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川酱

【授翻/AOS/SK】Logical Erotics 逻辑情爱 by EntreNous 第7章

Chapter 7


 


课程开始了。Jim把必需的电子咨询表格发送给Spock,Spock及时地处理了他的申请。


 


当Spock在一条人头攒动的走廊上遇见Pike舰长时,Pike朝他喊道,“很高兴你俩没问题了,Spock,”接着悠然地漫步走开。Spock并不急于纠正他的误解。


 


Spock负责指导选课的其余学生已经开始了各自的课程,虽然有的遇到了一些小问题,不过都在可预估范围内,都已经相应地解决好了。Spock的几位同事对他的教学计划很感兴趣,觉得他的方法十分可行。


  


很显然,没人了解在他看似镇定高效的外表之下,Spock感到自己正在缓慢地分崩离析,坍塌成散乱无序的微粒。再加重负担的话,他可能就会立即崩溃。


 


他无法冥想。汹涌的愤怒在他的血液中翻滚,他疲惫不堪,无能为力。他搞错了放东西的地方,失去了时间的概念。他尝试专心致志地工作,但总是被Jim和他们亲密接触的回忆所阻碍。他也难以入睡。


  


自 渎并没有像以往那般带来心灵的平静,尽管Spock越来越频繁地依赖这种行为。那缕延伸到Jim小腹的金棕色毛发,他汗水的独特味道,他放松地沉浸在愉悦中的面容——Jim的一切萦绕在他心头,他的痴迷日渐增长,阻挠了他所有集中精神的努力。在某些特别分心的时刻,他的思想无休止地循环赞美着Jim的种种品质,好像他准备创作一首瓦肯革命前的长篇抒情诗歌一般。


 


不过他可以想象,在外人看来他依旧能够承担职责。而如果他与人相处的态度稍微有些生硬、与学员的关系并不十分融洽,拒绝了同事提出的多次社交邀请——这一切并未引起别人的注意。




他周围似乎没有人能辨别他愈来愈摇摇欲坠的精神和生理状态。此外,虽然Spock可以列出一长串相识的人的名字,但似乎没有一个人能够听他倾诉烦恼。


 


也许Jim可以察觉他显露的细微变化,看出他内心的混乱焦灼。他们的相处时间如此之短,预测Jim能够这么做似乎显得有些奇怪;然而至今为止,Jim不可思议地准确掌握了Spock思维模式的诀窍,甚至可以猜出他偶尔展露的微妙幽默感。


  


Spock当然无法肯定,Jim是否已明白他面临的困难,因为他刻意避开了Jim。他的决心如此彻底,以至于有时在校园里,周围出现金发男学员时,他都会转过头去。当然,那些人可能并不是Jim,但这样冒的风险太大了。




然而,在他意志薄弱的时刻,Spock相信只要见Jim一面,就可以给他过度紧绷的身心带来极大的宽慰。如果他可以和Jim谈谈,哪怕是错身而过时的只言片语,也许就能平衡他的冲动,重归有序的生活。


 


他终于无法再忍耐了。


  


第一次纯粹出自偶然。Spock穿过学院主餐厅,经过一群叽叽喳喳地围在桌边聊天的学员。他发现Jim坐在人群边缘,一边听着旁边的谈话,一边看着面前一本摊开的老式教科书。


 


他们目光相遇。Spock难以察觉地点了点头,转过身,离开了宽阔的餐厅。


 


Jim跟了上来。


 

点我



那天晚上,他睡得比前段时间好多了。


 


然而,早晨当Spock醒来时,一个看似合理的计划涌入了他的脑海:他应当立刻找到Jim Kirk,说服他在双方都方便时尽快开始进行其他性接触。他大步走向公寓门口,打算马上提出这个建议,而后忽然发觉他竟还衣冠不整。


 


当然,等到他清醒了一些,他就忍住那股冲动,把注意力转向计划在今日内完成的教学活动和各项会议,以及他的个人研究项目。有好几次,他不得不强迫自己把精力集中在手头的事情上,免得又一次想起Jim挺翘的屁股。


  


他感到越来越烦躁不安,这种情况对他来说如此罕见,越发引起他的担忧。那天晚上,在心事重重之中,他选择了去科学图书馆,并不觉得自己还能够回家继续进行研究。


 


他并没有去普通阅览室占张桌子,而是在摆放着成堆资料盒的书架深处找了个僻静的角落。有一阵子,他能够集中思绪,并阅读了几篇学生交上来的论文。



 

