隐私。”M'Benga瞥了Boyce一眼,只见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我觉得没问题,只要最后我们能得到所有详细信息。”

 


McCoy高举起双手,显然感到非常恼火。“好吧!我十分钟以后回来。别试图做多余的事,”他警告Spock。“我看到刚才你的眼神了!别想着偷偷溜出去。”

 


“Len,”M'Benga温和地说。

 


“好吧,好吧,我走,”McCoy抱怨着大步走开,Boyce迈着从容的步伐跟了出去。

 


只要一提到有逃脱的可能,Spock的思维就开始快速地运转。他当然知道趁此时逃走的必要性。现在,他脑中开始计划击败这些抓他的人的各种具体方案。考虑到只剩一个人留在房间里,Spock的目光转向病床左边的托盘桌。如果大力摆动它的话,产生的冲击毫无疑问将使M'Benga暂时失去行动能力——Spock可以趁机重新改编门锁装置,冲进大厅,找到Jim,然后——

 


“我可以坐下来吗?”M'Benga问道。他指指角落里的一把椅子。

 


Spock把注意力从手边可利用的武器转移到一旁的人身上。M'Benga摆出ta'al手势的记忆回到他的脑海之中——那渴望而又熟悉的家的感觉。

 


Spock侧了下头,表示同意。

 


M'Benga把椅子挪到Spock的生物床边坐下,PADD搁在膝头。短暂地顿了一下之后,他说道,“请了解,我明白瓦肯人一般不在外人面前讨论Pon Farr——”

 


在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之前,Spock就已经站了起来,一把扯下缠绕在身上的各种监测仪器,向M'Benga逼近。

 


“见鬼!”McCoy咆哮着冲进房间。一位安保人员紧随在他身后。“刚才我觉得他的指数已经够疯狂,但他现在简直是狂暴了!”

 


“没关系的,McCoy医生,”M'Benga告诉他。他示意那位警惕的保卫退到一旁。然而,那人仍然站在门口,谨慎地观察着Spock。

 


“瞎扯!”McCoy焦躁地指着显示屏。“再有任何迅速变化,他就会出现休克!还有你,”他喊道,指着Spock。“我们得把你约束起来吗?”

 


Spock勉强集中起控制力,摇了摇头。

 


McCoy面露怒容,但短暂犹豫了一下后他遣走了保卫。他粗鲁地将各种繁复的仪器重新连到Spock身上去,明显不愿接受任何拒绝。

 


“我可以继续吗,Spock先生?”所有测量仪器都回归原位之后,M'Benga问道。

 


Spock望向McCoy,等着他再度离开。然而医生双手抱胸靠在墙上,这副姿态无疑表明了他打算留下来。不过,至少当Spock坐在生物床边缘,却没有重新躺下时,没有人表示反对。

 


“我们不和外人谈论这些事情,”Spock最终说道。他的拳头握得如此之紧,以至于他感觉指甲都已嵌入了手掌。疼痛稍微让他清醒了一些。

 


“我理解你的缄默,”M'Benga说。“但我们需要确定如何最有效地给予治疗。而遗憾的是,这些信息对你的健康至关重要。”

 


当Spock注视着M'Benga平静的面容时,他浑身的紧绷不知不觉地开始流逝。但是医生的建议让他陷入了困惑。“不,这不是...这并非我的时刻。几年之内那个时刻也不会到来。”

 


“好吧,但是Pon——”随着Spock本能地咆哮,M'Benga清了清嗓子再度开口。“现在我们面临的情况是生物学上的问题。”

 


Spock瞪了M'Benga好一会儿。直到感觉站在一旁的McCoy动了动,他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回答。“无疑,这事关瓦肯生理学。”

 


“好的,我确定你的研究结果表明,通常自然经历的生理过程有时能够被其他事件所引发。经受巨大压力,肾上腺素水平过高,或是相应腺体功能的突增,某些事件导致的极度创伤,都有可能...”

