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川酱

【授翻/AOS/SK】Logical Erotics 逻辑情爱 by EntreNous 第4章

之前修改第4章的时候不小心被弄屏蔽了T T

只好把以前聊天的帖子用来补档~


Chapter 4


 


Spock抵达校园,来到为全体学员及导师庆祝预备期结束的多功能室,扫视着整片场地。他看见几名已经有过接触的学员,当他们发现Spock时,除了有一名学员看起来有些紧张地涨红了脸之外,其他人都友善地朝他点了点头,不过并没有邀请他进一步互动的意思。


 


Spock缓步穿过人群,向其他几名教员打着招呼。有许多人聚集在桌边,负责餐饮的工作人员正在那里分发饮料。最后,他遇见了一名外星语言学教师,她似乎经常对他抱怨瓦肯人不愿意使用隐喻性 语言。在礼貌地询问了她配偶的健康状况,并谈论了她最近参加的一个语言学会议之后,Spock正打算继续往前,发觉这时有人来到了他身后。


 


“Spock先生,你来了,”Pike舰长愉快地说。“Punifra中校,”他朝Spock的同事点点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Spock少校,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不等回答,Pike就转过身,显然希望Spock能够跟上他。

 


 

“你的课程准备得怎么样了,Spock先生?”他们一起穿过人群,Pike问道。 


 


“此刻我已为学期开始做好充分准备,”Spock告诉他。Pike继续向前走去,Spock皱起眉,试图确定他们会在哪里停下。当然,Pike主动找上了他,无疑避免了耽搁过多的时间。那么,Spock也可以早些证明自己的参与,按照推测,他也能够更早离开。但是,Spock原本只打算在Pike转向其他客人之前,与他进行简短的交谈。他并未期望展开一场有深度的私下交流;他们的行动却越发表明了Pike正希望如此。


 


也许,今晚Pike打算与所有新导师进行谈话,Spock在他们来到大厅里人流较少的一块区域时思考着。一位像Pike那样以自己的人格魅力而自豪的舰长,花点时间与每位尚未开始授课的教师单独交谈似乎是符合逻辑的。 


 


“‘充分准备’——你当然会了,”他们终于停住脚步,Pike答道,真诚的语气中仿佛含着一丝轻微的笑意。他转过身凝视着Spock,目光显得越来越严肃。“你还好吗?” 


 


Spock微微张了张嘴。Pike舰长自然不可能发觉,Spock最近尽了很大努力恢复他通常擅长的专注能力。大多数人类不够警觉,不能立即察觉瓦肯人的衰弱。不过,作为一名人类,Pike舰长具有非同寻常的洞察力。然而,他仍不可能获知发生在Spock与Kirk学员之间的事,或是觉察Spock近来的忧虑。 


 


“我是指,经过在Cataclys上发生的一切之后,”Pike继续说道。“最近我看了那些报告。” 


 


“我明白了。”Spock任自己顿了一秒,掩饰住他的困惑与宽慰。显然,舰长只是在询问Spock自Farragut号最后一次任务结束后是否安康。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尽管Spock已经了解有关那场任务的悲剧事件,但他并没有因此受到影响和动摇。Pike提及此事可能只是一种礼貌但不必要的问候;人类在发生重大事件时会倾向于这么做。 


 


Pike似乎正等着他的补充。“我的智能基本未受影响,”Spock说道。这一评估事实上已接近精确:Spock能够自如地运用思维,至少,他的技能水平仍旧是稳定的。 


 


Pike仔细地打量了他一会儿,表情中充满了同情。“很高兴听你这么说,Spock先生。” 


 


尽管他很感激Pike的善意,但Spock有股冲动想让Pike了解,其实这并无必要。然而他并未开口,只是希望他们能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以便可以转移到Pike希望谈论的其他事情上。 


 


这个计策似乎取得了成功。很快,Pike的语气变得轻快,标志着话题的转变。“好了,我把你拽到这儿来是为了这个。我确定新学期你已经有一大堆要应付的事情了,但如果我给你增加点别的负担,你会不会介意?” 