房间里忽然响起另一个人轻柔的呼气声,Spock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忽略无关的声音,而是猛地抬起了头。Jim就站在那儿,似乎因为发现Spock而目瞪口呆——Jim吃惊是符合逻辑的,因为据Spock所知,很少有学生或教师会经过这块区域。


  


此时不可能有别人会打扰他们。Spock立即站了起来,伴随着椅子被推到后面发出沉重的刮擦声响,朝Jim走近。


  


Jim抓紧背包,睁大眼睛盯着他,样子就好像饥饿的塞拉兽偶然发现了一顿丰盛的plomeek大餐。“Spock,我——”他声音微弱地开口,接着清了清嗓子,“少校——”




“别说话,”Spock低沉地对他说。他把Jim抵在书架上,立刻张开手指伸入他柔软的头发。不只在最近偶尔才能勉强入睡的时刻,并且在和学生碰面、或听他的高年段同事喋喋不休地谈论着他们的研究方向时,他都向往着此刻发丝的光滑触感。




“Spock,你说过这不是——你说你不想——哦该死。”Jim艰难地咽了口口水,Spock解下Jim的包,单手抓住他的双腕,激烈地吻住了他。




在Spock品尝Jim的双唇时,信奉野性和热烈激情的古老高立克(Golic)诗歌从他脑海中掠过。“我发现除了你以外,我脑中再无其他,”Spock在他耳边喃喃地说,Jim仰起头,后脑勺地一声磕在了书架上,急促地喘息着。这形容显然并不完全准确;他仍旧能够短暂地将注意力集中在其余事情上,但他的思绪即将完全被Jim占据已是不争的事实。




他松开Jim的手腕,捧住他的下巴继续吻着他。




“你想去——”Spock稍稍退后了一些,Jim抓住机会开口。但spock立即打断了他,捂住他可爱的嘴,在他脖子不断落下一个又一个吻。





Jim半转过头去,含住Spock两根手指的指尖,伸出舌头轻轻撩拨,Spock低吼着更用力地把他按在墙上。好像没有空闲时间留给他们脱掉衣服。Jim灵巧的舌尖舔着他手指的时候,Spock感到彻底的欣喜若狂。这心醉神迷的感觉就像早期地球宇航员所描述的那样:透过狭窄的宇宙飞船那小小的舷窗,望见漆黑无垠的宇宙里闪耀着点点繁星。




他们衣冠整齐地厮磨着彼此的身体,Jim急切地吮吸着Spock的手指,Spock把脸埋在Jim留下淤痕的脖子边,不能自抑地发出一声低吼;他们就这样攀上了高潮。




直到通过全身的颤栗渐渐平息,他们的呼吸也逐渐恢复规律。




Spock把唇轻轻印上他的,Jim的喉咙里勉强挤出了一声哽咽。


 


他正要试图进行接下来这番无法避免的谈话时,Spock发现自己无法用标准语来表达。那种语言说起来似乎太刺耳了。相反,他在Jim耳边呢喃着亲密的瓦肯情话,手掌抚摸着Jim的身躯。他意图用那些语句抚慰他们彼此。从他退开时Jim微微疑惑但温柔的神情上来看,某种程度上他获得了成功。


  


Jim口袋里的通讯器突然响了起来。他并没有立刻回答,仍是稍带困惑地凝视着Spock,但很快它又响了。Jim抱歉地看了Spock一眼,终于掏出通讯器,紧接着它又显示了一条讯息。


 


“见鬼!”Jim瞥了眼信息,焦躁地伸手抓抓头发。“抱歉,听着,但我得去见Bones。”


  


Spock眯起眼睛,看着Jim手中的仪器。McCoy竟敢打断他们,Spock怒火汹涌,几乎想要把它夺过来捏碎。


 


“之前我说会在这时候去找他的。如果我不出现的话,他会过来找我,然后——”Jim抓起他的包,明显正极力用它遮住自己的裤子。


 


在离开之前,Jim显得有点无所适从地顿了顿,好像他有好些话想要表达;然而他什么也没来及说,就匆忙地离开了。


 


Spock皱了皱眉,紧抿嘴唇。他不应该介意Jim把一部分感情投入到与McCoy的友谊中去。他不该在意Jim到这种让自己越来越不安的程度;他应该停止这想法。然而...