 


Spock略微摇晃着坐在床边。M'Benga冷静又理智的处理方式让Spock觉得症状稍稍减轻了一些。他感到思绪上下翻涌,并试着以正常的速度运转。他脑中仿佛笼罩着一层迷雾,阻碍了他的逻辑推理,使得思维一片混沌模糊。但是,他仍然挣扎着集中精神,最终设法说道,“没有任何记载表明,在生理或精神方面受胁迫而承担压力的情况下,会导致某人时刻的到来。”

 


“嗯,这并不很常见,”M'Benga承认。“在瓦肯,经过源远流长的冥想练习和情绪控制,更不用说提倡订婚与链接的制度,这种情形几乎是闻所未闻的。但是对长时间驻留在别的星球,或是那些选择在别处安家的瓦肯人而言,那么,有足够的例子来证实这种情况的发生。”

 


驻留在别的星球在Spock的脑海中循环回响着,直到变成在他血管中敲打的急促的鼓点。他试图赶走急剧窜升的恐慌。这个推论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与在Cataclys上发生的一切无关——他的能力未受任何影响,能够镇定自若地处理所有事务;大量关于那次任务及其不幸发现的官方报告都证明了这一点。

 


M'Benga审视着一份调阅出的文件。“比如,当你在Farragut号任职期间所发生的事情。”他放下自己的PADD,望着Spock。“如果我能够这么说的话,Spock先生,吾与汝同悲。”

 


血液重重撞击着Spock的颅骨内侧,他甚至无法组织出一句合适的回答。他挣扎着阻止自己掩住耳朵,双手紧紧抓住大腿,以勉强保持镇静。

 


“亲眼目睹Cataclys上大量瓦肯人的意外死亡,”M'Benga安静地继续。“面对如此惨烈的巨大生命损失——我必须指出,经历这种悲剧的冲击是触发病情的主要原因。”

 


“你认为,由于那次任务的经历,Pon Farr的症状已经被我的——”Spock清了清嗓子。“被我的痛苦所引发。然而,我依旧可以控制自身的反应。我并不需要额外时间来处理这一事件。”

 


“我毫不怀疑你表现得十分出色,”M'Benga说。“然而问题还在这儿。你生物报告上的一切指数都表明,你已经开始了某种伪Pon Farr。”

 


“这是不可能的,”Spock固执地说。随着时间的流逝,保持平稳的呼吸对他来说已经变得越发困难了。“Pon Farr开始得很快。它并不仅仅影响Pon Farr者本身,而且也会影响到引发它的人。”

 


M'Benga点点头,虽然明显他并不同意Spock的猜测。“它正以一种缓慢的速度发展着;在这点上你是对的。然而你难道不觉得,你注意力的集中程度已经显著降低,性情变得唐突易怒,性*欲也大大增强了吗?”

 


Spock一条也无法反驳。因此,他保持着沉默。

 


M'Benga观察着Spock。“如果不加抑制的话,你所有的症状都会加速恶化。我的看法是,由于你并非正经历真正的Pon Farr,如果使用正确的药物,加上瓦肯治疗手段的配合,也许我们能够控制它。”

 


“不,”Spock含混不清地说。“不可能。我的情况已经持续了数周,而不是几天。而性*交并没有使这种状态得到满足。”甚至正相反,数次性*行为激起了他更强烈的想和Jim性*爱的欲望。“必须找到另一种解释。”

 


“该死的,Spock,我们现在只能照M'Benga的推测来做,”McCoy怒气冲冲地插话。“如果你不想接受这个Pon什么的玩意,想想Jim受到了多大影响!”


 

“Jim?”M'Benga问道。他与McCoy交换了一个眼神。“Spock,请问你是否已经与某人建立了链接?”