 


“虽然在答应之前,我希望得知更多信息,然而你已经了解我承担的职责以及能够处理的事务,我已倾向于同意你的请求。” 


 


“好样的(Good man),”Pike夸赞他。“或者说,好瓦肯,”他微笑着迅速纠正自己。虽然看起来他是那种喜欢用简短肢体语言表达赞许与友谊的人,但他仍旧礼貌地克制住了不必要地碰触Spock的行为。“我知道你已经同几个学生会过面了。” 


 


“一名学员对与瓦肯有关的外星文化特别感兴趣,三名学员宣布他们选择了与我类似的科学专业,”Spock在Pike停顿时说道。 


 


“好吧,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希望你再带一名学生。他有点像是我的一个私交,但是这个学期我没有很多额外时间来留意他。” 


 


Spock皱眉。“监视?这名学员需要处于某些监视措施之下吗?根据你的简述,恐怕我需要你提供更多有关可能的违纪事件的信息。” 


 


“看,正要说到这个,”Pike表示同意。“我觉得搞不好哪天他就被搅进一两个麻烦里去了,尽管他已经跟我该死地保证过无数遍。”奇怪的是,Pike似乎对该名学员成为麻烦制造者的可能性颇有兴趣。“我希望看到他最终表现得非常出色,”他继续说道。“但目前他表现得比我期待的还要更...勤奋好学了。” 


 


“这是值得关注的原因吗?”Spock询问,疑问地扬起一侧眉毛。“我认为养成良好的获取知识的习惯是一项令人钦佩的特质,而不是令人担忧的理由。你确定这名学员需要特别监督吗?” 


 


Pike笑了。“在他身上,哪种情况都有可能发生。而且说实话,虽然我打赌他肯定会说他不需要特别关注,实际上他仍然会乐于接受的。只管告诉我和那样的学生碰面是否合适。” 


 


虽然根据Pike提供的细节,Spock未能预见需要他加以指导的迫切需要,但听起来这并不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实际上,他可能会觉得与一位近来表现专注的有前途的学生相处十分有益。“我乐于提供帮助。” 


 


“好极了!那么——” 



 

“Pike舰长,”一个餐饮承办人打断了他,瞥了眼Spock,又转向了舰长。“出了点问题,我想知道——”

 

 


“啊,好吧。永远都没法省心(It's always something),是吧,少校?”Pike边说边苦笑着摇了摇头。

 

 


Spock眨了眨眼。“你指的是什么,长官?” 


 


Pike只是笑了笑。“修辞手法,Spock先生。”他看了眼已经开始焦急地踱步的侍者,喝完了酒,把杯子放在一边。“好吧,我应该确保一切顺利,所以我得搞定这个。抱歉现在不能跟你说更多这个新生的事情。我明天把他送来,你可以从那时候开始,行吗?” 


 


Spock点头同意,但Pike已经跟飞快打着手势的承办商大步走远,那人似乎正在向Pike说明某些关于食品配送的紧急问题。 


 


表明自己确已出席,同时完成了直接与Pike舰长交谈的目标以后,Spock判断他现在可以离开了。向Punifra中校行了个简短的ta'al礼之后(她正捧着满满一盘餐前小吃和一杯酒精饮料,同时尽力回以相同的手势,)Spock径直走向出口。


 


************

 


 

那天晚上,Spock打开电脑回了几封邮件,并向他的母亲发送了一段视频,简要说明了最近发生的事件。 


 


由于比预期回到他公寓的时间要早,他发现仍有时间选择在睡前完成某项活动。 


 


他的指尖拂过摆在客厅通常位置的瓦肯琴,然后瞥了一眼放在桌上的PADD,那里存着几艘星舰的图解手册。 


 


既没有进行艺术消遣,也没有选择更实际的追求,Spock发觉自己正缓步走回卧室,打开了他衣柜的顶层抽屉。 


 

点我


************



 


尽管时间的界定是有序的,时光并不会因为某事而"飞逝",或者变得“漫长”,对Spock而言,他的一天似乎结束得比预期更早。 


 


