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川酱

【授翻/AOS/SK】Logical Erotics 逻辑情爱 by EntreNous 第5章

Chapter 5



Jim已经走到了几个街区之外,Spock本可以毫不费力地赶上他。然而,Spock远远在他身后跟了一会儿。他发觉,Jim走在他前方的画面奇异地十分挑逗,越发燃烧的野性 欲 望驱使他从一开始就尾随在了Jim后面。




繁忙的街道很快变成了更安静的街区,和Pike公寓所在地不同,这里遍布着老旧的住宅。很快,街上的噪音开始变弱,往来车辆也越来越稀少。Jim走在人行道上,他沙沙的脚步声回响在Spock耳边,Spock悄无声息地跟在他身后。




经过两个街区后,Jim转了个弯,手插在口袋里,耸起肩膀穿过马路,拐上一条岔道。Spock调转方向,在远远盯梢的同时密切留意着Jim的行踪。他沿着狭窄的小路前行,很快就到了一个十字路口,那尽头是一个种满了树的小公园。




混凝土小路穿过荒凉的公园,连着一条布满泥土的小径,坚实的地面掩盖了Jim的脚步声。Spock加快脚步绕过一片松树,以免失去Jim的踪影。但出乎他意料的是,走了几步之后,Jim赫然出现在他面前,看样子十分恼火。




 “你现在跟着我又是为什么?”Jim质问。




“这片隔离区域可能会不安全——”




 “哦,他妈的,我好着呢;你跟上来只是因为你不想输掉这场争论。”




Spock瞪着他。“你的观点是无效的。我们没有争吵。”




Jim哑声笑了起来。“没有吗?让我来提醒你。你不想让我换导师,即使明显这会让我们之间变得非常尴尬。然后你不想面对明摆的现实,你找到我的档案,想了解更多我的事情——顺便说一句,我知道我是对的;我就是感觉得到。再加上你显然想假装你对我毫无感觉。好吧,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伙计,如果你从Pike的聚会上溜出来跟踪我,那些全都是废话。”




 “停止争论,”Spock警告他,迈步向他逼近。跟踪的指控应该尤其会激怒他,因为这有违道德,甚至意味着刑事犯罪的可能。但相反的是,它激起了Spock体内一阵原始的愉悦的低鸣。




 “我为什么要停?”Jim朝他危险地笑了起来,抬高下巴,挺起胸膛,姿态中满满的都是自负与挑衅。“我们不在校园,课程也还没正式开始——还是你觉得,不论任何时间地点你都可以管教我?”当Spock又逼近一步,Jim的声音变成了挑逗的低语。“已经想用命令来强迫我了吗,少校?”与轻柔的诱惑声调相反,他的蓝眼睛坚定地看着Spock。“是不是准备好了教训我的不良行为,因为你是英明的导师,而我是幼稚的新生?我打赌你喜欢惩罚我,因为、唔唔——”


点我


Jim羽毛般的吻落在Spock的脸颊上,拂过他的眉骨,Spock的呼吸逐渐平复下来。当他重新恢复自控意识及感知时,不情愿放手的感觉牵动着他的心。奇怪的是,虽然他通常在性* 爱活动后能够轻松地离去,但此刻他深深地渴望着留下来陪着Jim,他们沉浸在呼之欲出的满足氛围当中,其余的一切都变得无关紧要。




而不可思议的是,即使他全身都充满了高潮后喜悦的满足,Spock再度感受到了渐渐高涨的渴望透过神经发出嗡鸣,想要让Jim在他身下再度沉醉于欲望。有那么一会儿,Spock脑中只想着尽快带Jim从这个毫无遮蔽的地方离开,去他的公寓,在那儿他们可以拥有最大程度的隐私,可以随心所欲地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他闭上眼睛考虑了一下。他知道这不可能。在他适应教学工作这段时间内,避免与其他星联成员发生感情牵连,避免与任何人建立长久关系——所有这些计划,是按照他脑海中的最高逻辑制定的。此外,他对Jim的强烈渴望已明显影响到他高效的思维状态。显然,沉迷感官的欲望是可预料的结果,他甚至对此有所期待。但是,今晚当他看到Jim时狂热的渴望,当Jim自他眼前离去时他冲动的需求——他是如何尾随着Jim来到这个公园,以及今晚带有强制意味的开始——如果不加抑制,这种原始的天性将彻底毁灭Spock。