 


“不存在任何链接,”Spock挣扎着挤出一句话。他的头骨被疼痛穿透,他再也无法忍受,举起两根手指压住右边的太阳穴。

 


“他需要再加大剂量,快,”McCoy急迫地对M'Benga说。

 


“想想Boyce医生说的。在我们找到更多解决办法之前,不能再给他开任何药了,”M'Benga立即回答。

 


“Cataclys上的有些遇难者做出了同样的手势,”Spock自语着。

 


两个人同时转身看着他。

 


“什么?”McCoy问道。

 


“他们的手指着这里,”Spock说明,将手指扫过他太阳穴附近的psi点。虽然只是轻微地碰到皮肤,然而疼痛的感觉却在增强,好像一种有形的物体在他的头骨下面砰砰作响,源源不断地在敏感到能够辨别它的人脑内散发着一波波痛苦。“当然,这种姿势是不合逻辑的。寄生物对他们中枢神经系统的攻击无法被停止,从而造成病情急剧恶化,并伴随着剧烈疼痛。”

 


M'Benga的嘴微微张开,McCoy则瞪大双眼。“首席医疗官的报告上还有哪些细节?”McCoy问。

 


“这种姿势在非瓦肯人身上不具有意义,”他的声音听起来十分遥远,仿佛穿过一堵粘滞的屏障之后才传到自己耳中。

 


“有什么意义?”M'Benga问。

 


Spock盯着M'Benga,但一波波痛苦不断地在他的神经系统里肆虐,他眼前的景象开始变得模糊。狭小病房的淡奶油色墙壁变暗、变窄,直到变成了Farragut号上铁青色的走廊。

 


他们的星舰一旦驶入Cataclys的轨道,Coutinho舰长便同意了Spock加入首批登陆小队的请求。“我想不出有谁比你更值得见证T'Marek考察队的发现了,Spock先生,”Coutinho亲切地朝他挥挥手,目送他走上传送平台,和其他登陆小队队员站在一起。

 


Spock并没有觉得传送下去有什么问题。尽管Farragut号靠近Cataclys之后,一直无法建立通讯,但考察队队长几天之前刚向星联提交了一次常规签到。即使未能事先通知在那颗星球上的科学家们,毫无疑问当他们登陆Cataclys后,会有人来迎接他们。然而,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

 


“Spock?”McCoy打断了他。

 


“意义是,”Spock迟钝地重复,挣扎着唤回自己的意识。疼痛不再反反复复,而是变成了脑中持续的剧烈疼痛。他放下按住太阳穴的两根手指,紧紧抓住头的一侧。“我观察到尸体都全蜷缩着,考察队的每一位成员或是在他们各自的工作岗位上,或是在处理个人事务的过程中失去了生命。一些死者的手是这样摆的,好像在试图缓解痛苦。”他抬起眼,看见医生们全都盯着他,他们的身影在他眼前旋转着。“瓦肯人通常并不会表现出任何不适的迹象,这样的姿势表明他们的脑部正经受着难以想象的巨大折磨。”

 


“天啊,”McCoy喃喃自语。“所有的人都——”他摇了摇头,闭上嘴。

 


“他们留下的数据当然已经被找到了,”Spock说道。他觉得必须撬开自己的牙齿才能够说话。他咬紧牙关抵抗着脑中越发使他衰弱不堪的疼痛,但那也只是徒劳。“他们一丝不苟地记录了自己的观测结果。”

 


“谁会在意这些数据啊?”McCoy质疑着。“即使像你一样情感障碍的瓦肯人也知道,最重要的是人命,而不是事实和数据!”

 


“在被检疫隔离期间,就瓦肯科学院与全体科学界沉痛哀悼失去整支考察队的巨大损失这件事,我做了详细报告,”Spock急促地打断了他。疼痛在他的脑中急剧翻涌,敲打着每一根神经,直到他感到脑中的重击仿佛会把他敲得四分五裂。“你认为我轻视他们的生命吗?”