令他感到欣慰的是,他克制住自己,没有把注意力投入到各种确实或可能与Kirk学员有关的问题中去。毫无疑问,这是因为他适应新职责必须做出的调整。他怀疑自己之所以能够集中精力,是由于昨夜的放纵,任由脑海被对Jim的迷恋所占据;而现在,他把疑虑抛到了一边。

 



Spock重新检查了一遍他的日程表,以确定没有遗漏任何琐事。他顿了一下,想起还没有收到由他指导选课的新学员的消息。Pike并未同承诺的那样,送那名学员来见Spock。他也没有给Spock发送任何相关细节或者文件。 


 


Spock在不久前就已习惯了这一事实:人类并不会总是遵循原本的意图。实际上,他们往往会偏离原本完美的计划。他没有费心推测是什么妨碍了Pike的打算;相反,他给Pike发送了一封简短的讯息,向他核实自己是否仍可以在今天结束之前期待那名学员的到来。  


 


当Spock收拾好他带来学校的PADD准备离开时,他听见了电脑的提示音。 


 



Spock,




抱歉造成了你的困扰。我的文书士一定是忘记开始准备了。顺道在1800时来我的住处坐坐如何?我办了个小型聚会,而且已经邀请了跟你说过的那个学员。我很乐意介绍你们认识,期待你和我们一起共进晚餐。


 



Spock不假思索地检查了Pike家的地址并调整路线,确定到达Pike位于校区外的家所需的时间。虽然他偶尔会觉得,人类过于迅速地发起人际互动这点有些奇怪——在瓦肯,邀请某人到家里做客是相当重要的事件——但他并不希望错过与Pike舰长建立更良好的专业关系的机会。 


 


此外,虽然参加社交晚宴使他违背了自己的原定计划,但能够免于对那名学员进行自我介绍,Spock发觉自己是乐于见到的。这样的话,他将于第二天尽早开始工作,完成学生指导的所有任务。


 


我会参加,他迅速回复道。他刚好来得及回到公寓,换身衣服,前往Pike的住所。


 


************

 


 


“Spock先生,”Pike在应门时叫道,“你知道的,我一直想要请你过来,但似乎总也找不到正确的时机。很高兴你今晚能来这儿。” 


 


“确实,”Spock说道,不确定其他的回答是否合适。他能听见从玄关远处传来交谈的低语,伴随着人们喝餐前饮料时玻璃杯发出的碰撞声。 


 


Spock不确定与上级一起用餐的礼仪,只记起一本礼仪手册上建议客人可以为主人带一些酒。考虑到这一点,他购买了一瓶价格合适的葡萄酒。见Pike笑着扫视了一眼标签,把酒瓶夹在了胳膊底下,他松了口气,意识到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上楼去吧”,”Pike提议。“我可以给你介绍介绍,然后喝点酒,在吃饭前放松一下。”他转过身,像年轻人般活泼地一步跨过两级台阶,在上级军官中这倒并不常见。


 


“Jim,这就是我想让你见的人,”他们登上Pike的寓所二楼,来到几个客人正聚集着的地方,Pike愉快地宣布。“Spock先生,Jim;Jim,这是Spock少校。”

 

 


原本半隐藏在房间角落里的Jim,因听到Spock的名字而转过了身。 


 


当出乎意料的景象映入Spock眼帘,他胸中猛然涌起一股陌生的愉悦——Jim暗金色的头发闪着微光,那表情丰富的脸上混杂着纯粹的惊喜与谨慎的兴奋,他瞪大了那双夺目的蓝眼睛——然后Spock稍微有些担心地注意到,Jim不小心被刚才吞下去的酒呛到了。

 

 


“哦不,你还好吧?”正在和他交谈的女人焦急地问。她抓住Jim的上臂,关心地仰望着他。Jim冲她打着手势,示意要她等一下,她不满地朝Spock扫了一眼,好像他得为呛住Jim气管的液体负责似的。

 