 


前几次Spock和Jim一起享受释放后,他暂时获得了某种平静。当他反复思考Jim与医生的确切关系时,好像有一团黑暗的阴霾在他头脑中弥漫开来。似乎并没有确切证据表明McCoy医生是对Jim感情的竞争者。但尽管如此,Jim明显很喜欢他的室友。


 


也许他应该提醒McCoy,他对Jim的喜爱不应超过友谊的界限。当他们在办公室内短暂亲热的回忆涌入脑海时,Spock记起Jim曾经提到,McCoy已了解他们之间有过性接触的事。如果Jim的同学知道Spock曾努力避开Jim的陪伴,也许McCoy会把这当成一个信号,鼓励他尝试一些亲密举动——


 


Spock松开手边摆满资料盒的金属搁架。在他思考的同时,他已无意识地将一块搁板扭成了尖锐的角度,一些盒子因此而掉到了地上。


  


在急忙整理被他弄乱的东西时,Spock确定分散自己激烈想法的唯一途径,就是把思绪再度转到Jim身上。这种做法违背了Spock一直以来努力将Jim赶出脑海的尝试,然而他对Leonard McCoy的有些暴力的冲动明显是不合适的。因此,Spock暂时地放任自己回忆起Jim诱人的样子,以获得内心的平静。




因此,他放弃了研究的念头,收拾好物品返回公寓。那天晚上他冲了淋浴,想着Jim取悦自己——试着进入睡眠,继续想着Jim取悦自己——然而他在睡眠周期当中突然醒了过来,于是强迫自己收拾清洁房间,以便有效地消耗能量。然而,他只完成了很少一部分手头上的事,就丢下家务回到了床上,仍旧想着Jim取悦着自己。


  


直到他猛然惊醒,才发现自己睡着了,接着半是恐慌地意识到早已过了本该起床的时间。


  


无法想象,难以置信,他震惊而慌乱地急着准备接下来的事情。他很少需要依靠闹钟,但他的自我控制似乎受到了越来越严重的干扰。


  


他拖着沉重的脚步迈向校园。一旦到了那儿,他便向一名学生道歉,因为他错过了自己原本安排的一场面谈;那名学员则表示无需介意,声明她正好利用这段预料之外的时间来学习。然而,对于Spock而言,这样的错误相当令人不安;这种疏忽日渐增加,预示着更严重的遗忘及混乱事件的发生。


 


Spock试着有效地利用他的课间休息时间,然而却效果寥寥。他的脑中一片模糊,几乎无法集中注意力。在阅读了一段简单的备忘录三遍而没有记住里面的内容之后,他突然回忆起年幼时,他的人类表兄告诉他的关于魔法咒语的有趣传说。在他们到访期间,Spock驳回了表兄不合理的描述,但他拒绝相信超自然事件的存在让他表兄伤心得哭了起来以后,他的母亲便禁止他表达自己的意见。


 


而现在,Spock的目光不停地在蜂拥着赶去上课的学员们之间穿梭,寻找着一个独特的金发碧眼的人类,但却徒劳无功。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着了魔。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某种变化在他身上悄然发生,把他变成了一个自己都认不出的人——一个没有逻辑、不守秩序、无法自控的野蛮生物。


 


那天有好几次,当其他人在校园里走得离他太近时,他并没有只是让出路来,而是发出低低的咆哮声警告他们离开。这种情况发生了三次以后(以路人飞快溜走而告终),Spock把自己锁在办公室里,胸膛不住地上下起伏着,直到稍微镇静下来之后才离开。


 


他认为自己还算幸运,因为到了科学实验室规定的工作时间,他已及时恢复了少许平静。但在进行数据分析之后不到三十分钟,他的头就开始嗡嗡作响。他尽可能试着将注意力集中在实验结果上,却发现无法专注于手头的工作。他能做的一切似乎只是徒劳地将手指紧按在两侧太阳穴上,试图阻止不适感。他没有待满预定时间就离开了。


  


他走到校园的绿地上,脑中盘旋着进入Jim所在课堂的狂热念头。此刻他能够毫无困难地记起Jim的日程表,就好像是他自己的一样——以他目前无法专心的状态而言,也许要比自己的行程更加熟悉。

 



毕竟,Jim拥有学术方面的杰出天资,意味着在许多人眼里他并不需要出席每一堂课。Spock通常会建议这样有天赋的学生无论如何都要参与课堂,以便学员能够巩固自己的专业知识,并提高同事的教育经验。但以Spock目前的状态而言,似乎已足够为Jim开个先例。他对Jim的渴望以指数级增加,此刻几乎已压倒了一切。



 

他的脑海中仿佛展开了一幅戏剧场景,他即是观众,又是表演者。


   


他会站在教室门口,向Jim示意。虽然讲师可能会因为被打断授课而感到有些恼火,然而如果是Spock的要求,毫无疑问她会让Jim出来。


 