 


McCoy绷紧下巴,但他直视着Spock的眼睛说道,“不,Spock先生,我不这么想。我很抱歉。”

 


“希望一切都还好,”Boyce医生再次回到房间,他的胳膊底下夹着一大叠PADD。“我知道现在我们还在收集信息,讨论各种治疗方案。但根据McCoy医生和M'Benga医生的初步想法,以及我对初始检测结果的复查,我觉得最好立即准许瓦肯治疗师加入。当然,假设我们已经取得了少校的同意。”

 


“她到得真快,”M'Benga有些惊讶地说。

 


Boyce点点头。“显然你发给瓦肯领事馆的私人信息,促使他们同意了McCoy早些时候的请求。据我所知,Vraang治疗师是瓦肯驻地球方面的官方医疗顾问。我希望能尽快听听她的意见。”

 


支离破碎的对话片段穿透Spock的意识。他瞥向Boyce身后那条他片刻之前曾短暂见过的走廊。他必须到这个房间之外寻找什么,某个对他至关重要的人——Jim,他在心里补充,依旧注视着那里。

 


Jim是否就坐在房间另一边,等待着被允许进来?还是Spock必须得沿着一条条走廊不断地寻找,直到发现他的身影?又或许医院工作人员强迫Jim必须现在离开,而未加留意对Spock来说,找到Jim至关重要?Spock低低咆哮着,人类的听力却无法觉察。

 


“我完全同意,”McCoy说着,边敏锐地打量着Spock。



“我赞成,”M'Benga说道。“但我确实认为我们应该考虑给他准备额外的药物。想必Vraang治疗师可以尽快缓解Spock先生的痛苦,但如果她的心灵治疗不能立即见效的话,我希望能给他一些止痛剂。”

 


Spock小心地把手从太阳穴边放下,看着Boyce,注意到他就挡在门口。很显然,在Spock优越的瓦肯力量面前,没有人觉得能够有效地阻止他的逃脱。他移开目光,怀疑地注视着房间内的其他人。

 


他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以便重新评估目前的处境。如果他现在站起来,在其他人都认为他很虚弱的情况下,只要出其不意,即使三个人也无法击败他。他将会再等待45秒,然后——

 


Boyce不情愿地点点头。“好吧,医生们,但是未经Vraang治疗师的允许,我们不能给他开任何药物。”他转向Spock。“通常我不会在病人面前讨论这些事情。但我们都知道你具备专业科学知识,而且我不希望对你的治疗计划有任何保留的地方。”

 

 

Spock惊讶地看了Boyce一眼,对方脸上满是关心;接着他又看向另两名医生。每当McCoy和M'Benga从他们的PADD或是医疗仪器读数上抬起头时,他们的眼中都是同情的神色。除了对他健康问题的关切之外,任何人都没有流露出其他迹象。

 


“Spock,我明白你现在很难集中注意力,但是要经过你的允许,然后那个治疗师才能来看你,”McCoy咆哮着对他说道。

 


“很好。”Spock并拢手指搭成塔状,低下头,勉强凝聚起仅剩的控制力。他不得不大声说话,才能盖住脑中的轰鸣。“我同意。”

 


M'Benga的嘴唇动了动,但Spock无法辨认他发出的声音。M'Benga担忧地看了一眼Boyce,而Spock猛地把目光重新转向门口。如果他想逃脱,现在正是时机——不,在目前情势下这并不是合乎逻辑的反应。他需要考虑别人的关心,需要顾虑他目前状态不佳。他需要——需要——

 


“Bones,说真的,你不能再让我等下去了!”门再一次滑动着打开,Jim的身影终于出现在那里。他的制服皱巴巴的,扣得乱七八糟。望见生物床上的Spock,Jim脸上的表情明显放松了下来。“Spock,见鬼,你还好吗?一接到Bones古怪的神秘短信我就赶过来了,但是他们不让我进来。现在那边来了几个瓦肯女人在冲我瞪眼,所以趁护士过去跟她说话的时候 ,我就——”

 


Jim向Spock迈出一步,但是Boyce一声严厉的“学员!”让他停住了脚步。

 


“你是谁,你来这里干什么?”Boyce对他发问。

 


“我是James Kirk学员,先生。”Jim立正站好,但他的视线仍旧停留在Spock身上。他似乎把这当成了Boyce两个问题的回答,并不打算多作解释。

 


“Jim,你在做什么——快点离开这里,”McCoy的语气中满是催促。

 