Spock冷静地回望她,接着眯起眼盯着她仍旧搁在Jim胳膊上的手。据他所知,大步走过去将她的手从Jim的身上拿开并不符合良好的宾客礼仪。然而这一幕却突然不可抑制地从他脑海中跳了出来。


 


总的来说,对于Jim出人意料地出现在Pike的聚会上这件事,Spock估计自己把最初反应隐藏得很好。他侧腹处逐渐加快的心跳,几不可察地分开的双唇,在看到Jim身影时收紧的手指:所有这些现象,人类大概都无法察觉,因为他们习惯于观察更明显的反应迹象。然而,如果有瓦肯人在场的话,他们将很容易留意这些线索,以及意识到当与Jim Kirk共处一室时,Spock变得急促的呼吸。    


 


“抱歉Marta,但是Spock和我要把Jim带走一会,(steal Jim away)”Pike安抚地说道。他并没有等待她的回答,而是示意Jim走近他们。 


 


“Steal”这个词在Spock的耳边回响,有那么一个痛苦的瞬间,Spock能够想象他真的将Jim带走——握着他的手臂,向那个叫Marta的女人投去警告的眼神,领着他离开party,虎视眈眈地警告那些用贪婪的眼神盯着他的人,把他带到某个隐秘的场所,然后——


 


然而,他为什么要把Jim从这次聚会中带走呢?Spock强迫自己恢复镇定,不仅是由于自己的渴望,更因他嫉妒和凶猛的天性而感到窘迫。 


 


显然,他不应该谋划着如何将Jim从他的导师们身旁带走,以及寻找别的场所以避开混杂的人群;相反,他应该努力避免这尴尬的重聚场面。这显然不是重逢的好时机。从Pike介绍的情况来看,很容易推论出Jim Kirk极有可能就是Pike想要让他见的新生。每一次他和Jim在Pike以及其他人面前的互动,都必须据此加以留心。


 


问题是他们要如何开始,怎样暗示Jim必须用正式的态度问候他,跟他说话;Spock密切注视着Jim,看着他摸索着把几乎空了的杯子放到茶几上,凝视着Jim抬起了头。


 


“嗨,”Jim紧张地说道,没有理会仍旧留在他身边的女性,迈步朝他们走来。(Spock未能抑制因这一幕骤然升起的满足感。)尽管Jim随意的问候显得不太适宜,但他脸上谨慎的表情让Spock明白,Jim对他们接下来的交谈还是有些紧张的。


  


“你好,”Spock平静地回答。 


 


Jim因Spock的话语而犹豫了一下——他离他仅一步之遥,他们如此贴近,以至于Spock一伸手就可以轻易地抓住他的肩膀,将他揽入自己怀中安抚。Jim的反应并不如意,但是透露的意味让Spock开始做好心理准备:Jim并不会以适当的冷淡来回应。


  


遗憾的是,Jim的肢体语言似乎表明了这一可能性。他目不转睛地凝视着Spock,似乎完全忽视了Pike。仿佛是下意识一般,他伸出了右手。


 


预想着触碰Jim,让Spock的心中充满了沉甸甸的忧惧和紧张;然而即便如此,他并没有避让,而是怀着一丝忐忑的兴奋,渴望着Jim的手指刷过自己的。


  


“等等,”Pike说,轻轻地挡住Jim的手臂。“Jim,你可能还不知道,不过瓦肯人可不怎么喜欢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被别人碰到。”一股热气冲上Jim的脸颊,Pike咧嘴笑了起来,但他语气中的轻松似乎是为了化解由此造成的紧张感。


 


Jim仓促地点点头,Pike转向Spock。“少校,这次你可得放过他。毕竟,课程还没开始,学员们还没开始上外星文化规范与习俗介绍课呢。”


  


“明白。我并未受到冒犯,”Spock回答。


  