Jim一旦踏出门口,英俊的脸上就露出疑惑的神情,而Spock会握住他的手臂带他离开。“Spock,搞什么?”Jim或许会问,声音中带着怀疑。也许他会反抗Spock的钳制,因此而跌跌撞撞地挣扎一阵;但Spock不会让他跌倒,因为Spock将永远保护Jim的安全。


  


Spock想象中他们的举动就像他曾看过的全息电影一样,忽然间就转移到了下一个地点。只不过几步,他们就来到Spock的公寓,舍弃了现实世界的一切局限与逻辑。


  


在那里,Jim无疑会等待着Spock解释,他们为何会如此匆忙。


 


但他又该怎么解释呢?Spock也不确定自己是否拥有正当的理由。他只知道他已为Jim而着迷,每一次脉搏的跳动、呼吸间的胸膛起伏,都以彻底拥有Jim为唯一目标——拥有他的身体,他的情感,他的思想,他的灵魂。他想象自己饥渴地吻着Jim,拥着他退向卧室,让他远离其余的人,保护他的安全,让他完全属于Spock。


  


Spock在一棵大树的树荫边停了下来,稍息了一会儿,努力平息他躁动的思绪。他当然无法实现这个幻想。他一开始抱有的狂热想象使他困惑不已。


  


他强迫自己深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来,总共数了二十次。当呼吸终于恢复了平稳,他把手撑在一旁的树枝上,稳住自己。


 


有一对情侣坐在附近的长椅上,手牵着手一起学习。其中一名女性正看着她的书,边把她们牵在一起的手举到唇边,心不在焉地亲吻着伴侣的指节。


 


听到Spock在焦虑的重压之下折断树枝的声音,她们惊慌地抬起头。


  


如果Jim和别人也有类似的互动怎么办?Spock拒绝与他亲密接触很久了,他冒了太大的风险。他必须尽快赶到Jim身边——把他带离课堂是唯一符合逻辑的选择——为了节省时间,他会边在内心谴责自己,一边不加解释地要求Jim的陪伴。当Jim已经属于Spock的时候,他又需要说明什么呢?


  


地面在他脚下震动,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促。最后,他用冲刺的速度奔到Jim所在的教室附近。


 


离建筑入口只有十几步了——九步——八步——接着,有什么人抓住了他的肩膀,咆哮道。“哦不,不行。我和你有话要说。现在,我们可以在这谈,每个人都能看得见。或者我们可以找个地方私下聊一聊。”


 


Spock转过身,看见Jim的密友Leonard McCoy医生,医生在Spock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发现了他。他怎么连有人接近了自己的个人空间都没在意呢?他变成了一个怎样的瓦肯人?


  


他脸上一定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因为McCoy看起来吃了一惊。然而很快,医生又恢复了通常那副怒容满面的模样。“我们走,”他吼道。


 

 

他大步走开,留Spock跟上。


 


Spock像做梦一样随着他走去,但掠夺的欲望随即席卷而来。现在是淘汰竞争对手的好时机。如果Jim垂青的不是Spock,这个男人也将不会在选择之列。Spock会击败他,把他钉在地上,折断他的脖子——


  


“这里就行了,”McCoy咕哝道。他在两栋建筑之间的空隙间停了下来,转过身。


  


Spock耳中回响的轰鸣警告他立即挑战McCoy。他具有优势。他将熟练运用一系列Suus Mahna(一种古老的瓦肯武术,需要数年的修行)使敌人失去攻击能力,直到他找到武器解决面前这个人。


  


McCoy转过身皱眉瞪着他,双臂交叉抱在胸前。“嘿!你在注意听吗?”


 


Spock中断了自己黑暗的思绪,盯着McCoy。起初他觉得自己的视野因为怒气而变成了红色,比瓦肯星上的红色沙漠还要鲜艳;随着他痛苦地驱散脑中的眩晕,把模糊的视线集中在眼前,他看到了McCoy穿着的红色学员制服。


 


花费了极大努力,他点了点头,勉强控制住自己攻击McCoy的冲动。


 

 

“现在,听我说,仔细听着,”McCoy宣布。“你的行为不像我听说过的任何瓦肯人。但我他妈的不在乎到底怎么了。我关心的是Jim。你干扰了他的注意,把他当成某种玩物一样对待——而我不会容忍。”


  


“我没有,”Spock粗哑地说。他清清嗓子。“我并非把他当作玩物,”他强迫自己平稳地发出声音。


 


McCoy眯起眼睛。“据我了解,这就是个天大的谎言。他终于坦白了最近一段时间你随意对他做的种种事情。在我看来,你的突然兴起把他给搞糊涂了。即使这种关系严格来说并没违反星联规则,但必须采取行动制止导师滥用权力——”


 


“你不会干涉,”Spock立即说道。他的血液宛如血管中翻腾的冰水。


  


“我不会就见鬼了!”McCoy怒吼着。“你不能随便跟他乱搞一通,然后再一次又一次告诉他离你远点!你这是在强迫他做不健康的事情!”