他最后一次深吸了口气,贪婪地想要记住此刻朦胧的满足感。他闭上眼,感受Jim温暖结实的肉体靠在他的怀中,Jim汗水散发的诱人气息飘散在鼻端。然后他直起身,尽可能整理好衣服,准备好应付接下来的局面。




 “那...”清澈的蓝眼睛在他脸上搜寻着。Jim看起来想要露出笑容,但是他忍住了,望着Spock的目光中带着一丝警惕。




这么做将会使那防备的表情变成彻底的不信任。Spock因这想法而感到疼痛不已;但,他没有别的办法。




 “Kirk学员,虽然我承认最近我们一起经历了诸多欢愉时刻——”




 “哦天哪,又来了。”Jim朝后靠在树上,愤愤地大口呼着气。他把裤子拽了上去,忙着将它扣紧。




“——事实是,今后我们的交往将按更正式的进程来进行,”Spock坚持说完,提高音量盖住了Jim含混的不满的抗议。他明白Jim受到了冒犯,但Spock预计他表达的内容比Jim可能会受伤的情感更为重要。“重新评估我们对彼此的冲动,并将之纠正为专业化的关系,将是正确的行为。”




Jim低头看着地面。他的唇边确实挂着一丝微笑,但那笑容看起来更像是沮丧而非开心。“我还以为你终于理解了。”




 “理解?”




Jim翻翻眼睛。“你基本上是把我大干了一场,就像你根本没法把手从我身上拿开。然后你差不多是让我向你保证,除了你之外,我不会再和其他人乱搞。所以原谅我以为你终于明白了,我们之间绝对有些什么,而我们应该想想我们会走到什么地步。”




 “虽然我不能否认刚才发生事件的冲动性,但这并不能作为我们之间将进一步发生这种事情的依据。事实上,我们沉迷于有欠谨慎的互相吸引中,并已完全体验到了由此冲动所带来的益处。鉴于我们的实际情况,这种事是没有结果的。然而,我们可以更注意一些,将对彼此的冲动更谨慎地转化为追求专业上的回报。”




Jim摇了摇头,不可置信。“哇,好吧。你是在认真地跟我说,你要把操 我当成发泄?然后你就可以把我收进被你称作大脑的整齐的小小文件柜,你就可以完事了?”




Spock清了清嗓子。“如此简单化的目的绝非我的本意。我已经承认,我同样感到这样做是不得已的。我需要澄清,对于刚才不明智的行为,我也应承担责任——”




 “我真是个该死的白痴,”Jim小声地抱怨。他愤愤地用力拽着自己的衣服,想把它弄平。“我不知道我在期待什么。但我早该明白,从你在Pike家装作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开始,就会是一场灾难。”




Spock挑起一边眉毛。“你肯定能够理解,从这一刻开始,我们之间发生的事决不能被泄露出去——”




 “泄露?”Jim问道,提高了嗓门。“这他妈究竟是啥?的确,我还不十分清楚学院规则,不能说我明白高层们会觉得这事有多尴尬,不过这绝对不是完全被禁止的。”他怀疑地瞪着Spock。“这是什么瓦肯禁忌吗,不能和一起工作的人亲热?还是除非完全合乎逻辑,不然不能和别人胡搞?也许永远也等不到那时候,那瓦肯小孩是怎么来的,难道是从化学仪器里蹦出来的吗?”他绷紧下巴,挺身离开背后靠着的树,想从Spock身边离开。




Spock抓住Jim的胳膊,想要阻止他的动作。“我并没有责任纠正你的误解,但要知道你的假设并不正确。此外,我强烈建议你留在这里,因为我们对于这个问题的讨论并未结束。”




“没完才见鬼了,”Jim回击道。他甩掉Spock紧握着他的手。当Spock再次上前抓住他的胳膊时,Jim躲开了,并用力将Spock推开。




Spock短暂地失去了平衡;这本是相当难以置信的事。不过话说回来,他已然发现Jim有着让他失常的巨大影响力。




 “你有什么破事儿,解决了再来见我,”Jim继续说道,朝后退去。“我不会是你肮脏的小秘密,就因为你为操 了我而感到羞耻。”