然而,Jim脸颊上的红晕并未因Spock安抚的话语而消退。相反,它蔓延到了他的耳尖,也许还弥漫到了别处。Spock的脑中自动出现了一副画面:他解开Jim长袖衬衫的纽扣,找到这片诱人的红晕究竟扩散到了哪里。他美妙的锁骨被染上粉红了吗?他结实的胸膛呢?他小腹上往下延伸的茸毛边的肌肤也泛红了吗?Spock的指尖颤动着,渴求直接触摸Jim的肌肤,以追溯那阵热潮。


  


为了使自己镇定下来,Spock完全挺直身体,确保他注视着Jim的目光中没有明显的情绪泄露。


 


Jim的目光掠过Spock的脸庞,他的眼中含着一丝脆弱。显然Spock的表情中的某些东西使他难过,他的脸上闪过一丝转瞬即逝的失望,闭紧嘴唇。


 


“但你会有足够时间去适应瓦肯人的习惯,”Pike愉快地笑着,稳定的手搭在Jim肩上。“Spock先生今年将成为你的指导教授。”他凑近了一点,低声对Jim说。“或许可以把合适的问候当成良好的开端。”


 


 “少校,”Jim终于开口说道,声音低哑。


  


“Kirk学员,”Spock向他致意。


  


“我只知道你们两个会相处得很好,”Pike说着,挑起眉来回看着他们俩。“好,我会让你们互相熟悉一下。少校会给你讲解会面安排的规范流程的。”他穿过房间,时不时停下来和客人们聊天。 


 


Jim望着舰长走远,似乎不知道只剩他们独处以后要怎么做。


 


Spock立即将双手背在身后,以免忍不住将手指穿过Jim柔软的头发,或是搂住他紧窄的腰和屁股。他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行为,然而之后他将不得不花额外的时间来冥想,以弥补他令人遗憾的未能完全遏制的冲动。


 


“好吧。嘿,”Jim尴尬地说。


  


Spock没有立即回应Jim多余的问候,Jim凑近他,放低的声音中含着不满。“听着,我明白。你觉得那件事是一发完的,对吧?也许你不想要——”他挥挥手做了个模糊的手势。“——和任何你认识的星联的人。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去那的原因。”他停了下来,望着Spock的目光中带着防备。


  


Spock抿紧嘴唇,仍旧没有回答。


  


Jim沮丧地呼了口气。“让我猜猜,你没想过会再次遇到我。我的意思是,考虑到那晚你结束的方式,我肯定你是这么想的,对吧?”他轻轻地笑了,虽然这并没有完全掩盖住那段回忆带给他的不愉快。“现在既然这样,听着,别担心。我会跟Pike说让别人来指导我的。”


  


确实,这个方法可以消除他们互动时任何可能的紧张感。用这种方式解决面对Jim时他内心的不平静,是十分可取的。


 


然而,Jim被重新分给别的导师,他自己选择了另一个人的念头,让Spock仍旧背在身后的手用力攥成拳头。


  


当然,如果Spock未能完成Pike舰长安排的指导任务,无疑会让Pike感到烦心。Spock显然希望维护他的职业声誉;因此,执行Pike为他安排的工作,与上级相处融洽是非常合理的。在他逐条回顾这些符合逻辑的观点时,他尽了最大的努力不去看Jim的衬衫在他胸膛上绷紧的迷人模样。


 


“你不会的,”Spock斩钉截铁地说。


  


Jim皱起眉,一丝执拗的表情划过他的脸庞。“我不会?”


  


“我向你保证,我们之前的会面决不会阻碍我们的师生关系,”Spock生硬地说。“你无需另行寻找别的导师。”


 


“好吧。”Jim伸手拨弄着他的头发,揉乱了它。“行,如果你觉得我们可以——我想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对吧?”


 


Spock挑起一边眉毛。“如你所说,Kirk学员。”


  


Jim心烦意乱地点点头,显然还没被完全说服。Spock等着他提出下一个反对意见,有把握自己能应对Jim可能提出的任何疑问。


  


但相反,Jim双眼一亮,目光在Spock身上逡巡。“Pike在今晚前告诉了你我的姓吗?”