“McCoy医生,”Boyce转向他的学生,严厉地说道。“我不得不怀疑你是否违反了保密协议,向这名学员透露了少校的病情。按照我的理解,M'Benga医生建议所有这些都必须严格保密。”

 


McCoy抿起嘴,似乎因为不打算回答导师的警告而咬住了脸颊内侧。“是的,先生,”他说道,声音十分生硬。

 


“我很抱歉,先生,”Jim说。“这不是Bones的——不是McCoy医生的错。这只是Spock和我——”他看着Spock,不确定地停了下来。

 


Spock目不转睛地望着Jim。他发誓,当他一见到Jim,就感到血液在血管里加速奔流。他需要闻一闻他皮肤的气味,他会舔舐着Jim的小腹,轻轻咬一咬他的腹部,分开他的双腿——

 


但是为什么Jim犹豫地停止了说话?Jim拒绝了他吗?是因为其他人吗?

 


怒气猛然上涌,那强大的力量让他几乎忍不住从生物床上跳了下来,宣告他的主权。

 

 

然而几秒种后,他脑中浮现了一个可怕的念头——难道不是Spock警告Jim,不能告诉任何人吗?难道宣称他们应当停止身体接触,避免不断升温的感情纠葛的,不是他自己吗?这清晰却又痛苦的认知让坐在病床上的他不禁感到天旋地转。确实,他曾让Jim和他保持距离——然而,Spock怎能错认他如此真切渴望着的东西?为何他竟犯下如此大错,想把Jim推向别处而不是留在身边?

 


Boyce叹了口气。“你和病人实际上有着正式关系吗?不是的话,把他的病情通知你是不合适的。他的医疗档案上并没有记录。”

 


“Spock?”Jim问,他心急如焚地看着Spock,然而声音却依旧坚定。

 


“我渎职了,”Spock窒息般吐出这句话。“Jim,ashayam,你必须原谅我。”

 


Jim脸上忧虑的神情顷刻之间变成了一种决意,他转身面对Boyce。

 


“Boyce指挥官,我道歉,”他坚决地说。“我会承担全部责任,请不要因为我违反规定而怪罪McCoy医生。但现在,我认为Spock非常需要我留在这里,好吗?”

 


“Jim,我们不知道是否真是这样,”McCoy急切地说,显然已经忍不住了。“也许你会把事情弄得更糟。”他朝Jim的方向迈了一步。

 


“不!”Spock咆哮着。他迅速动了起来,一把推开M'Benga,医生被撞得倒了下去——他的PADD啪嗒掉在地上,沿着地板滑到远处——Boyce试图抓住他,Spock避了过去,来到Jim身边,并立即将他护到自己背后,保护他远离McCoy,远离其他所有的人。

 


“待在那儿,Len,” M'Benga轻声叫道。“Boyce医生,你也是。”

 


“耶稣基督啊,”Bones嘴里念着,抬头望向天花板。但他站在原地,并没有继续向Jim靠近。

 


“Spock,请听我说。你必须离开Kirk学员,”M'Benga说。他维持着平静的声调,但仍含着一丝轻微的紧张。

 


“不,”Spock告诉他,他的声音低沉而又危险。

 


“这个学员是怎么来到大楼这一侧的?”Boyce的声音中充满了挫败。“他不应该越过这里的安保措施的啊。”看起来他似乎正考虑着向Spock走去,但在Spock发出警告的低吼声后,他投降地举起了双手。

 


“Spock,没事的,”Jim在Spock背后发出闷闷的声音,他被挤得几乎贴到了医院的窗户上。

 


“没有人能够碰你,”Spock发誓,怒视着所有的闯入者。他们休想打扰他和他的——他的——

 


“嘿,我保证,一切都会好的,”Jim低声说道,他温暖的气息拂过Spock的脖子后面。“如果这是你希望的,除了你以外,没有人能够靠近我。”

 