 “我对这件事或任何相关的性 行为都毫无羞愧之意,”Spock厉声说道。Jim又迈出一步,Spock则提高了声音。“无论如何,我都不需要隐瞒我们私下的纠缠,因为我们之间将不会再发生这种事。”




在这个时刻,他应该停止说话的;但似乎又一次,Jim轻而易举地动摇了他的决心。Jim翻翻眼睛转过身去的样子激得他再度声明。“此外,寻求性发泄的行为从未违反瓦肯人的原则。”




这让Jim顿住了脚步。“是啊,不会的,是吗?”他缓缓地自言自语。“这似乎并不怎么符合逻辑啊。”他飞快地瞥了Spock一眼,脸上闪过不可思议的顿悟。“那我猜,我们要解决某个问题,其实就是你自己,对吗?”




Spock感觉到一股陌生的紧张感席卷全身;不仅因为Jim奇特的洞察力,而且是他言语中所隐含的最严厉的指控。Jim发现了Spock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完美;他的领会揭示了Spock还不够瓦肯的事实...




但是,不,Jim不可能知道Spock的血统,他过去感情上的弱点,他近日无法自控的狂热的性 幻想;他对于瓦肯文化一无所知,不知道Spock过去在故乡星球上的经历,不知道Spock近日不幸目睹的悲剧——在Cataclys的殖民地上,那么多本应大有建树的人失去了他们的生命——




不,Jim不知道Spock对瓦肯身份的任何自我质疑,他也没有理由会发现。Spock已经对他的缺陷做了自我评估,他将独自承担一切。




“你谈及了我的思想和感情;然而你未曾了解我分毫,”他粗声告诉Jim。




Jim急躁地伸手扒了下自己的头发。“我知道,你简直是拐弯抹角讲话的专家。‘哦,告诉我你没有和其他人在一起,’好像你想把我当成你独有的。然后,‘不要泄露我们下流的小秘密因为我就是这么的专业’,搞得我好像才是那个弄不清状况的人。”




Spock皱起了眉;Jim对他言语的模仿并不准确。当他记起要抹去脸上心绪不宁的神情时,Jim语气中的影射让他绷紧了肩膀。他们的亲密行为已经结束,Spock当然也没有出于搞不清状况而作出某些举动;他只是试着说明他们之间的状况。




“虽然你坚持表现得如此戏剧化,然而作为导师与被委托的指导对象,我们仍必须回归师生关系。”Spock生硬地说。




 “哦,操,”Jim说,突然显得比生气还要疲倦。“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被你的事弄崩溃。”他摇摇头,这沮丧的姿态仿佛抽空了他所有轻率的自信。“我一直和不同的人找乐子,以前这从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我没法把你赶出我的脑海。这快把我搞疯了——你知道吗?你来招惹我让这变得更糟了。”




Spock知道如果他有意强调专业上的关系,他必须将面前的人称为Kirk学员。然而相反的是,他走近了一步,低语着,“Jim…”




 “让我一个人待着,好吗?”Jim轻声说道。他的眼神四处游移,就是不看Spock。“Pike那边的具体事情我来解决,你不必再面对我了。”




他耸耸肩大步从Spock身边走开,嘴里嘟囔着什么,不像是对Spock的咒骂,倒更像是在自责。




Spock凝视着他的背影,直到Jim早已消失在他视野之外。他环视四周,感觉到一股奇特的脱离感。




最终,Spock强迫自己朝回家的方向艰难地行进。这样,他就不会再度犯下寻找Jim,并强求他谈论双方问题的严重错误。




************




 “我听说Jim Kirk想要换别人来指导他?”接下来是正式上课的第一天。一大早,Pike在教工休息室里问他,Pike将咖啡杯举到唇边,但目光仍然停留在Spock身上。




“我并不赞成Kirk学员的请求,”Spock慢慢地说。虽然Pike看起来似乎有些不满,Spock仍无法准确得知他是否已知道了什么。他并不希望多余地泄露任何事情,因此继续保持谨慎。“他提到怀疑无法与我共事。然而,我确定能够胜任指导他的选课工作。”