  


Spock感到自己脸上掠过一阵残忍的笑容。“我向你保证,我没有勉强他。我们对快感的追求完全是相互的。”


  


McCoy僵住了,但并不是因为Spock狂野的言语挑起的恐惧。相反,他的怒气仿佛在一瞬间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医生职业化的审视。榛绿色的眼睛专注地观察着Spock,评估着他的情况。


 


“上帝啊,看看你。简直是一团糟,”McCoy最后开口,像是被他简短评估的结果吓了一跳。



 

Spock威胁地露出牙齿。他握紧拳头,准备给予这个竞争者最大程度的打击。


 


“好吧,你知道吗,也许我对你到底怎么回事有点感兴趣,”McCoy说。他从口袋里取出某种扫描仪,开始用它检查Spock。


 


 “我并未委托你对我进行检查,”Spock说。“尽管你可能已取得了行医执照,但你身为这所机构的实习学员,我并不赞成——”


 


“是啊,是啊,等一下,”McCoy怒声说道,检查着读数。


 


他应该进一步反对,Spock明白。但他瘫靠在附近的墙上,让背后的建筑支撑着他的部分重量。他可以轻易击败这个男人。另一方面,他觉得他正在持续地发热,力量在不断地流失。


 


“好吧,我知道你的读数不应该和人类在同一水平,”McCoy皱着眉对着他的仪器半是喃喃自语地说。“但就算没带外星生物学笔记,我也可以肯定地说,你的读数已经远远超过瓦肯人的正常范围了。”他敏锐的目光扫过Spock的脸。“你有些地方非常不对劲,少校。”


 

 

出人意料地,一阵巨大的宽慰传遍Spock全身。确实,他脑海中的一部分仍在喧嚣,对这名潜在的干涉者的话提出怀疑;但是占据他意识的更大一部分,连日来因他思维及举止方面的欠缺而烦扰不堪的那部分,感到一阵感激的眩晕。




“现在,在我看来,你那该死的非瓦肯举动和这些奇怪的读数是有关系的。有人可以确诊你的状况吗?”McCoy问。“有没有你曾经见过一两次的,熟悉瓦肯人特定健康问题的医生?”


 


Spock摇头。“这里的医疗人员了解瓦肯健康方面的基本原理。但目前学校里没有专家能够为我的这种...异常行为提供咨询。”


 


“至少你承认了你的行为非常怪异,”McCoy嘲弄地哼了一声。不过,又瞥了Spock一眼后,他闭紧了嘴,迅速收好扫描仪。“好吧,我认识个比我高一年级的同学,M'Benga医生,他不久前曾在瓦肯接受过医疗培训。如果没人能搞明白你是怎么回事的话,我想让他来帮忙做点事。不过,我需要你的许可。”


  


“好,”Spock嘶哑地说。“不管是什么——不管你觉得谁能帮得上忙——好的。”


 


“也许我们还得联系瓦肯领事馆,”McCoy边说边在他的通讯器上迅速敲出一条讯息。“看看他们是不是能派出几名治疗师。没问题吧?”


 


Spock更明显地倚靠在墙上。“在我同意之后你可以自行考虑。”


 


“哦,太好了,”McCoy嘀咕着。但当他发完了信息,合上通讯器后,他看起来既专注又能干。


  


Spock开始闭上眼睛,难以解释地对McCoy医生粗暴的态度感到安心。


 


“你知道,也许我可以跟Jim谈谈这件事,”McCoy说。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太寻常,好像带着回声。“如果你不想的话,我就不和他说。无论如何,我只会最低限度地向他透露你出了什么事。我知道实际上他没有真的在...和你联系。但就我看到的来说,他已经被你的事搅进去了。”




Spock脚下的大地在颤抖,他仿佛从一个遥远的地方思考着,他没法站稳的原因是否因为发生了地震;他迟钝地反应出McCoy在说话,然而他不能理解这些话的含义,只是抓住了那个仿佛命脉一般的名字。“Jim,”他粗哑地重复。



  

“噢,见鬼,”他听见一个暴躁的声音,然后整个世界陷入了黑暗。



TBC


评论(25)

热度(99)

  1. AveCher香川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