仿佛看到了事先约定的信号一般,M'Benga和其他人稍微后退了一些,不过仍旧没有离开房间。发现其他的入侵者似乎被他展示所有权的行为吓退以后,Spock勉强同意Jim缓缓从他身后挪了出来,靠近他的身边。

 


“这太不合常理了,”Boyce小声对M'Benga嘟囔着,不过鉴于他并没有作出挑战Spock的举动,Spock忽略了他无谓的抱怨。

 


“他们不会把你从我身边带走,”Spock轻声对他耳语,把他搂得更近了点。“你属于我,尤其是现在。”

 


“好的,我会在这儿陪着你。我向你保证——我哪里也不去。”Jim的喉结滚动了一下,迎上Spock的凝视,他的蓝眼睛明亮而又清澈。他的胳膊环绕着Spock的腰,轻轻地抱了一会,接着用一种舒缓的节奏上下抚摸着Spock的后背。他颤抖地呼了口气,再次靠向身后的窗户,Spock心甘情愿地贴了过去,想要保持这样的亲密距离。

 


“我们都只是来帮忙的,”McCoy谨慎的声音从他们身后的某个地方传来,但是当Spock发出含混的咆哮后,他又闭上了嘴。

 


“别说话,Bones,”Jim轻声命令他。

 


“好吧,又不是说我是个啥都懂的专家,”McCoy咕哝。“我猜现在这里是由Jim负责了。”

 


“看着我,”Jim坚定地对Spock说。他动了动,温柔地捧住了Spock的脸,随着姿势的变换,他们的目光再度胶着在了一起。“这就对了。”

 


Spock点点头,他的呼吸越发急促。他依稀看到Jim身后远处蔚蓝的天空,不过这不是他目前所关心的。他感到灼热的浪潮席卷过他的整个身躯,宛如置身炙烤般的烈焰,就在这里,唯一能够平息他欲望之火的人,是Jim,他的——他的伴侣。他已无法再拖延下去。

 


“看着我,”Jim告诉他。“吸气,呼出来。好的。太棒了。”

 


Spock勉力保持清醒,注视着Jim关切的面容,那闪亮的双眼,柔软的嘴唇,他感到一股强烈的喜悦——他的伴侣如此心甘情愿,如此全神贯注地凝望着他——其他人会嫉妒,会试着干扰他们,但Spock不会允许——Jim是优秀的伴侣,将会允许Spock做任何他想要的,正如一直以来Jim所做的那样,在他们结合后,他也将一直如此。

 


“你将会彻底属于我,”Spock告诉他。Spock举起手,轻触Jim的太阳穴,张开五指贴在传统的位置上。他从未对任何性*伴侣做出这种举动,期待使他的心头充满了激烈的狂喜。

 


然而,在他内心中却有一个声音,遥远而又固执地说着,不,他不能够这样做。他不能以这种方式占有Jim的思想,不能在Jim并未完全理解和接受的情况下,不能在他们之间还有如此多不确定因素的时候。然而,不联结他们的思想,没有Jim陪伴在他身边,Spock将如何生存?

 


Spock摇了摇头,强迫自己甩掉思维深处传来的异议。随着一阵揪心的疼痛,尖锐的痛楚在他的脑中四处回荡。他必须立即行动。“我的思想到你的思想,”他吟诵着。

 


Jim小心翼翼地望着他,表情中带着紧张。然而下一秒,他的视线瞥向Spock肩膀之后,微微分开了嘴唇。

 


顷刻之间,Spock便意识到了他的错误。

 


一股尖锐的刺痛扎进了他的脖子,他抗拒地吼叫起来。他眼中闪过被背叛的神色,倒向了Jim。而Jim轻声地叫着,“我的天啊,”他清楚他的伴侣并未背信。

 


“他妈的,等一下行吗?”有什么人同样也试图伸出手制止Spock,Jim厉声说道。他紧抱着Spock,他在说话,可声音越来越低,也越来越模糊。“对不起,Spock,我很抱歉...我不会让任何不好的事发生在你身上。”

 


随后,黑暗降临。

 


TBC

求回帖ε-(=`ω´=)


评论(35)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