  


“若他传达这个信息,那将会是合适的,”Spock回答。毕竟,严格说来这样的回答并不算谎言。


 


“因为我相当确定他提到过,由于学期开始事情太忙,他还没来及告诉任何导师我的全名,”Jim继续说道。他搜寻着Spock脸上的表情。“但你已经知道了,不是吗?”


  


面对更直接的询问,Spock别无选择,只能回答,但他尽量避免说话搪塞令人起疑,导致泄露真相。“在调查新生的专业时,我偶然发现了你的档案,因而知晓了你的姓氏。”


  


“你只是偶然发现了一个指挥系学员的档案,”Jim声明。“既然你是科学系的,毫无疑问所有专家对每个选课的学员都是这样的。”


  


“你有什么想要说的吗,学员?”Spock询问。他环视四周,以确保他们没有被注意到。他们没有引起别人注意,但即使如此,他努力用客观的语气开了口。“请意识到作为你的导师,我更看重关于我们共同的学术专业方面兴趣的交流,而非私人性质的对话。”


  


“你希望我们把话说开了吗?”Jim问。“好吧。”他放低的声音犹如耳语一般,Spock试着无视那柔和的语调有多诱人。“我提出了一个办法,Pike可以把我安排给别人。而明显你不想接受。你觉得我应该表现得像你一样,对此无动于衷。但我敢打赌你并不像看起来的那么冷静,显然你一直在试图挖掘与我相关的事情。除非你对我感兴趣,不然为什么你要这样做呢?”


  


见Spock没有立即回答,Jim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对我来说,肯定还有别的除了一夜情以外的东西。”他的蓝眼睛专注地望着Spock的。“我觉得你也感受到了。”


  


“请加强自我控制,”Spock粗哑地低语。“我将不会再度提醒你今后我们的关系是学术性的,我们的见面与对话都将据此有明确的要求。”


  


“好了,现在让我们都坐下,我的烹饪技术会让你们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Pike宣布。他身边的人都露出了善意的笑容,明显知道这是他在开玩笑。Pike指着另一侧的一个房间,那儿有套几乎占据了整块地方的餐桌椅。“Rajani学员,过来到我这儿;Nancy上尉,你去另一边;Rodriguez中校,如果你能坐在Nancy旁边——”


  


“我受不了了,”Jim轻轻地自言自语。“嘿,帮我告诉Pike我得走了,”他告诉Spock。“我会搞定这事,让我们都省得麻烦。任何有关选课的事你都可以通知我,然后我会签字,或者随便怎么办。我不需要你的帮助,好吗?”


  


接着,他闪身出门。Spock紧跟着他的脚步,迅速沿着楼梯下了楼。


  


“Kirk学员要去哪里?”Pike好奇地问道,现在站到了Spock身旁。“他说了他很期待这次家庭宴会的。”其他客人们现在都聚集到了指定的宴会区;Spock可以听见他们就座时的闲聊声。


  


“他想起有些事妨碍了他的继续参与,”Spock告诉他。严格说来,这并不算含糊其辞。“他不得不突然离开。”


  


Pike揉揉自己的下巴,注视着门口。“我对Kirk抱着很高的期望,但他得学会控制一下他的情绪反应了。就我看来,这更说明你会成为他最好的导师了,Spock。”


  


“请见谅,”Spock低声说。“我同样也必须离开。”


  


他没有理会Pike惊讶的询问,只顾及跟上Jim的脚步。


  


他明白留下来参与是最合理的,而且可以充分利用这次Pike的聚会带来的专业机会。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可以在今后的会面中,边安抚Jim易变的情绪,边继续教导他更稳重地处事。实际上,允许Jim离开也许刚好可以证明Spock的观点,他们现在必须摆脱短暂的亲密接触留下的余韵。


 


尽管这些想法都相当符合逻辑,然而追寻Jim行踪的冲动却越发迫切地在他四肢百骸翻涌,直至变成Spock耳中呼啸的轰鸣。仿佛解脱一般,他屈服于自己的冲动,将注意力只集中在寻找Jim上,任Pike、聚会及其余一切都离他远去。



TBC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