Pike仔细打量了Spock一会儿。




 “好吧。如果你觉得这行得通的话,我告诉他我们会按原计划进行,把他送过来见你。”他冲Spock点了点头,然后走开去跟另一位教师交谈。




Spock花了太久时间来回应,以至于Pike根本没看到他的点头。Spock穿过房间,取来一杯水,尽管完全不渴,他还是有条不紊地喝了下去。他希望这普通的日常行为在某种程度上能帮他平静下来。




休息室另一头,Pike与那名新教师谈兴正浓。那名女性显然开了个玩笑,Pike随和地笑了,与Spock交谈时呈现的紧张气氛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很有可能,Jim并未透露希望更换指导教师的原因。然而,Spock之前就已注意到,Pike舰长有凭直觉发现许多事情的能力。虽然过去他认为Pike的洞察力十分令人钦佩,但记起这项特质令Spock变得有些不安。




即使Jim尊重Spock的意向,并未透露他们互动的细节,Pike也有可能对发生的事情已有所察觉。当然,他无须担心,Pike不会对他们过去的牵扯加以指责;只要他们的关系并未妨碍Jim追求学业上的目标,这种行为显然并不会违反规定。然而,即使他无需担忧Pike舰长是否推断出他们违规,Spock仍比预想的更早地离开了教工休息室。他的上级可能会觉得Spock的自控能力越来越弱,因而感到不快;他对此深感不安。



************




一整天过去了。Spock和学生们见了面,提供了恰当的指导。Spock所在的学术部门举行了一场会议并平安结束,他任职的委员会成员们聚在一起,履行其职责。



然而,Spock一整天都没有听到关于Jim的消息,也没有收到任何有关Jim课程作业的求助,或是他请求更换导师,并被获准的通知。




虽然Spock完成了所有基本工作,然而,他因Kirk学员而不断动摇的决心是非常具有干扰性的。到了晚上,Spock计算出他一整天的工作效率因此而降低了8.593%。此时此刻,他无法承担因效率下降带来的后果,尤其是他需要保持自己的研究进度;再者,连日来的效率低下,也日益加重了他的工作负担。




他的忧虑也影响了他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并不仅是学术上的。下午晚些时候,他不得不应对母亲充满担忧的联络,询问他是否一切安好,因为他完全忘记了向她发送已经录好的讯息。她相当清楚这样的疏忽对他来说很不寻常,于是他不得不多花了些时间写了点附言来安慰她。




直到第二天,仍然没有关于Jim情况的通知,Spock决定尽可能集中注意力,以便将他的忧虑与心烦意乱抛到脑后。




他有一间并不宽敞的初等教员办公室,老式的门把手吱嘎作响;他指示电脑锁了门,好让自己集中注意力,随后把关于上一次任务的庞杂数据在电脑上进行整理归类。




他安排好实验室设备并做了定期预约,用于在这个学期进行个人研究,以期最终可以发表成果。




他甚至参加了另一个社交聚会,这次完全是非强制性的,被邀请的导师们一边互相交谈,一边享用含咖啡因饮料(虽然Spock自己只喝了水。)Pike在他们经过彼此身边时,心平气和地朝他微笑了一下,某种程度上缓解了Spock对于他们关系的忧虑。




最后,他详读了相当一部分新生的档案,以便能够符合自己曾对Kirk学员说的,他审阅了大量新生的资料,而并不仅仅只是寻找Jim的。




正因为这样,Spock得知有五名新生已拥有学习现代瓦肯语的经验。他记下他们的名字,给每人都发送了一条消息,表明如果他们愿意练习瓦肯语的话,他愿意成为实践会话的对象。向那些希望研究如此有价值的知识的人提供帮助,是符合逻辑的。但既然目前已远离家乡,Spock几乎没有什么机会说瓦肯语,那么,能不能说也就不是很重要了。当他们访问Cataclys的时候他曾经期待——但没有,他没有机会在那里说他的母语。




当他决定是时候关掉电脑回公寓,有人敲响了他的门。




“进来,”Spock关掉包含他个人信息的程序,仍旧坐在椅子上,转向门口。




Jim Kirk就站在门口,学员帽被他夹在胳膊底下。



TBC


po主已经狗带了!

评论(31)

热度(114)